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授权翻译][Batfam]墓中鸟

恶意满满……

默墨陌蓦_小甜饼专业户:

[授权翻译][Batfam]Birds in a Grave_by heartslogos


译者的话:主要角色死亡,报社向一发完。如果有什么问题,都是我的错,原作他妈的棒呆了。


原文


   Summary:




    屏幕在他们面前散发着莹莹的光:




    五只小小知更鸟,深埋墓冢中。




    你要救哪个?




    来玩游戏吧,你们中还能活一个,否则大家一起慢慢死。




    难道不是很有趣吗?:D




    -




    迪克在黑暗中醒来。四个小小光点在他眼前绿莹莹地闪动,面前的屏幕离他太近了,几乎擦到他的鼻子。上面显示着一行字:




    起床了,罗宾。




    这是怎么回——




    他不是罗宾,很多年之前他就不再是了——这是怎么回事?




    “嘶,这他妈是——天啊。”




    这是——这是杰森的声音。迪克试图转过头,但目光所及之处只有黑暗。有什么东西把他的手和腿缚在一起,但——




    扭动身体四处摸索之后,他如坠冰窖。四周都有障碍挡着,非常坚硬,是木质的。




    他躺在棺材里。




    “杰?小翅膀,是你吗?”




    这里面一定有扬声器,因为杰森再开口时他能听到轻微的电流嗡鸣声。那边的声音很低,带着无法控制的战栗。




    “迪克,请你告诉我这是在做梦好吗?告诉我你正要赶过来把我从这东西里弄出去,哪怕再把我关进监狱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都无所谓。求你了,告诉我。”




    杰森的声音在一点点失去控制,他从未用这样的口吻哀求过谁。迪克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




    第三个声音响了起来——“操。”




    “斯蒂芬?”




    “蝙蝠女孩?”




    “迪克?头罩?这儿是——我们在——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他们听到另一个虽小却更冷静的声音说:“布朗?格雷森?托德?你们都在哪里?这是怎么搞的?我在哪里?”




    屏幕上绿莹莹的字变了:




    五只小小知更鸟,深埋墓冢中。




    你要救哪个?




    杰森飞快地咒骂起来,然后他那边的声音渐渐弱下去,归于沉寂。斯蒂芬妮正在竭力调整呼吸,而达米安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听起来像是一声“上帝”。




    迪克强忍着不要吐出来。




    -




    “所以情况就是这样,那个变态杂种说我们中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杰森的嗓音颤抖,背景里响起布料摩擦的声音,“我觉得那神经病正在看着这场演出,还他妈是直播。”




    我坐在第一排。




    一行字母闪过他们面前,电子屏绿莹莹的光太亮了,迪克不得不眯起眼睛。




    “蝙蝠侠呢?神谕?我们的制服——”




    迪克咽了口唾液:“这不是我的制服。”




    “……什么?”其他人异口同声。




    “这不是我的制服。”




    这一身——这一身其实是他最早穿过的罗宾制服,只不过加宽了些。迪克试着不去想有人剥下他的蝙蝠装、然后又把他塞进这套衣服里,但紧接着传来的声音击溃了他所有的努力——杰森那边响起一连串咒骂,尖锐的电流噪音贯穿过斯蒂芬的线路,他们说——




    “哦天哪。”




    “不,不。”




    达米安低声道:“这不是……这不是我的罗宾服。”




    其他问题可以推后再说,首先得——“好了好了,大家都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咱们得……得想办法先从这儿出去。”




    迪克试着踹棺材顶盖,但坚硬的木板毫无弹性。他竭力不去想杰森多年前是怎样经历这一切的,但无济于事。




    屏幕在他们面前散发着莹莹的光:




    五只小小知更鸟,深埋墓冢中。




    你要救哪个?




    来玩游戏吧,你们中还能活一个,否则大家一起慢慢死。




    难道不是很有趣吗?:D




    -




    四个莹绿光点在他们眼前闪动。




    投票吧,所有灯熄灭之时,胜者将获得自由。:)




    -




    “我觉得小崽子应该走。”杰森说。




    隔着频道都能感觉到所有人大吃一惊,紧接着就是乱七八糟的争论声,但他接着说道:“听着,小崽子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而且他是B的亲生儿子。天晓得,或许他有机会从这儿逃出去。我是说——这么多年来我们干的事,在我们所有人里只有他是为此而生的。我投票给达米安。”




    迪克不想在他的兄弟姐妹之间选择。




    “但是——杰——”




    “我已经活了很久了,”杰森的嗓音很轻,带着反常的平静,“甚至还拿到过第二次机会。但我不能用这第二次机会让一个孩子早早死去。”




    空气安静下来,然后斯蒂芬说话了,她似乎正强忍着泪水。




    “听着,我想活下来,我不想死,而且我真的爱你们每个人——但是,天哪,我不想这么说——但我也投票给达米安。”




    这不公平。斯蒂芬甚至没当过多长时间罗宾,她不应该在这儿,而且她已经经受了那么多折磨……难道她承受的还不够多吗?




    达米安呛咳了一下,气急败坏:“布朗,现在不是你自我牺牲的时——”




    “闭嘴你个白痴,我穿上这身制服是为了救人,就算哪天为此而死我也没什么怨言,但你不一样。你得做你该做的。”




    “我拒绝——我选择格雷森。”




    迪克的心脏像是被猛地攥紧了:“达米,别——”




    “在乎格雷森的人最多。”达米安的嗓音犹豫不决,但他竭力实事求是,“众所周知,我们之中格雷森的影响力最大、关系网最广。而且——格雷森会,格雷森会照顾父亲。”




    “达米安,不要——你们所有人——你们所有人都很重要。你们所有人。”迪克试图反驳,“我们能搞定这一次的。提姆,你怎么想?”




    安静。




    “提姆?”




    “替代品?”




    “德雷克?”




    安静。




    杰森再开口的时候呼吸有些粗重:“替代品,现在不是沉思不出声的时候。替代品?”




    屏幕晃了晃:




    三号已经投下选票。




    一阵恐慌向四肢百骸蔓延,迪克意识到提姆不说话并非因为他在沉思或是震惊——




    屏幕上只有四盏绿灯。




    “提姆?”迪克听到杰森狠撞棺材板、斯蒂芬妮和达米安在拼命挣扎的声音,他尖叫——“提姆!”




    屏幕上浮现出一个微笑符号:




    我没想到三号的耐药性这么强,他比你们这些懒骨头早醒多啦!必须得声明,他甚至没有一丝畏惧。你们这些小鸟身上都带着氰化物吗?:o




    斯蒂芬妮和杰森的尖叫声渐渐隐去,迪克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




    “你还在吗?”迪克说。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脑子里反复盘旋的就只有那几个字:不,他不可能就这么死掉,提姆——提姆不可能死,你究竟在哪儿——他肯定想出办法来了,这是个计划,他有计划,他会想办法把我们都弄出去——




    屏幕亮了:




    嗯,一号?




    “提姆选了谁?”




    啊,啊,啊,这可是场投票选举!只有到了最后你才能知道结果!啧啧,真丢脸,居然想作弊。:P




    “他是什么时候——他说什么了吗?”




    除了他的投票以外你们什么都别想知道。三号是只很奇怪的小鸟,很有潜力,可惜了。:)




    斯蒂芬那边传来啜泣声,杰森呼吸粗重,濒临失控。达米安很安静,然后小小声说:“格雷森?”




    “我在,达米。”




    “父亲会来救我们的,对吧?”




    迪克还没来得及回答,杰森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我们从前都是那么想的,崽子,我们从前都那么想。”




    斯蒂芬妮厉声道:“你就不能闭上嘴吗?乐观一点是不是能要了你的命?”




    “怎么,乐观有什么用?听着,我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了,好吗?”杰森轻轻呼出一口气,“我要投票了,坚持我最开始的决定。别让B再在我的葬礼上朗诵‘啊船长,我的船长(Oh captain,my captain——沃尔特·惠特曼)’了好吗?”




    右数第二盏绿灯灭了。




    他们听到线路切断的声音。




    达米安在怒吼,托德,你胆敢——




    斯蒂芬在尖叫,你个混蛋,你给我——




    迪克低声耳语,小翅膀。




    他甚至不知道杰森还能不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他们在一起吗?迪克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杰森孤零零地躺在棺材里,深埋在几英里外泥土之下,离他们那么远。离家那么远。




    又一次。




    他回忆起杰森第一次死去的时候,他试图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别人活下来。




    杰森说得对,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迪克只希望这次不那么痛,至少不那么痛。




    -




    你们意识到有时间限制了,对吧?:o




    -




    迪克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兄弟姐妹都是什么表情,而且他几乎要为此感到庆幸。




    斯蒂芬说话了。




    “我很抱歉。”




    “布朗。”达米安的声音颤抖着,这么多年来他从未用过这样卑微的口吻,“求你了。求你了。”




    斯蒂芬在哭:“做个好孩子,小崽子。我很……告诉我妈妈我很抱歉,好吗?”




    迪克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棺材板上:“斯蒂芬妮——别这样,我们能搞定的,我们能——”




    斯蒂芬妮抽抽鼻子,如果合上眼睛,他几乎能看到她苦涩的微笑。然后她说——“不,我们不能。”




    还剩下两盏灯。




    达米安在尖叫。




    -




    “格雷——迪克?”




    “我在,小D?”




    “别留下我一个人。”




    “不会的,我保证。”




    “嗯。”




    -




    迪克投出了自己的选票。




    -




    迪克感觉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捅进了脖子里——然后——




    “现在你能告诉我其他人都投给谁了吗?”




    当然可以。:)




    二号投票给五号。




    这个迪克已经知道了。




    四号投票给五号。




    这个他也知道。




    “还有提姆呢?”提姆的选择很难预料。迪克希望——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什么。




    啊,三号是只奇怪的小鸟。:o




    “他投给了谁?”迪克能感觉到浑身的力气在一点点流逝。




    三号投票给罗宾。




    哦,迪克平静地想。真希望他还有力气大笑,哪怕能扯出一个微笑也好,因为——这真是非常提姆的一个回答。尽管他希望提姆能——提姆能等等他们其他人。




    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他想。




    到了一切的终点,他们会再次相遇。




    小小知更鸟们,到了睡觉的时候啦。:D




    迪克只希望达米安不要太生他的气。




    因为这终究是个无法遵守的诺言。




    -




    五只小小知更鸟,深埋墓冢中。




    他们救了哪个?




——End——

评论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