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阿格涅斯【一】

空水:

@JamesGreen詹绿 说好的桶我,然而其实是没有第一人称的第一人称视角,可以带入任何人任何性别
当迷妹真的很不容易啊


=============================


这是人生中最大的挑战。
一件事最难的就是开始,有的时候是不知道怎么开始,有的时候是准备工作过于繁琐,有的时候是起步的时候最艰难。
但是像这样完全无从下手而且对方毫无反应的情况简直是地狱级难度,想到这个甚至觉得还不如回去再学一门外语简单。
简单来说能吸引红头罩注意力的只有闹事的罪犯和毒品交易,或者还有帮派斗争,无论哪一个都有性命之忧,这实在是普通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毕竟生命最重要。而最小最小能吸引他注意力的事情,大概就是一群醉汉在酒吧斗殴的时候影响他喝酒了。
虽然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但是有时候也有天降之喜……或者说天降醉汉。如果那个醉汉只是好好打架而不是被别人扔出去落在红头罩旁边的话,可能今天晚上还比较平静——如果他旁边的位置没有人,没有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没有把他的一口都没喝过的啤酒也一起顺走的话。
这真是一个紧张刺激的夜晚,不是吗?毕竟这里是哥谭。
把打架滋事的混混们扔出去之后,红头罩再次回到了吧台前。做为把身上的醉鬼拎起来扔出去的感谢,给他又点了一杯啤酒,终于在今天的混乱结束后和那个看起来总是一脸不高兴的红头罩搭上了话。
“谢谢,那家伙大概有二百磅重,我差点被他压断气。”
“别太在意,现在是喝酒的好时候,就是遇到了点麻烦而已。”
好吧,可能这已经是最大的进展了。


第二次搭上话又是在很久之后。一个下雨天,一个徒步走在路上的红头罩,还有一把便利店几美元就能买到的透明廉价雨伞。
“嘿,要不要喝一杯再走?我请你。”
“不用了,我比较喜欢下雨天,我要好好享受。”
“你说你喜欢雨,但是你在下雨的时候打伞。”
他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低声接到:“你说你喜欢太阳,但是你在阳光明媚的时候躲在阴凉的地方。”
“你说你喜欢风,但是在刮风的时候你却关上窗户。”
“难得,现在很少有年轻人会看书了。”
“啊,大概是我的文学课成绩是A吧。”
“你请客?”
“我请,你随意喝。”
每个人都好奇“红头罩经常去酒吧但他到底怎么喝酒”,今天终于明了了。不过到底有几个人会神秘到在一个严严实实的头罩下面又戴一个面具的,这也算头一个。
“……不过,你到法定喝酒年龄了吗?”
“在哥谭,美国的司法系统有作用吗?”
说的也是,毕竟蝙蝠侠不就是个好例子吗?


红头罩的情商有点低……大概吧。
他经常会和很多人接触,酒吧或者别的地方,虽然遇到他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在酒吧。但他依然很神秘,敏锐的酒保们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或者是双性恋?也有可能是无性恋?这间酒吧里也不是没有过对他感兴趣的人,男人和女人都有,虽然最终他们都失败了,而红头罩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从某种意义上,他大概比蝙蝠侠还要神秘——至少你能看到他紧身衣下的体格怎么样,而红头罩一直都穿着他的机车夹克和一看就硬邦邦的防具。
“你不觉得你很受欢迎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的。”
“你背后那个姑娘快用视线把你的后背烧穿了。”
他回头看了看。
“哦,我记得,她是个好姑娘,上周还请我喝酒陪我聊天。”
……可能他真的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最劲爆的一次是他在一次交火中救下一个女孩,头罩都被打坏了。事后女孩搂住他就是一个热吻,而他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这样,快回家吧。”
后来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可真是为他的不开窍着急了好几天。


一个有神秘感的人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红头罩也是一样。尽管大家都知道他是个黑帮头子,但是这不妨碍他一个人行动,一个人喝酒——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带着小弟满街跑,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时间长了,坊间就开始流传“红头罩可以一打四十个忍者”的故事,仿佛在他们心里忍者就是最厉害的杀手了。
“不,其实这是真的。”他说。“我打过,没什么问题,比去反斗城挑玩具简单。”
所以现在更加对他刮目相看了。


不知道现在算不算朋友,但是的确说上话的次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像一对朋友。有时候他会讲几句自己的事情,肯定或者否定坊间传言。更多的时候是在评价酒好不好喝,还有谈谈平民区和贫民区的情况,毕竟那里是黑帮聚集地。
很奇怪吧?虽然他是黑帮头子,大家都知道,但是他杀的坏人全都死了,杀的好人全都没死,都好好活着呢。明明他是黑帮头子,还会救被抢劫的女孩,还会揍街上卖毒品给未成年人的毒贩。
“我有原则。”他信誓旦旦地说。“我不会把毒品卖给孩子。”
“你算半个好人?”
“不,很明显我坏人。”
“上周救的那个披萨店服务员呢?”
“那是顺手。”
多奇怪,他经营着毒品生意,却不卖给未成年人,他还会救人。


这越来越像朋友之间的谈话。有一次红头罩把一个酒吧闹事的男人们全部干翻在地后淡然地点了杯啤酒,然后对唯一一个站着的互相举杯示意。
“为今晚的夜色干杯。”
“我得为我还能站在这里庆祝一下。”
“你要是再多喝点,就真的站不住了。”
好吧,毕竟是唯一的那个幸运儿,就不跟他客气了。
“如果你可以把我送回去的话。”
“信我,这不安全,不过我可以帮你打车,并且告诉他你要是出事就崩了他的脑瓜。”
得给红头罩鼓掌,他简直是五好市民。


大风大雨的天气依然不能阻止红头罩外出,不过普通人还是要赶快回家的,尤其是当雨伞都被风吹得翻过来,伞骨还折了的时候。
“你就这么走回家吗!”
“不然呢!”
风声雨声太大了,只能用喊的。
“你等我踹完这个不听话的!”他踹了一脚地上的男人。“我说过多少次了!谁让你卖毒品给学生的!”
得承认,虽然他是个黑帮头子,但是这个时候他挺帅的。
“你住哪儿!”他喊。“上车!”
“我全身都湿透了!车座会湿的!”
“没关系!反正不是我的车!”

评论

热度(94)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