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阿格涅斯【三】

空水:

所以说……不知道这个代入感写的成不成功?
@JamesGreen詹绿


==========================


和红头罩当酒友已经有一年多了,在公司体检后开始注意身体健康多喝姜汁啤酒,他也一样,虽然他声称是为了他的事业要随时保持清醒才这样。
“你要是想的话可以自己喝,我自己喝姜汁啤酒就是了。”
“啰嗦什么,我可是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才行。”
——谁信哦。
“你酒后驾车又不是一回两回了。”
“那又怎样,我从现在开始保持清醒有什么不对吗?”
“好好,挺对的。”
其实习惯就好了,他有点别扭,不过人挺好的——除了他是个黑道头子。


有天挺意外的在公司外面看到他和蝙蝠侠在一起说话。按理说他应该被蝙蝠侠揍一顿然后扔到警察局,毕竟他是黑帮头子。
然而并没有,他们说了会儿话就分开了,谁也没有攻击对方,一个上了蝙蝠车,一个上了摩托车。
“我还以为你们要打起来。”
“偶尔会。”
“我的天,你居然没被他扔进警察局。”
“他才不会。”
得思考一下,蝙蝠侠不会抓他,是不是意味着他是个好黑帮头子?
不过说起来,黑帮有好人吗?


醉汉在酒吧撒酒疯简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打扰到红头罩喝酒的基本上都被扔出去了,偶尔有在酒吧斗殴的,老板会把其他人请到后门等着,然后从门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闹事的最后全被扔到了门外。
“既然你喜欢安静,不喜欢被打扰,干嘛还要在这个地方?”
“这里人多,消息多。”他说。“而且我喜欢。”
“酒鬼也多。”
“你不也喜欢来吗?”
“好吧,和你的理由一样。虽然的确挺吵的,但我喜欢这里。”
在很久没喝过酒后再喝,酒量下降是难免的,结果直接喝趴在吧台上被红头罩送回家,隔天被酒吧老板说酒量都这么弱了,几杯就倒,结果还是被红头罩抱出去的。
——你昨天喝太多了。
——的确,我现在还有点头痛。
——以后别喝那么多。
——为什么你没喝多但我喝多了啊?!
——因为我是红头罩。
这么骄傲的语气,果然是他,没喝醉的那种。
——你昨天喝多到我把你送回家后,你打电话过来对我鬼哭狼嚎了四十分钟。
——……我都说了什么?
——从你的老板到你邻居家的狗,什么都有。
以后再也不喝多了,真的。


看见蝙蝠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感觉已经有些习惯了。对于红头罩“是个好的黑帮老大”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尤其是在有一次他在喝到一半离场说要去找一趟老蝙蝠的时候,那感觉就好像在说“我老爹有事找我我得去一趟”一样。
“真的,他给我一种他是你爸的感觉。”
“我觉得你的感知系统出问题了。”
“并没有,我能感觉得到二号桌那个姑娘看上你了,我赌她今天晚上一定会过来找你搭讪。”
她果然来了。
“我真的对你没兴趣。”红头罩有些无奈,那女孩坚决不肯走,说会有人砍她也不走。“我不想喜欢任何人,也不喜欢任何人。”
终于把女孩劝退之后,他又点了一杯啤酒。
“你真的不考虑?”
“这是你第几次问我这个问题了。”
“唔……”
“别再问了。”他说。“我不想也会喜欢任何人,不过得补充一句除你之外。”
“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那你还要受宠若惊的让我送你回去吗?”
“我跟你讲,我早晚有一天要被爱慕你的男女们砍死。”
“有我在,他们不敢。”


没有什么比遇见哥谭的罪犯更可怕的了——不是小毛贼,而是那些罪犯,阿卡姆精神病院里的那些超级罪犯。不过幸运的是当红头罩同着蝙蝠侠和罗宾他们一起在酒吧门前殴打……呃,杀手鳄对吧?在他们一起殴打杀手鳄的时候,酒吧里的众位都很不怕死地挤在窗口边看边喝酒。
“红头罩为什么要打杀手鳄?”
“废话,他可是收这片地方保护费的,得罩这里。”
嗯,真的是很不错的理由,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你还好?
——还好,没死。
——哦,别这么说。
——那该怎么说?还好,我没事?
——嗯,这样好多了。
——有什么区别吗?
——有啊。你受伤了吧?
——小伤。
然后他发了一串乱码。
——该死的刚刚忘记锁屏了。
他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酒吧还会提供一项服务就是夜宵,有时候嗨到凌晨两点,红头罩出去干他的事业的时候,还醒着的人一般都会吃一顿夜宵——油腻的,味道十足的夜宵,在深夜满足胃的空虚和饥饿。
当然红头罩不会,他在夜里工作,基本上十二点之后他就离开酒吧了。偶尔有几次他不去,也是戴着头罩来探听消息的。
短信发得越来越频繁,没有去酒吧的日子也会发。内容已经不局限于什么时候去喝酒了,越来越多的是提及生活里的事情,提到上次看的书。红头罩很喜欢文学,看得出来,他遣词恰当,有时候还会冒出诗句。很奇怪是吗?然而和他相处这么久,反而也不觉得奇怪了。
——你知道芦苇可以吃吗?
——你吃过?
——根部可以吃,我的人生经历异常丰富。
——我只知道用它可以写字。
——嗯,可以用来造纸。
——也可以用来在沙子上写字。
——你打算写一首诗?
——写“阿格涅斯,我爱你”如何?
于是今天就聊到这里了。


红头罩今天嘲笑了罗宾的身高,问他为什么,他说那小鬼都十三岁了身高还不到一米五。
“你真的和他们很熟的样子。”
“真的,一般般而已。”
“你都知道他多大年纪,有多高。”
“你也知道我的。”
“我才不知道,你没告诉过我。”
“二十二,六英尺。”他说。“好了,你知道了。”
“……果然当初你没有到法定饮酒年龄啊!”
“说得好像你二十岁之前没有喝过酒一样。”
好吧,他说的对,的确喝过。
“不敢想象你这个年纪就已经当上大佬了。”
“罗宾十岁的时候就在街头揍得罪犯满地找牙了,你该给他鼓鼓掌。”
“不用了,我怕他揍我,我就给你鼓掌吧。”
“他才不会。”红头罩嗤笑一声。“他只会用嫌弃的眼神看你。”
“你这话就像你是他哥哥一样。”
“反正不是他爸。”
“你们一个两个都戴着头罩面具,我可看不到你们的眼神。”
“你想象一下就行了。”


那天看到了夜翼,他正和红头罩说话。讲道理要不是不会吹口哨,还真想吹一声赞美他的身材。
尤其是那个屁股,那个腰,那个腿——他全身都太好看了。
“你怎么这么高兴?”
“看到夜翼能不高兴吗?”
“看到那个傻鸟有什么好高兴的。”红头罩很不屑。“我要想的话天天都能看见,他可爱说话停都停不下来。”
“他身材可棒,声音也挺好听。”
“你很喜欢他?”
“嗯哼?”
“好的,我保证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他点了点头。“不过我赞同他身材很棒这一点,你要知道他的屁股还有一支粉丝团。”
“酷,我能加入吗?”
“你想都别想。”

评论

热度(96)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