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主带卡】单方面性格转换(中)

水盈花:

●四战后全员复活设定,欢乐日常向
●OOC出没
●cp带卡、柱斑、止鼬、鸣佐鸣
●卡33性格崩坏注意!!!
  (不这章堍也要崩了)


前情提要:堍起床发现卡33精分于是把他送到了医院后自己跑出去思考人生√


       带土办完卡卡西的住院手续以后就在街上乱晃。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担心病房里的卡卡西会出什么意外,即使换了个性格,最多也只是引来众人一段时间的热议罢了。


       更何况,他可是卡卡西啊,那个六代目火影。


       就算,就算他一直以后都是这样,自己也会逐渐适应的,而且说不定能治好呢,想那么多干什么……


       ……好吧他还是很在意。


       带土郁闷地拍了几下脑袋,低声咒骂几句,打算带点吃的回去给卡卡西。他一扭头,刚好和甜品店里自家大侄子的目光碰上,往下看他手上还握着一串没吃完的三色丸子。


       鼬拉着止水上街来吃丸子,结果丸子吃到一半一抬头发现自家小叔叔依然穿着那身基佬紫的袍子宛若智障般蹦蹦跳跳地经过。但他突然又停下来狠狠地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一脸凶狠地低声自言自语说了些什么,然后开始四处打量,最后把茫然的目光锁定在了自己身上。


      ……场面略显尴尬。


       对小叔叔习以为常的抽风表现鼬并没有什么反应,一看就知道又是和卡卡西闹别扭了以及跑出来散心。他继续吃自己的丸子,但他的小叔叔并没有像他一样无动于衷,而是冲到了
他面前袖子一挥啪的一声按向了盘子里最后一串丸子。


       说时迟那时快,一旁的止水比他更快一步拎起那串丸子迅速塞进鼬的嘴里,然后面带微笑地说:“小叔叔啊,有什么事吗?”


      带土更郁闷了。


      但他还是坐下来又点了两串丸子,然后用双手撑着下巴,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面前完全没有想理会他的意思的两个人。


     “鼬,假如你变成了止水那样的人……我是说性格,那你觉得止水会怎么样?”


      “那也很好啊,”止水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拿起手帕抹了抹鼬嘴角溢出的少许酱汁,看着鼬嘴里塞着满满的丸子像只仓鼠一样咀嚼起来就忍不住对着他温柔地笑了笑。


     “什么样的小鼬我都很喜欢哦。”


       鼬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丸子吞下,才回答道:“如果是像止水一样温柔的人,我想我也会接受自己变成这样的。”


      问了跟没问一样。带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说起来小叔叔你会这样问我,肯定是前辈做了什么让你觉得很在意的事情。再结合你刚刚所问的内容,我大概知道他出什么事情了。而你会特意过来问我,说明你已经尝试过所有让他恢复正常的方法但没有成功,对吧?”


      “……你既然都知道了那你倒是说有什么办法啊。”


     “我还不大清楚具体情况,但是我可以判断绝对不会是忍术所引起的,否则你也不会来找我。”


       带土于是把上午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认真叙述了一遍,鼬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止水耐心地听完才静静地发表意见:“真的不是小叔叔你精分玩得太过把卡卡西前辈逼疯了么?”


     “怎么可能啊笨卡卡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才不会是那些以为我天天没事就精分的大辣鸡!我最了解他了好吗!”


        鼬也懒得跟他扯什么辣鸡不辣鸡的问题,兀自说道:“我听说息之国的枫留一族世代都是会咒术的巫女,但是现在这个家族已经灭亡了。似乎以前卡卡西前辈好像去过那里做任务,不知道这两者有没有什么关联。”


     “息之国吗?好像有那么点印象,卡卡西似乎跟我提起过玉石是那里的特产。会不会是卡卡西带回来过有咒术的玉石什么的?我这就回去翻一翻柜子!”带土说完就要发动神威,但鼬制止了他。


     “比起这个,我认为你应该先回病房去。而且刚刚你也说过,你精分出来的人格可不止一个。”


      带土后知后觉地才意识到,他这一走万一卡卡西换了个人格可就出大事了。来不及向鼬道谢,他转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甜品店里又只剩下鼬和止水两个人。止水拿起带土一口没动的丸子向鼬示意,鼬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止水就把丸子塞进了自己嘴里。


    “小鼬这样真的好吗?”止水嚼着丸子模糊不清地说道,“看着小叔叔就这样被骗总感觉良心不安啊。”


      鼬的手指敲了几下桌子:“卡卡西前辈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在暗部的时候我还是比较了解他的,他应该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产生的种种后果以及应对措施。”


     “小鼬说的也对,小叔叔被骗那么多次,也不差这一回。再说揭穿前辈也不知道小叔叔会有什么过激反应,还是不要掺合的好。”止水闻言点了点头。


     “丸子好像有些凉了,止水,要不要拿去加热一下?”


     “没问题的,不用那么麻烦了。吃完丸子一起去看看佐助吧?好几天都没见过他了。”


      “嗯,好。”


——————————————


        守在病房外的鸣人看到带土从扭曲的空间里出现在他面前时眼睛一亮,守了一个多小时的辛酸和艰苦让他差点没一下子哭出来。


     “带土叔啊我说你怎么现在才来啊,”鸣人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推开病房的门嘴里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话,“我们等你等了一个多小时哎,卡卡西老师他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佐助小樱和我三个人都按不住他你快去看看他吧得吧哟……”


     “雷切!”


        蓝色的电光从他的身体里穿过,把正对着卡卡西病房的墙打出好大一个窟窿。带土又想起了昨天差点被佐助的千鸟毁容的事情,脸色霎时一黑。


        好歹也是一个家族的能不能有点家族爱,老这样有意思吗……


       但是显然他错了。


     “呵,这个虚假的世界是错误的,就像你,带土。”卡卡西复又走回病房里面对着愣住的带土,用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睛看着他,“你这个一天到晚就想着报社的赝品,还有什么理由再站在我面前?”


       您好,您的【被掉包的假卡卡西】已上线。


       带土感觉喉头一甜。


       我谢谢你啊把我的台词背得这么滚瓜烂熟,既然这样不如重新考虑考虑和我一起创造一个完美的全新世界怎么样?


       然而比较严肃的是全病房的人都在死死地盯着他看,似乎他要是敢说出内心所想的这些话他下一秒就会被他们五马分尸一样。


     “咳……这个……”


       卡卡西仍然盯着他看,手上的电光若隐若现。


      “怎么,事到如今你这个赝品还想说什么废话么?”


       不你信我,我真没什么想说的。


       正当带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卡卡西身后侧坐在窗前的斑那一脸饶有兴趣事不关己的表情让他忽然灵光一闪。


       谢天谢地,我想起来台词了。


       于是带土清了清嗓子,并且扯出一个自以为帅气又阳光的笑容。


     “嘛,你开心就好。”


TBC



双更累死人x
感觉好像三章写不完啊怎么破x
爱就是你想玩我陪你玩w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