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脂肪和恋爱都是拉锯战【三】

空水: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蝙蝠侠的,有一个同学特别喜欢他的下巴,并且觉得很性感,虽然个人觉得屁股下巴并没有多性感。
红头罩不存在下巴这种东西,毕竟他戴着头罩。所有人都在猜想那个头罩的结构,然而直到那天才知道——大概在室友怒斥说“你太不争气了”之后几天——,他的头罩不是从后面打开的,而是从前面。
你们要知道憋了多久才没指着他打开的头罩说一句哇变相怪杰,这真的很难,真的像。但是说实话他可比史丹利帅多了也年轻多了,帅到如果是女高中生内心已经在尖叫了,也没有屁股下巴。而且说实话他看起来就是个大学生的年纪,绝对没有到四年级的那种。
“……看什么看。”
“你好像把黄芥末掉在头罩上了。”
“操!这个地方不好清理——”
热狗的酱料掉在他的下巴上,糊在头罩的缝隙里了,绝对没有人看到过红头罩手忙脚乱把头罩拿下来只因为缝隙里的黄芥末不好清理。
“你的室友还在让你减肥?”
“不但还在让我减肥,还发现了我这段时间偷吃东西一点没瘦,估计再这样下去又得骑车陪跑了。”
“哦。”过了一分钟。“你要吃甜甜圈吗?”
“我有点饱了。”
“那带回去。”
“可是我真吃——”
“带回去。”他瞪了一眼。“你们可以一起吃。”
“哦。”
当室友端着个甜甜圈盒子打开看着里面的一打甜甜圈的时候眼睛都瞪起来了。
“你男朋友在挑衅我!”
“可是你吃甜甜圈明明很开心,还有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你懂个屁,他就是在挑衅我。”
“好好好我知道你最爱我了所以他挑衅你。”
“闭嘴。”室友心痛地说。“两万步,快去。”
“我那份呢?!”
“没收了。”室友说。“为了你的健康,跑步去。”
“这不公平!那是红头罩给我买的甜甜圈!”
“你还想不想和红头罩谈恋爱了,减肥去。”
室友果然是个恶魔。
“你室友真这样?”
“真的,用减肥欺负我。”
红头罩今天吃三明治的时候把头罩拿下来了,他说昨天晚上花了半个小时才清理干净那些黄芥末,大概这就是今天他选择番茄酱的原因,掉在头罩上不那么明显。
“上次那盒甜甜圈都被那个恶魔吃掉了,一个都没给我留。”
“我觉得你的室友是为你好。”他想了想。“明天我给你做点别的东西。”
“你会做饭?”
“不然呢?我一个人住。”
过了会儿他又说。
“其实你现在就挺好了,虽然我更喜欢你再多吃点,不过现在就很好。”
而真的到了第二天晚上收到低脂减肥沙拉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拒绝的。红头罩怂恿说你尝尝,保证你晚上不会饿——但是,上帝啊,今天的晚餐就是室友的减肥低脂沙拉啊。
“我不知道你还挑食。”
“不,只是因为晚餐也是沙拉,室友做的。”
“我保证做的更好吃。”他十分坚持。“我亲手做的,还有我的独家酱汁,夜翼吃了也赞不绝口。”
——真是个好方法,立刻就觉得饿了。


室友坐在客厅里一副恨铁不成钢阿爸对你很失望的表情。
“已经两个月了。”室友坐在沙发里用力拍着大腿。“已经两个月了,啊?两个月什么概念你知道吗?换胆子大点的现在都同居了知道吗!”
“你也太心急了吧?”
“能不心急吗!你们两个要气死我!”室友唰的站起来。“他都替我给你做减肥餐了!每天!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和他有点进展啊?!”
“不是,才两个月我觉得还不够成熟。”试图辩解。“我觉得应该循序渐进。”
“就你们这个速度等到哪天布鲁斯·韦恩破产了估计连手都没拉上。”
“我在你的话里听出了嫌弃。”
室友斜着眼看过来。
“我现在嫌弃你到我在思考要不要把你赶出去露宿街头等到你和红头罩亲嘴了再回来。”
“庸俗!恶俗!低俗!你怎么能这么说!”
“闭嘴我没说上床已经很含蓄了。”
然而今天红头罩并没有来。第二天也没有。第三天晚上夜翼出现了,他是来送信的,而那个时候整个班的人都在一个同学家开泳池派对。他没头没脑一样闯了进来,然后尴尬的站在原地大概半分钟,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把一罐苏打水放在了地上。
“你们人来的不少啊。”可能是想缓和气氛他准备说些什么,然后他双手握在一起。“我很欣慰。”
接着他就被尖叫的男男女女淹没了。
“你不去摸一把吗?”室友指指夜翼,然后把被冷落的苏打水摸了过来。“还有我觉得接下来肯定没好事。”
易拉罐底部附了张纸条,上面就写了两个单词,落款是他画了自己的头罩。
“智齿?”室友看着。“智齿?他去拔牙了?拔智齿?”
“很正常吧?你不也拔过智齿。”
“我只是感叹你们两个中间终于有一个聪明人了。”
“我决定今儿晚上和你绝交明天早上再和好。”
第四天晚上红头罩出现了,在跑步的路上,带着减肥餐。今天他没怎么说话,并且第一次选择了沙拉酱热狗。
“……你的智齿还好吗?”
沉默了一会儿他拿下头罩——好吧,左边脸颊还是肿的,怪不得不想说话。
“才拔了一边的。”他哼哼唧唧啃起了热狗。“医生禁止我出门活动,今天不怎么出血了才放过我。”
一个需要减肥的胖子和一个拔了智齿的红头罩坐在公园长椅上一起啃热狗可能不太符合逻辑,毕竟高热量并且对牙齿并不友好。提到昨天夜翼出现在泳池派对上的时候他可以说是爆笑了——就是因为牙痛不得不捂着嘴嘿嘿嘿地笑,看起来感觉异常的奇怪。
“我说那家伙回来的时候怎么湿唧唧的。”
“你们住一起?”
“谁跟他住一起,他连袜子都没空洗。”
“你甚至知道他洗没洗袜子?”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偶尔会光顾他那里,因为近。”
“那还是去了。你去他那里过夜?”
“偶尔,我发誓我是睡在沙发上的,我们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话题走向越来越不对了,红头罩就差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和夜翼没关系了,这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真的让人有点搞不懂——简直就像哥谭情感论坛那些关于红头罩和夜翼关系猜想的一样。
于是在仔细斟酌后问了个严肃的问题。
“你……难道喜欢夜翼?”
红头罩好像要憋死一样瞪了十几秒的眼,然后气愤地戴上了头罩。
“不对?”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瞎说!我买了一屋你的手办和雕像!甚至还有建议年龄三岁的宝宝玩具!”
“哇哦。”
“还有你上次在我胸口用口红签的——”
“等一下朋友,说话注意点,你说的这听起来像性骚扰。”
“……那你快来再骚扰我一下。”
他一脸嫌弃的把头罩掀开了。
“想啥呢。”他说。“正经人可不是这么发展的。”

评论

热度(105)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