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自深深处【一】

空水:

@JamesGreen詹绿 说好的,紧接着《阿格涅斯》之后的故事
依然是桶我,自行代入


========================


红头罩在戴着头罩的时候依然是红头罩,拿下头罩的时候他就是阿格涅斯。有一次酒吧在波士顿队红袜队拿下比赛胜利时狂欢了一整夜,直到凌晨四点大家都还在又唱又跳。他就是那时候进来的,换了衣服,没戴头罩,从一群喝多了的球迷中挤过来,努努下巴示意和他出去。
“你走路都走不稳。”
“今天波士顿队赢了……半价嘛……”
“你可别吐我车上,我刚洗的车套。”
谁管那个,躺进后座一闭眼就睡了,再一睁眼就已经是第二天了。昨晚吐没吐他车上不知道,不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再去酒吧。
——你去哪儿了?
——出差。
红头罩居然会出差?哥谭本地的黑帮已经被他征服了吗?
说实话,他不在的话,喝酒挺没意思的,没人可以聊天,剩下喝多了的不是在聊哪个妞正点胸大,就是在聊哪个小伙子火辣屁股翘,这个时候可真觉得看他在外头踹混混的屁股都特别有趣。
——你出差什么时候回来?
——你想我也没法提前回去。
——那你想我?
——我去忙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发来短信。
——你该戒酒了。


说是戒酒了,但是还是去酒吧,点姜汁啤酒喝。
红头罩两个月后才回来,第一件事就满哥谭转悠,从电话那头都能听到枪声和门牙被打断的惨叫声。
“你真的不会把人打死吗?”
“这种人打个半死就行了。”
“你出差那么久干嘛去了?”
“怎么,好奇吗?”
“不可能不好奇吧?”
“处理了些麻烦事,工作。”
“好吧。”
枪声不绝于耳,不过都这么久了,怎么的也习惯了。
“你不睡觉吗?”
“你这么说我的确有点困了。”
“睡觉去。”他说。“命令你去睡觉。”
“阿格涅斯。”
“睡觉。”
“哦。”


在私下里的交往越来越多,和他接触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还有几次一起吃了晚餐再去酒吧,他就在车里换上他的行头,连好看的腹肌和脊线都毫不避讳地露出来。
“你可真不见外。”
“和你还有见外?”
“你说这话容易遭到袭击我告诉你。”
“你来啊?打得过我吗?”
他把黑色的近身T恤拉下来,七分袖。他的手臂果然很性感。
“走吧。”他说。“你还有两个小时的夜生活,两个小时后我就送你回家。”


红头罩很少主动打电话过来,他更喜欢发短信。
“你想要点什么纪念品?”他问。“我在俄罗斯。”
由于想了半天不知道俄罗斯有什么,只好对他说:“那你下了飞机从超市买瓶进口伏特加吧。”
“你确定?”
“机场又不可能让你带一瓶酒回来。”
电话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笑了一声。
“后天在家等我。”他说。“我去找你。”
他很少打电话过来,打过来大多都伴随着惊喜。
“不要我去接你吗?”
“给我在家里等着。”
第三天他傍晚的时候他进门了,拎着一袋子食物和一瓶伏特加,然后把酒瓶子咚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不能一口气都喝完了。”他说。“我可没空照顾一个醉鬼。”
“你不是让我戒酒了吗?现在也喝不了多少。”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要不要看个什么电影?”
“你怎么突然有这个闲情逸致了?”
“因为我现在正在电影院前面揍人。”
“你不如告诉我现在有什么你想看的电影好了。”
“我看了,没什么我感兴趣的。”
“那你来定吧,老电影也行,记得回来的时候去租。”
“真的?”
“我相信你的品味。”
“那你快去睡觉。”他说。“早上我过去。”
他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洗了澡,头发还有点湿,恰好是起床的时候。
“看吗?”他晃了晃手里租来的光碟。“我先去做早餐。”
“罗马假日和五十度灰?”
“别想多了,上映那段时间我在出差,看不了。”
“嗯,我知道的。”
“……笑个屁。”
“只不过从来不知道你好喜欢这个。”
“这叫好奇心,你想多了。”
“不要解释了,我明白的,人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个小爱好。”
“不,你不明白。”
不过他在看完罗马假日前就睡着了。扛一个二百多磅的男人去床上真的不容易,于是干脆让他躺在沙发上睡下去,找个毯子盖在他身上,然后坐在旁边看着他。
这个星期六突然变得无所事事。阿格涅斯在沙发上睡着了,时间还是上午,他午餐时候估计是醒不过来了。
罗马假日快演完了,演完之前把光碟拿了出来。后来他醒来之后还嘟囔说没看到结局,明明以前看过了还在意看没看到结局。
“这不也挺好的,就当作没有结局的离别。”
“你这算自欺欺人。”
“比起这个,红头罩居然会喜欢经典的爱情片才奇怪吧?”
“如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这可真是个惊喜。”
“不客气。”他倒了杯茶喝,有些得意。“下次记得让我睡床上,你的沙发太短了。”


红头罩除了酒吧不喜欢去别的娱乐场所。上次提到要不要去夜店,他立刻就否决了。
“我还以为每个年轻人都喜欢去夜店。”
“我不是普通年轻人。”
“你有时候是,真的不去看看?”
“得了吧。”他说。“再说我也不会跳舞。”
“我教你?”
“那里太吵了,我也不想去,我难得挤出一天时间出来约会,我不想浪费在那里。”
所以最后没有去夜店,而是在墨西哥餐厅吃了晚餐后去了剧院,看了一场莎乐美。
“你真的不会突然有事或者被蝙蝠侠叫走?”
“不会。”他说。“我没带手机。”
从剧院出来后他又买了拿破仑冰激凌。有时候他的确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喜欢甜味和辣味的东西,有一次吃辣热狗的时候还把酱料滴在身上了,今天他把冰激凌滴在身上了。
“今天晚上你要怎么过?”
“我没事情,如果你累了我送你回去。”
“那今晚留下来吗?”
“确定?”
“床够大,而且你今晚不是没事吗?”
“我觉得你是蓄谋已久。”
“这不怪我,你这速度还不如十八世纪含蓄的年轻人,看着都着急。”
“你的肾上腺素又分泌过多了吧?”
“你都看出来了我就不做肯定了。”
他的心情很好,看得出来,他笑了一路。
“你有没有考虑过和红头罩在一起会很危险?”
“你都不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
“我当然会担心。”
“可是你现在简直开心坏了不是吗?”
于是他努力绷紧了嘴角,但是很快又笑起来。
“说实话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只要我心中有爱,那么,即使夏天在冰冷的草丛中安睡,冬天在温暖和密实的草堆里蔽身或躲在大房子的廊下,我也毫不在意。”
“认真的?王尔德?”
“对我来说,生活的外在的东西似乎一点也不重要。你不觉得这很应景吗?”
“行了,你赢了。”他把车载音响按开了。“亚麻色头发的少女,谢谢。”

评论

热度(92)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