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异星觉醒】平行世界(上)

北美独行菜:

 非常,非常OOC。短平快搞笑段子集,两小时速打的结果所以漏洞可能很多,本意是想写卡尔文和大卫来着,结果莫名其妙跑偏orz有时间再补个下或者中……


————————————————————————————


 


“卡尔文陷入了沉睡,”休神情严肃,很明显非常在意这件事,“我决定试着将她唤醒。”


“她?”罗里夸张地重复一遍,其他人不约而同地瞪了一眼。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米兰达连着用三种语言表达了否定,“重点是你唤醒,呃,她的方式,电击?认真的?”


雄性们茫然地看向她,像是不明白这有什么错。


“大卫?”她看向他们的前军医,“和这群原始人讲讲电击的危害。”


大卫张嘴,闭嘴,摸摸鼻子,最后说道:“还是不要电击了吧,帕尔帕廷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所有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休更是陷入深深自责,只有他们的外籍工程师陷入了新一轮的懵逼。


“帕尔帕廷是谁?”听起来似乎很有名连凯特琳娜这个俄国人都知道但好像只有他完全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很正常,”罗里拍拍他的肩膀,“毕竟你是个现充。”


“哈???”村上的语气都要变成轻小说了。


 


 


既然电击不可取,大家开始商讨如何加快卡尔文苏醒的速度。


“以及我们是不是应该申请把橡胶手套试验台换成机械臂,”休说,“毕竟我的腿已经不好使了,总要为自己的手多考虑考虑。”


其他人纷纷表示赞同。


 


 


新的试验台短时间安装不上,唤醒卡尔文却刻不容缓。


NASA听说了他们的困境,并做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征集意见。


“闹铃?敲门?我就从来没被这些手段叫起来过。”罗里表示。


“你还挺骄傲啊是不是……播放音乐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米兰达问,“你们谁有古典乐碟片?”


沉默。


米兰达只能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他们充满古典美的指挥官身上。


“古典摇滚可以吗。”凯特琳娜依然十分冷静。


“当我没问。”


“读故事书给她听似乎也不错。”自从有了孩子,村上对胎教的学习进度就一日千里——鉴于他们现在在太空站上,这个比喻出奇地正确。


“我只听说过睡前故事,还没听说过叫醒故事,能叫醒我的只有周六清晨的CN电视台和妈妈的枫糖薄饼。”


“卡尔文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看CN电视台!”


“冷静,奶爸,我们在太空,收不到信号。”


“我也好想念枫糖薄饼。”


“正题,说回正题。”


“天哪,我好饿,大卫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你不怀念那些新鲜的,刚出锅的,洒着肉桂粉和糖霜的食物吗?”


大卫郁闷地瞪了他一眼。


“或许我们可以试试食物唤醒法?”


“那么问题来了,卡尔文吃什么?如果只能是火星特产,很遗憾我们只有土,让她吃土不太道德吧,如果她生冷不忌什么都吃——”


罗里咳嗽两声,村上摸摸脖子,连休都感到毫无知觉的腿产生了一丝微痛。


“这个话题有点危险啊。”大卫喃喃。


“给她读书。”凯特琳娜拍板。


“所以究竟为什么是‘她’?”


“可能是因为,”米兰达向上面的通道走去,“没人希望这个的小可爱长成你们那个鬼样子?”


罗里:“嘿,你这是人身攻击!大卫不可爱吗?!”


突然躺枪的大卫:“我当然不可爱!!!”


米兰达想了想:“也对,大卫是个例外。”


村上和休都无声地看过来。


“我再夸你们是不是显得过于政治正确?”


凯特琳娜无奈扶额:“都去干活好吗各位,明天我就把新的值班表发给你们。”


 


 


新的值班表只多了一项:陪卡尔文。虽然是轮换制,但值班与否的区别不过是一个人在实验室内,其他人在实验室外。


外星生物,怎么谨慎都不过分吧。


第一天是先做表率的凯特琳娜。她抱着一本星图,一本正经地对着培养箱讲了一个小时,所有人类都听得昏昏欲睡,并偷偷打赌卡尔文也是一样。


“除了专业书,我们有更多选择?”


“这个效果可能还不如唱歌。”罗里说。


所以第二天,他对着卡尔文把所有他勉强还记得的儿歌都唱了一遍。


“在这样的噪音下她还没醒,”休说,“我们没希望了。”


村上没有办法,只能在第三天唱了一些他当初为自己的妻子和小宝贝准备的胎教音频。


“也许尝试新的大气比才是我们应该做的?”米兰达捏了捏鼻梁。她挑了一本中规中矩的儿童读物,但同样没有效果。休想尝试其他生物电,再次被其他人严厉拒绝。


“你在太空的时间比我们所有人都长,”米兰达郑重地拍拍他肩膀,“灵魂上和她距离更近一些。”


“谢谢你没说是基因上。”大卫由衷地说。


 


 


他搬了个椅子,坐在培养箱外。卡尔文正将自己裹成瘦瘦小小的可怜一团,像茧一般横躺培养皿上。他怀中同样是一本儿童读物,但却是绘本。不知道卡尔文有没有视觉,他只希望能将自己所喜爱的分享给对方。


在同僚们的注视下,他展开书,面向卡尔文的方向,低声念道:


“In the great green room


“There was a telephone


“And a red balloon


“And a picture of—”


 


 


“我说什么来着,只听说过睡前故事没听说过叫醒故事。”


“也许在卡尔文生活的区域,月亮晚安的时候她正好应该起床。”


所有人:“……这个解释牵强得简直……上帝!”


 


 


大卫愣愣地望着复合玻璃后的培养皿。卡尔文正慢吞吞地挪动自己,像是不适应一般扭来扭去,最终整个趴在玻璃上,正对着他……手里的绘本。


一片死寂中,卡尔文犹豫着晃了晃右边的触手。大卫比她更犹豫,他试探性地翻起一页,又在休的提示中两个方向都试了试。


卡尔文立刻不耐烦地拍打右边触手。


 


 


卡尔文拥有视觉,只是不知道唤醒她的是绘本还是大卫的脸。因为她真的非常,非常明显的亲近大卫,亲近到休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地步。


卡尔文非常聪明,在极短的时间就展现了出众的反射本能。村上做了个量表,发现她的成长速度几乎依时间递增。


“安全局的人怎么看?”


“他们还在开会,”米兰达回头,看向教卡尔文拼自己名字的大卫,“你有没有觉得……”


“嗯?”


她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但就像大部分病毒,它们总是对特定的靶细胞情有独钟。


 








*帕尔帕庭,来自《星球大战》系列,堪称史上最成功反派之一,可惜因为当着爹的面电击(?)折磨人家儿子而被搞死…

评论

热度(119)

  1. 彼岸花开菜_行过死荫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