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异星觉醒】平行世界(中)

北美独行菜:

OOCOOCOOC预警。试图寻找一个HE的方式中。




 ——————————————————————————————


“我,大卫,”他指着色彩鲜艳的单词卡,又指指自己,“你,卡尔文。他是休;这是米兰达……”


卡尔文像是在用心听讲,但来回摸索培育箱的触手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对她来说,个体及群体,也许她根本无法理解单个的人有什么意义。”


“我不这么认为,她分得清我们所有人,甚至表现出了明显的喜好。”


他们看向实验室中的休和大卫。


很明显,卡尔文清楚休的工作,甚至可能猜到了她诞生的过程,因此对他很感兴趣;它也挺喜欢罗里,在度过最开始的警惕期后,她发现对方毫无威胁,并且可以修复她的生活环境;凯特琳娜带来的图片总是比其他人的更美丽璀璨,他们也因此发现卡尔文会根据环境改变颜色;她还尤其喜爱村上和他的女儿,总是透过屏幕被婴儿的笑声吸引,啪啪拍打培养箱;至于米兰达,她仿佛有些畏惧她,在这位防疫官面前她总是异常乖巧,某种自保般的保守行为。


“进食时间?”


休点头。不久之前,他正式抛弃葡萄糖,开始尝试喂卡尔文地球食物。幸运的是,她不挑食;不幸的是,米兰达不得不再次加固防火墙以备不时之需。


大卫和休一起看着卡尔文扑到那对玉米粒上。她来者不拒,并且毫无吃饱的迹象,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她才会停止进食,并且开始玩弄她的食物。


休看向大卫,大卫则看向卡尔文。后者正贴着玻璃,将玉米粒抛来抛去,看它们在角落堆成一小堆才重新吃掉。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能猜透原因。地球上的动物行为学家们倒是愿意提供些参考意见,虽然谁也没有研究过外星人。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分享动作,”代表A说,“让出食物通常表示友好,在陌生个体中非常少见。”


这听起来像一个好消息。


“但卡尔文……”


对特定个体示好,这难道不是求偶意向?


“还需要研究,还需要研究,”没有人敢轻易下结论,尤其这种结论,“建议增加相处时间以提供更多资料。”


 


他们早就在增加陪班,争取除了休息时间,实验室全天有人待机。这垃圾实验室的设计师可能是外星派来的特务,漏洞多得让宇航员们咬牙切齿。


“这是第几次了?”


即使知道对方不是真的想看记录,村上还是尽忠职守地回答:“第八次。”


培育箱同样不够稳定(他们已经暗中诅咒工程师一百八十遍),卡尔文显然害怕自己再次陷入修复性休眠,只要找到机会,她便锲而不舍百折不挠想要跑出培育箱。幸好他们总是及时发现,她也没有不惜一切的意思。有人在时,她甚至学会了假装乖巧。


但这只是权宜之计,他们不可能真的将卡尔文永远关在那个小箱子里,她——他——它不是一个或一群单纯的细胞,它会思考,它拥有意识,它甚至远比人类更加聪明,懂得学习。


“控制中心还没有讨论出成果?”


凯特琳娜摇头。


 


 


他昏昏欲睡。实验室内温度更高,暖洋洋的模拟自然光照在身上,惬意又怡人。他已经有几百天没有晒过太阳,此时坐在这里,就像是回到地球,回到他上战场之前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


那里烈日焦灼,缺乏水源,有时甚至没有足够的水清洁伤口,他经常口渴得厉害,还曾经在手术过程中脱水晕倒,护士们不得不……


大卫忽然从梦中惊醒,一眼就看到一条还来不及缩回的半透明条带状物。他疑惑地看了它一会儿,忽然回神,震惊地向后仰头,险些摔倒在地。


“卡尔文!”他分不清是恐惧还是愤怒地大叫一声,转头去看门外,很好,一个人都没有,现在他也开始生队友的气了,“你怎么出来的?!”


卡尔文被他吼得瑟缩了一下。她飞快地从他身上溜下,乖乖拉开培养箱的抽屉钻进去,不一会儿就重新出现在了培养箱里,若无其事地开始玩休给她准备的铅笔。大卫瞪着她,又看向那个忘记上锁的取物匣,脱力地捏住鼻梁。他的手在颤抖,这实在无可避免。


许久,他才有力气呼叫队友,无论现在是什么时间他都要把他们弄醒。听到那边一阵兵荒马乱,他才发现自己喉咙干得不像话,也注意到卡尔文的水槽空了。他不得不一边准备她的水源,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抵着额头叹气。


一阵轻微的滑索声,大卫立刻警觉地抬起头。已经晚了,卡尔文再次从取物匣探出头,试探性地摆了摆触手。


“回去。”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稳定。这太蠢了,上帝,如果他真的存在的话,帮帮他。


卡尔文快速拍打着培养箱边缘,显然不想回去。卡尔文看向再次空了的水槽,试探性地将自己的杯递过去。卡尔文迅速跳上他的手臂,速度快得他根本跟不上。


他今晚好像一直在犯错,但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不如破罐破摔,如果他展现出攻击人的态度……


水杯很快见底,这根本不够她喝。她转了两圈,慢腾腾地向大卫的肩膀蠕动。后者默默注视她,任由卡尔文靠近自己的脸。


第一个赶来的凯特琳娜已经惊呆了:“大卫?!”


他知道她在想抱脸虫,他也在想,但罗里那个混蛋却非要说出口:“异形!!”


米兰达险些用力过猛磕在墙上:“求求你闭嘴,大卫,噢……冷静,我需要冷静,原本应该是谁值班?”


“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别张嘴大卫,让我们想……想……想想办法。”凯特琳娜摁着通讯器,回头去看休。


休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傻傻地摇头。


大卫缓缓眨了眨眼睛,卡尔文已经整个黏在他的下巴上。根据这几天的玉米土豆沙拉喂养,她已经长到成年男子巴掌大小,此时贴在他皮肤上,让他终于明白梦里那种躺在手术台上的冰凉触感是怎么回事。


他垂下视线,卡尔文透明的触手在他下巴上摸索半晌,不甘不愿地弹回培养箱上方,自己去掰水龙头。


大卫好像知道刚刚自己喉咙为什么那么干了,但他宁愿自己不知道。


 


 


六人与外星人安静对峙了一个多小时,卡尔文才回到培养箱,看着大卫飞速将抽屉锁上,不由委屈地狂拍玻璃,又去咬手套泄愤。入口早就封上,留在里面的手套就成为了她的玩具,她甚至会用它们打结。


大卫飘出实验室,被米兰达和休一左一右扶住,带他去休息。罗里与凯特琳娜负责继续监视卡尔文,村上则去暂时封闭实验室。它们如临大敌,卡尔文却依然故我,攥着铅笔挥舞来去,最后像终于想起什么一般,将它卷到眼前,送进嘴里。


罗里和凯特琳娜对视一眼,注视卡尔文拔出仅剩的部分,开始在垫纸上乱涂。两人悚然一惊,不约而同地想到,幸好休不在这里——


“你看得到吗?”罗里有点郁闷,他的角度什么都看不清。


凯特琳娜瞥他,打开墙壁上的监控器。罗里尴尬地咳嗽两声,目光触及屏幕,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是什么???”


凯特琳娜犹豫良久,慢慢说道:“……这好像是……人类肩颈处的表层肌肉?”


 


 


大卫:“不,别说。”


罗里:“我连嘴都还没张。”


米兰达:“其实……”


大卫:“……现在求你也不要说话是不是已经晚了?”


“咳,”米兰达咳嗽一声,“至少她,呃还是它吧现在再用Her指代它有点奇怪啊——没有钻进你的胸膛产卵,是吧。”


大卫:“……”


罗里:“……”


村上:“……谨慎起见,要不要检查一下?”


“我恨你们,各位,真的,我恨你们。”大卫惨白着面色站起身,捂着嘴匆匆跑向医疗室。


休仿佛还在呆滞:“现在要怎么办?”上报?总觉得那样一来大卫恐怕再也不会踏上地球哪怕一步。


几人下意识避开他人的目光,最后一同看向凯特琳娜。


“……”凯特琳娜心里苦。她看看监控器上还在睡觉的卡尔文,又看看茫然无措的大家,最后说道:“原方案不变,继续争取和卡尔文形成有效交流,至于这次意外……暂时半封闭实验室,全封闭培育箱,罗里和休,辛苦你们多照看,不要停止氧气和葡萄糖供给。”


“大卫怎么办?”


“我会联系控制中心让他们找心理咨询师,不过……”


大卫会乖乖接受疗养才怪,他在某些方面超乎常人地坚持。


 



评论

热度(84)

  1. 彼岸花开北美独行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