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超蝠无差】God And Ghost(鬼魂AU,02)

风骚黄瓜君:

Chapter.2


厚重的实心桃木门歪斜地扎在门口,被侵蚀的花纹上覆盖了一层霉菌,霉菌上又是一层灰,远看像是一张干瘪扭曲的脸,长满令人作呕的尸斑,近看断裂的横面里爬满了虫子,像是一具腐烂的尸体,散发出奇怪的腐臭味。


克拉克用X视线看了一眼门锁,老式的门栓早已腐烂成渣。他轻轻推开门,木渣和灰尘落了他一手,干涩的嘎吱声缓缓响起,像是没上够发条的音乐盒。


黑洞洞的大屋内部在克拉克面前展现出来,克拉克凭借超级视力,不用手电筒就能清楚地看见黑暗中的每一个细节。为了别给哥谭市民增加更多关于韦恩宅的睡前鬼故事——比如“无人的鬼宅半夜亮起灯光”,克拉克没有打开任何照明工具,他就着黑暗,跨进这座沉睡百年的古老庄园。


冷,异常的阴冷。


这是克拉克踏入韦恩宅的第一感觉。虽然超人不会觉得冷或者热,但他的皮肤可以感知到温度的高低。这座房子的温度低得不正常,如果是普通人,估计早已冻得牙齿打颤。


韦恩宅的布置很符合两百年前的流行风尚,受英国和法国的建筑风格影响,是文艺复兴与古典风格的结合体,充斥着贵族的奢华,以及近代化的时尚,大厅宽敞豪华,用于满足贵族们开舞会的小爱好,地板由光滑的大理石铺砌,由于长久没有养护而发黄,周围的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收藏品,古剑、火枪,动物头像、皮毛、名画、雕塑……还有大量丝织品、布艺、地毯,都已经碳化发黑,但克拉克分辨出其中还未腐烂的闪烁着金光的金线。就像所有富有的庄园主一样,他们将历代家主的照片挂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大厅正前方,克拉克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挺吓人的,特别是对于那些偷偷摸摸打着手电筒想来偷些好宝贝的盗窃犯来说,一进门手电筒一照就看到四个巨大的人头神态各异的看着他,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克拉克走近那四副巨大的画像,空荡荡的大厅里,他的脚步声清脆作响,响亮得令人心惊。通过发黄得泛黑的画布,依稀可以辨认出每个人的相貌,他们长得十分相似,都拥有一头漆黑的头发,第一代和第二代韦恩看起来是十分严厉的人,损坏的画像也无法模糊他们坚毅的脸部线条,第三代家主托马斯·韦恩则是个温和的中年人,放松的嘴角微微上扬,和蔼地看着画框之外的世界。比起前两代家主缺眼睛少耳朵的画像,他的画像保存的更为完好,只有领子以下的部分有发黑的痕迹。


而最后一幅画像,当克拉克看清它——他时,一阵战栗蹿过他的脊背。


那是一幅年轻男人的画像,韦恩家族的最后一位家主,布鲁斯·韦恩,他是一位十分英俊的男人,深邃的轮廓,刀削的薄唇,他的脸颊有些消瘦,但一双海洋蓝的眼睛神采奕奕,一头漂亮黑发打理成当时流行的富公子造型,看起来既风流,又充满了东方男子精致而神秘的美感。


当然,男人的外貌并不是让克拉克惊讶的原因——尽管他真的非常英俊,他正对着他微笑,甜的像是蜜糖——这幅画保存的太完好了,克拉克用X视线上上下下扫描了好几个来回,竟然没有发现任何腐坏的现象!


这太不正常了,什么样的画能在历经了两百年后没有任何损坏?


克拉克紧紧地盯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但画中的男人并没有和他对上视线,就像一幅普通的画一样,安静的,毫无生气的挂在墙上。


这座庄园的传闻或许不是空穴来风。


克拉克最后看了一眼布鲁斯·韦恩的画像,在他转身的瞬间,那双一动不动的蓝眼珠缓缓转向克拉克的背影,眯了起来。


克拉克在一楼仔细地观察,小心翼翼地没碰到任何东西,直到他将一楼逛了个遍,像是庄园的主人一样清楚的知道厨房、待客室、浴室、娱乐室在哪里,他依然没有遇见任何怪事——除了那幅没有腐坏的画像。


这座庄园平常的就像一个普通的庄园,它的破旧只是因为它的主人久未归家。


但克拉克知道,它的主人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一楼无法找到更多有用的题材,克拉克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四幅画像面前,它们之下有一条攀着墙壁盘旋而上的木质楼梯,通往未知的二楼。克拉克犹豫着是否应该用走的方式前往二楼,这些破旧腐烂到芯里的台阶看起来很难承受他的重量。于是卡尔微微漂浮起来,但当他飞上第一节台阶时,怪事发生了。


咚、咚、咚——


一个清晰地声音突然响起,像是有人走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


克拉克一瞬间警惕起来。是小偷?不太可能,这个声音大到不需要用超级听力就能听见,来者显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行踪,不符合偷盗者做贼心虚的心理。


那么是谁,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出现在韦恩古宅里?


克拉克迅速闪身,将自己隐藏在楼梯下的阴影里,一边在脑袋里思考究竟是韦恩鬼魂的可能性更大还是小偷的可能性更大,一边屏住呼吸静观其变。


咚、咚、咚——


那个脚步声踏上了楼梯,节奏缓慢,甚至有点悠闲的意味,一声一声重重踏在克拉克的耳膜上,他抬起头用X视线穿透腐烂的木芯,看向楼梯——没有人。


没有任何人从楼梯上走下来,但脚步声依然清晰地回响在整座古宅中。


克拉克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忧虑,高兴的是万圣节的报道有着落了——报社记者亲身经历,韦恩鬼宅一夜惊魂!佩里应该会很满意,起码不会唾沫星子横飞地让他和他的报道滚出去。而忧虑的是,他大概真的得应付一个类似于魔法一般存在的鬼魂,而他最不擅长对付魔法。


说起来,这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鬼魂,唯物主义论学家们知道了估计会气得抽过去。


就在克拉克在脑海中胡思乱想时,那个脚步声下到了最后一节台阶,然后就突然消失了。


克拉克在阴影里等待了一会,然后才轻轻地走出来,他也无法确定对方离开了没有,但他很肯定的是,他一点也不想和一个非现实的鬼魂面对面,也许是时候该离开了,这些经历再加上从当地人口中采访到的消息,足以写出一篇不错的报道。


嘭!


一声巨响从门关处传来,克拉克腾出一毫秒的时间感叹这门在如此猛烈的冲击下竟然还没散架,然后抱着一点侥幸心理走向房门,用超人的力量试着推开它。


没有动静,早已腐烂了门锁的门被锁上了。


从门缝之间看出去,庭院里那座面朝大门的天使雕像的头不知何时直直地扭了过来,脖子旋转了180度,看起来恐怖而怪异,瞪着白眼珠子朝屋子里的人笑。克拉克叹了口气,看来这座庄园的主人不想让他离开。


于是克拉克转过身,冷不丁地发现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楼梯上。


卡尔看不清对方的样子——这真的挺不可思议的,在这个星球上除了铅,没有什么东西是他看不穿的——只能勉强看出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又瘦又高,站姿十分笔挺。他的服装怪异,有点类似西装的轮廓,却又有点不同,大概是两百年前的风格。那人一动不动地站在楼梯上,仿佛是一尊雕像,但克拉克知道那不是,有一丝不和谐的感觉扯着他的神经。


“韦恩先生,我并没有恶意!”克拉克试着和那个身影交流,这挺可笑的,还有比和鬼魂讲道理更荒唐的事吗?但克拉克别无选择,现在的韦恩宅完全处在对方的控制下,如果选择针锋相对,卡尔相信自己不会受到伤害,但也无法占得优势。“我只是为了一篇报道而来,绝对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烦请您让我离开,我保证不会再来打扰您的安眠。”


克拉克的声音被黑暗吞没,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个身影,但对方毫无动静,像是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克拉克疑惑地看着它,难道鬼魂听不懂人话?他再一次仔细地观察那个黑乎乎的人影,大脑突然嗡了一声,知道之前的不和谐感来自哪里了。


这个黑影是个老年人的身影,而布鲁斯·韦恩是个年轻人。


“你不是布鲁斯·韦恩……”克拉克低喃道,一个男人低沉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整栋古宅仿佛都为之颤抖。


“Interesting.”那个声音说道,克拉克发现它是从小韦恩的画像处传来的,而楼梯上的身影则突然消失不见了。


“你是第一个没有被我吓得尖叫着跑出这栋房子的人。”


克拉克再次走近布鲁斯·韦恩的肖像画,那双海洋一般深邃的蓝眼睛正直直地看着他,甜蜜的笑容消失了,冷漠让他的脸仿佛结了一层霜——克拉克竟然觉得比起刚才的笑容,他此刻严肃的模样更加好看。韦恩歪着脑袋看起来像在思考,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克拉克,然后缓缓地从画框里飘了出来,他全身发出淡淡的青光,轻飘飘地落在克拉克身边,双脚落在地上时没有一丝声响。


“更有趣的是,你会漂浮,能在黑暗中行动自如,有一段时间你甚至停止了呼吸,但你却不是我的同类。”韦恩像是一头野狼一般绕着克拉克走了一圈,眼里闪烁着发现猎物时的精光。


“我……”因为我是个外星人?


克拉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就算他实话实说,这位两百年前的鬼魂大概也无法明白外星人的意思。而且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分出精力去思考如何回答韦恩的问题。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克拉克不知道这是他今晚第几次这么感慨了。


他看着身边的鬼魂,他像普通人一样站在地上,身上没有任何尸体该有的腐臭味,胸脯甚至在有节奏的起伏,虽然在黑暗中发出暗淡的光芒,身体却不是透明的,皮肤看起来柔软有弹性,克拉克甚至可以看到细小的毛孔。但他又确确实实不是人类,随着他的靠近,克拉克感觉到一股阴寒湿漉漉地舔过他的皮肤,像是一块行走的冰块,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


他是如此的鲜活生动,却又如此死气森森。


“你到底是什么?”韦恩压低了声音,像是野兽低哑的咆哮。


哈,被一个鬼魂问自己到底是什么,克拉克突然有些不合时宜的想笑。他想他并不介意和这位鬼魂先生来一次详谈,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见到真正的鬼。但现在不是时候,克拉克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时针已经快指向三,而佩里还在等他的万圣节特别报道。


“也许我们可以约在今晚谈一谈,我的主编要求我早上必须把报道传到他的电脑上,所以我现在得回去加班工作。”克拉克揉了揉头发,露出一个泄气的表情。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吗?”这只鬼突然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会。”克拉克毫无犹豫地回答,“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您是个好人。”


韦恩用那双鬼眼紧紧地盯着面前这位闯入他的世界的不速之客,乱蓬蓬的黑发之下,那双蓝的不可思议的眼睛真诚得令鬼魂都无法拒绝。最后他冷哼了一声,咆哮着跃起身体重新钻入画像中,“给我滚出我的地盘!”


克拉克露出一个足以照亮整间屋子的笑容。


“不许告诉任何人你看见过我,除非你想死的很难看。”


“如您所愿。”克拉克向画像行了一个礼。


紧闭的大门如它突然关闭时一样突然打开,克拉克看了眼布鲁斯·韦恩的画像,那张脸重新恢复了甜蜜的笑容,静止在画框中一动不动。


走出阴暗的古宅,温暖的夜风温柔地吹拂在皮肤上,吹散了从里面带出来的腐烂气味,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


但当克拉克回过头,远远地看到天使雕像的头转了回来,它的断臂上停了四只小小的鸟,在黑暗里发出暗淡的光芒。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TBC.

评论

热度(72)

  1. 彼岸花开南山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