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授权翻译][Batfam]安息日

一把糖刀子QAQ

默墨陌蓦_小甜饼专业户:

[授权翻译][Batfam]I'm in paradise with dad_by AutumnHobbit


译者的话:主要角色死亡,报社向第二发,当我们谈论死亡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如果有什么问题,都是我的错,原作非常棒。


原文


    Summary: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但一段记忆却从他的脑海深处悄然浮现:那时他还是个小孩子,在教堂里聆听圣音。


    他祈祷,求您了,求您了,让他在这儿。我不奢求他救下我,死亡到来时我会欣然接受,只求他能在这里。求您了,让我的父亲在我身边。




    —


    杰森喘不过气来,窒息感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竭力呼吸,一丝空气强行挤进喉咙里,掺杂着浓重的血与硝烟的味道。肺里仿佛着了火似的,胸腔每一次细微的震动都会带来剧痛。




    他无意识地流泪,泪水顺着脸颊一路淌下来,带来烧灼的刺痒感。但他没力气抬手了,此时连抹去眼泪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榨干了体内残余的最后一丝力气,他微微侧过头,透过半阖的眼睑看向天空……或者说他觉得那里本该是天空,但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扭曲的金属、木头、灰烬与黑暗。




    身体太沉重了,那重量将他钉死在地板上动弹不得,相对于伤口而言这更让人难以呼吸。他的腿动不了了,毫无知觉,像是已经不在那儿了一样。




    好痛,比妈妈忘了关炉子,结果他烧到自己那次还要痛。甚至比被枪击还要痛。




    他觉得自己要死了。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躺在那里时他全身都在止不住颤抖,心脏搏动的声音在他耳中回荡,一下,又一下,慢慢地衰弱下去。




    但他还醒着,有些什么让他想要醒着——他费力地睁开眼睛,竭尽脑汁想着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他这是在干什么?他妈妈生死不知,小丑也离开了,他还在等什么呢?




    布鲁斯。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伤得够重了,但这个名字却带来又一阵汹涌的剧痛。




    布鲁斯,哦布鲁斯,赶到这里时他一定会无比憎恨他自己。他已经尽力了,杰森知道,没关系的,他不怪他。但这个念头还是逼得杰森紧紧闭上眼,阻止眼泪再一次留下来。他真的没力气了。




    每一丝空气都是那么弥足珍贵,杰森无法控制地急促喘息起来。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但一段记忆却从他的脑海深处悄然浮现:那时他还是个小孩子,在教堂里聆听圣音。




    他祈祷,求您了,求您了,让他在这儿。我不奢求他救下我,死亡到来时我会欣然接受,只求他能在这里。求您了,让我的父亲在我身边。




    火焰在他耳边噼啪作响,他只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和越来越短促、越来越恐惧的啜泣声。他不想死。他想回家,想打扫打扫卧室、拥抱阿尔弗雷德、打电话给迪克和他聊聊天,想跟布鲁斯说声对不起,想告诉赛琳娜他其实并不讨厌她,然后——




    然后他听到呼喊声在火焰中遥遥而至,非常小,险些被他错过了。听起来仿佛是在喊他的名字。




    所以他尽可能躺在那里不动——这样做简直再简单不过,因为他已经动不了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抽动手指而已——然后竭力安静地呼吸。胸腔很痛,但他费力忍着不要哭,哭泣只会让疼痛变得更糟糕。




    他开始用力地吸气,这时一根木梁轰然倒地,离他的脸只有两英尺远。他努力调整呼吸,却力不从心。




    然后他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这回离他很近了。




    布鲁斯。




    坍塌依旧在继续,杰森听到那人呼喊着他的名字,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绝望。他强迫自己呼吸,但贯穿身体的剧痛已经开始让他麻木了。很累,真的很累,他只想合上眼睛休息一小会儿。




    耳鸣中他听到挖掘声突然停了。




    “哦天啊,”微弱的、颤抖的耳语响起,“哦,杰。”




    杰森费力地慢慢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视野很模糊,但他看到斗篷在他上方飘扬。他试着张开嘴,想叫布鲁斯的名字,但发不出声音来。




    不知哪里传来砰的一声,布鲁斯的身影突然出现。他踉跄着跪倒在地上,十指扣紧地面,爬到杰森身边。




    他的阴影笼罩在杰森身上,金属嘎吱作响的声音贴着杰森耳边响起,紧接着是布鲁斯的低声喃喃。




    杰森突然感觉身体上的重量消失了。他挣扎着微微睁开眼——他是怎么做到的?——看到布鲁斯将钢铁横梁狠狠掷到一边,就好像它只是根小树枝似的。




    男人再次看向杰森,伸出手想要碰他,但手指还有几毫米就要触碰到他的皮肤时,布鲁斯停下了动作。就像是他害怕碰到他一样。




    “哦,杰,”布鲁斯的嗓音破碎不堪,“杰森。”




    他的手指终于落在杰森的头发上,动作那么轻柔,轻柔得像是片羽毛。杰森靠近那裹着手套的掌心里……或许他只是没有力气了,让脑袋懒洋洋地倚在什么东西上而已,他也说不清。




    “布——布……布鲁——”他试着说出他的名字,但他的肺像是在燃烧,烧灼般的痛楚让他说不出话来,血液一股脑涌进他的喉咙里,又顺着唇间溢出,流到下巴上。




    一只手伸过来,颤抖着把血擦去。




    “嘘,宝贝,别说话。”布鲁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要窒息一样,那么恐惧,那么绝望,杰森感到心脏抽痛起来。




    他能感觉到布鲁斯小心翼翼地把他翻过来,将胳膊伸到他的脖子和膝盖下,然后轻轻抱起他放在膝上。杰森的头向下滑,靠在布鲁斯的肘弯处,一只手无力地砸在膝盖上,动弹不得。布鲁斯把他揽进怀里,颤抖着把刘海从他眼前拨开。




    “布——布鲁斯……”杰森从嗓子里、血液中嘶哑地挤出这个名字,手已经没知觉了,但他还是尽力蜷起手指,轻轻拉住布鲁斯的衣服。




    布鲁斯抓住他的手,紧紧握着。




    “我在这里,杰森,我在。”男人结结巴巴,然后抽出了手几秒钟。杰森抽噎着向他伸出手,但布鲁斯只是一把扯下了自己的面罩,这吓了杰森一跳。




    泪水沿着布鲁斯的脸颊一路向下淌,杰森从未见过他这样放肆地流泪。他再次将杰森拥进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面容扭曲。




    “我在这儿,杰,我找到你了。”




    “我……”杰森几乎窒息,血液呛进他的气管里,引起又一阵咳嗽,“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最后一个词因剧痛而颤抖,他喘不上气来。




    “嘘!”布鲁斯抚摸着他的头发,嗓音支离破碎。杰森能感受到他的泪滴落在自己脸上,“哦杰森,,这不是你的错,跟你没关系。这是我的错。”




    “不——不。”杰森强行挤出这几个字。他的嘴唇也麻木了,心脏已经发出了罢工的讯号。他,他太累了,时间所剩无几。所以他强迫自己忽视疼痛,接着说下去,“你……你是——”




    他因疼痛而呜咽出声,而那痛楚不仅仅来源于肉体。




    “——你是我父亲。父亲。”




    他抓住布鲁斯的手套,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布鲁斯僵住了,眼睛通红,瞪得死大。杰森费力的喘息声中他安静了一两秒,然后崩溃般猛地抱住杰森,将他小小的手包裹进自己手掌中,紧紧握住。




    “哦杰,你……你是我儿子,你是我儿子,我没法——”布鲁斯哽咽着,几乎让杰森开始担心,“我爱你,我那么爱你,杰森,我爱你。”




    他的手抚上杰森的脸庞,粗糙的拇指在脸颊上划过,但杰森已经感觉不到了。他甚至不再有力气呼吸,也不再有力气睁开眼睛。




    一片模模糊糊里他竭力记住布鲁斯的脸,然后终于放任自己缓缓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布鲁斯俯下身将额头贴上他的,高大的身躯因抽泣而颤抖。




    杰森强迫自己最后一次张开嘴唇,尽管他不再有力气说些什么,尽管他只剩下不到几秒的时间。




    “我爱——爱……爱你——”




    词句在空气中缓缓消散,但他什么都听不到了。耳侧尖锐的鸣声消失不见,他不必再强迫自己做任何事了,寂静终于如黑暗般铺天盖地袭来。




——End——

评论

热度(165)

  1. WinnieREL默墨_小甜饼专业户 转载了此文字
  2. Arkham Knight默墨_小甜饼专业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