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主带卡】单方面性格转换(下)

水盈花:

●四战后全员复活设定,欢乐日常向
●OOC出没
●cp带卡、柱斑、止鼬、鸣佐鸣
●卡33和土哥性格同时崩坏注意!!!


前情提要:堍在甜品店遇到鼬和止水且认真探讨了卡33精分的原因,回病房刚好遇上报社人格的卡33,对手戏正式开飙√



       病房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这已经不仅仅是辣眼睛了。佐助识趣地闭上眼,顺带还不忘捂住鸣人的耳朵。


     “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卡卡西并没有因为带土的这句话而做出什么反应,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手里的电光又开始逐渐变亮变大,滋啦滋啦的响声响彻了整个病房。


     “在这个绝望的世界没有存在的价值,所剩的只有痛楚。而我的新世界——那是个完美无缺的世界。在那里,你们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一切,你们心中的空洞也会逐渐被填平。”


     “至于你,现在就先成为我通向那个完美世界的第一块垫脚石吧……”


     “宇智波带土。”


       咦说好的被我感动到流泪呢?这一定是假剧本,连台词都没剩几句给我,带土绝望地想着。


       他看着卡卡西手里刺眼的电光,想起四战的时候他和卡卡西互相捅了个对穿的情景。血珠飞溅之后,卡卡西捂着流血的伤口僵硬地看向他那空空如也的心口,瘦削的身体在他讥讽的目光下像被暴风雨淋湿的可怜的流浪猫一样瑟瑟发抖。


       带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呼出来。他略带忧伤地看向了卡卡西的眼睛。


     “我以为只要有我给你的写轮眼,你就能替我看清未来。”


       连鸣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但带土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四战确实是我的错,但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才能原谅我的话,”带土向他伸开双臂,“我不会反抗。”


     “因为啊,我一直都喜欢你啊。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他笑了。


     “回来吧,卡卡西。”
  
     “我一直都会在这里等你。”


       您好,【宇智波带土的贤值】已安全送达至目的地,感谢您的充值,祝您游戏愉快。


     “啊啊啊佐助我说啊带土叔好浪漫啊,放心吧佐助这些话我也一定会对你说的因为我们是朋友啊对吧#@0&¥@%……”


       佐助冷着脸把正在哭得稀里哗啦还无意识地往他衣服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蹭啊蹭的鸣人拎到一边,抹了几把他脸上的泪痕:“白痴,好好看戏。”


        眼看着卡卡西愣了一下随即撤去了蓝色的电光,带土得意洋洋地在心里给自己刚刚说的一堆情话点了个赞,结果转眼就看见他的老相好抱着头一言不发地蹲了下来。


        ……exm???这又是闹哪一出?


       虽然不知所措但是带土还是紧张兮兮地跑过去把卡卡西一个翻身抱起来放在床上,从袖子里掏出手帕轻柔地擦去从他左眼缓缓流下的鲜血。他扭过头瞪着一只写轮眼和一只轮回眼环视了一圈的人才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得这么严重?要是卡卡西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掀了这破医院%&$#@%¥……”


     “鬼知道。”斑摊了摊手。


        小樱一边往卡卡西体内输送医疗查克拉一边解释道:“之前你不在的时候卡卡西老师就出现过一次这种情况,初步推断是头痛、查克拉紊乱、出现幻觉等症状,经过观察大概能证明是人格开始转换的征兆之一,持续时间约三分钟到五分钟不定。”


        带土还想问得更具体些,倚在他怀里的卡卡西又剧烈地抖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猛地一下推下了病床。


        前•四战BOSS坐在地上正在头冒金星满脸懵逼并且无法接受这戏剧性的一幕以及伤心地认为笨卡卡嫌弃他了他真的应该重拾报社大业毁灭世界时,病床上的卡卡西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难道不该是我的反应吗?
 
        带土本来就不大好的脑回路彻底死机。


        在他不多的印象里卡卡西只在两种情况下会哭。一种情况是在神无毗桥之战中,他看着被压在大石头下的自己痛哭流涕,不停地责备自己作为一个队长的无能为力;还有一种情况是在寂静无人的夜晚,卡卡西被自己压在床上狠狠地【哔——】的时候,用他沙哑的带着哭腔的呻吟恳求自己的动作慢一点。那样的卡卡西浑身泛着可疑的潮红,还有唇边那颗诱人的红痣,简直让他无法控制自己……

       真是美好的联想啊。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喂,小兔崽子,快点把你的鼻血擦干净谢谢。”


        带土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的人都用微妙的目光打量自己,这让他开始怀疑刚刚他是不是把他内心所想的内容全都在脸上一览无遗地显露出来了。


     “你这个笨堍堍!干嘛……干嘛要说那么肉麻的话啦!”早就过了三十的卡卡西此时抹着眼泪用不正常的声线对着他大声叫喊,连带着整个人的画风都诡异了起来,“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被你感动的!”


        笨……堍堍……


        嗯没毛病。


        带土瞪了一眼分明就在强忍笑意的小侄子和老祖宗,叹一口气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再次把卡卡西搂进怀里。


      “好好好你说的都是对的,不感动就不感动,现在跟我回家吃晚饭好吗?”


        卡卡西没吭声,带土就当他默认了。


        记忆里自己精分的时候卡卡西就是这样哄自己的好像……带土恍惚想起以前自己动不动就耍赖的模样。那时卡卡西就会温柔地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拥住自己,并且拉下面罩给自己一个如愿以偿的深吻。


       由此他联想到了更多,村里那些人对刚复活的自己冷眼相待时卡卡西总是第一个站在他面前替他挡去那些冰冷的目光,即使他心里并没有多介意卡卡西也会愧疚地向自己道歉;在他生气的时候卡卡西从不敢多说一句话,等他怒气消了才会如往常一样帮自己铺好被子轻声问他是否打算现在睡觉……


       卡卡西总是在无偿地满足他。
   
       他不知不觉中把怀里的人又抱得更紧了些。


       但是卡卡西呢?他对他说了那些伤人的话,卡卡西的心里又是怎样想的呢?他该怎样地难受呢?


       是他对不起卡卡西。


       他一路上都在不断地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很快就走到了那间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屋子门口。 卡卡西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把卡卡西放回床上,轻手轻脚地帮他盖好被子,最后撩起他的银发在他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他的声音里带着些笑意。


    “好好睡吧,笨卡卡。”


——————————————


       这一觉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天亮,连晚饭都没起来吃。卡卡西微睁开双眼,略侧过头去瞥了一眼旁边还在熟睡的带土。他眉眼盈盈地弯起唇角。


       嘛,生活过得太无聊了,总是要多点有趣的事情才好。况且趁着这个机会,还能罢一天班稍微休息一下。啊……今天上班还是去为昨天的事情跟鹿丸道个歉吧。


       只不过委屈了带土了,似乎被自己吓得不轻,反倒还认认真真地陪自己疯了一场,晚上就好好地犒劳一下他吧。卡卡西一边想着一边坐起身打算下床去倒杯水喝,结果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这场景似曾相识。


    “哟,带土,那个……早上好呀。”


       带土半睁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很久,正当卡卡西被盯得心里莫名有点发毛刚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的时候,他静静地开口了。


     “你……病好了?”


        原来说的是这个,卡卡西松了一口气:“嗯,早上起来就发现头不疼了,应该是恢复了。呃……昨天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既然你恢复了……”带土诡异地笑了几声,随即在他疑惑的注视下捏着嗓子模仿起卡卡西慵懒的声音来,“嘛,昨天累了一天了,现在还不想起床,所以今天就麻烦卡卡西帮忙带早饭回来吧。”


        卡卡西闻言并没有尴尬地扭过头不去正视带土的眼睛,也没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道个歉。他只是莞然一笑,俯下身在那张布满疤痕的半边脸上亲了一口。


        带土看见那双灿若繁星的眼睛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映影。


      “好啊。”


         他说。


END


——————————————


后续:


佐助: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止水:真是不理解他们的情趣……不过既然没什么大事我们也就放心了。


鼬:我感觉不大对劲,小叔叔似乎知道真相,但他为什么还要继续陪前辈演下去呢?


止水:这个……我也不清楚原因……总之明天卡卡西前辈肯定会因为某些原因晚点儿来上班的,还是先帮他请好一个上午的假吧。




一丢丢肉渣求不和谐x
哦凑生生被我写成琼瑶剧(手动再见
总算把这脑洞写完了,开始认真肝寒假作业√
最后感谢支持的小天使们w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