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自深深处【二】

空水:

好久没写了【虽然也就几天?】 @JamesGreen詹绿


===========================


红头罩很少留下来过夜,除非哪天他的心情很好又没什么事。不过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第二天早上他便没着急走。
“我还以为你又早早的就走了。”
“怎么,着急赶我走?”
“并没有,第一次在七点钟之后看到你觉得惊讶而已。”
“那我可得说你的速溶咖啡可真够难喝的。”
“上班族哪里有时间买咖啡壶煮咖啡。”
“洗脸去。”他继续倚在窗边喝着咖啡看雨。“早餐在桌子上,吃完了我好洗盘子。”
“你今天打算什么时候走?”
“等雨停了再说吧。”


和他相处了这么久,有时候会看到蝙蝠侠都已经不新奇了,还有时候会看到夜翼或者红罗宾,他甚至还会抱怨罗宾的性格。有一天他在酒吧外面和红罗宾说话,屋里的男女们正在庆祝新赛季波士顿红袜队的首胜,过了会儿他们一起进来了,在旁边坐下,点了两杯啤酒。
“你好。”红罗宾说。“今天过的不错吧?”
不过他没有待很久,喝完酒红头罩就把他赶走了,然后坐了回来,点了一份姜汁啤酒塞过来。
“他非要来看看。”红头罩发着牢骚。“都跟他说了这样不安全。”
“有什么不安全的。”
“我们仇家太多,笨蛋。你就是个普通人,和我们距离太近很容易出事。”
“我知道,所以我们现在不还是就是每天过来喝酒的酒友。”
“你现在已经在危险的边界上了我告诉你,再近一点就会随时有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
“我不是说过我不怕嘛。”
他似乎很不高兴,半天没说话。
“我怕。”他说。“我怕你是普通人,你会成为我的弱点。”
他一口气喝光不知道是第几杯酒,拎起头罩戴上,结账走人。
“走了。”他说。“送你回家。”


他总是时不时的要去什么地方吃晚餐,每次说起来要去就一脸的不高兴。
“每次去总会吵架。”他说。“我都不想去,但是有个烦人的家伙总是要我去。”
“但你还是去了。”
“没办法,不然会被烦死。”
“嗯?就上次那个叫你回去吃家庭聚餐的,唔……特别帅的那个?我记得你叫他迪基?”
“别提了,他吵死了。”他抓了抓头发,从碗里抓了一把爆米花。“我要是不同意,他能大半夜的扒我家玻璃。”
“感情真好啊。”
“好个屁。”
“那他也知道你是红头罩吗?”
“……操,知道。”他有些懊恼。“但是不要问我他是谁,别太接近了,这太危险,我不应该让你知道的。”
“晚了,从你把面具拿下来的时候开始就来不及了。”
“那你现在给我忘掉。”
“才不。我不会跟谁说,也不会让谁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怕危险了,你也不要顾及太多。”
他沉默了会儿,拿过遥控器把音量调大,电影里的拍打声大了起来。在五十度灰之后,他又租来了风流老板俏秘书,每次都是一起坐在沙发上吃着奶油爆米花看,还看的十分认真。
“你有害怕的东西吗?”他问。“比如虫子,蜘蛛,蝙蝠,或者我的敌人。”
“只要是人都很难没有吧?”
“啊哈,我没有。”他得意地说。“所以说你是普通人。”
“的确,不是普通人的也不会看着风流老板俏秘书一边吃爆米花一边聊天。”
“你害怕什么?”他转过头,把爆米花碗拿到一边。
“不告诉你。”
“那你喜欢什么?”
“……阿格涅斯。”
第五年,这是和他的第一个吻,很轻很轻,和电视里的拍打呻吟声十分不协调。
“你怎么这么小心翼翼的?”
“我看到你就觉得你是我的弱点。”
“你看你不也害怕了吗?所以你还是个普通人。”
“……你真狡诈。”
“我还没说,你的那个‘家庭聚餐’已经暴露了你其他的弱点了。”
“瞎说。”
“你要不想去根本就不会去,而且不也有两次你没有提前走吗?”
“……操。”他捂住脸。“我他妈不应该以红头罩的身份认识你的。”
“怎么了?”
“我不能带你回去……不对,我不能带你去那地方,你会知道太多不应该知道的东西。”
“你看你还是说的‘回去’嘛。”
“好了闭嘴,不然我就强制让你闭嘴。”


要说有什么是比掐着点打卡上班更让人紧张的,那应该就是晚上加班后出门就撞见蝙蝠侠了,而且他身材高大魁梧,一身强健有力的肌肉,还一脸的不高兴,嘴角耷拉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揍人一样。
“呃……嗨?蝙蝠侠?”
他什么都没说,扭头就飞走了。过了一会儿红头罩来了,对他说刚刚近距离看到了蝙蝠侠,他一拍方向盘就飙起了车。
“不不不——你等等!这太快了!开慢点!”
“你赶快给我回家。”他说。“妈的我得去找那老头说道说道。”
“老头?”
“别问那么多。”他把车停下。“快回去。”
这简直是欲盖弥彰的显示出他和蝙蝠侠不是单纯的合作关系了,那他们是什么关系?他那语气就跟“老爸你又管我私事”一样,一到谈论“回去”就像个离家出走的高中生。
哦,管他呢,说不定他真的是蝙蝠侠的儿子呢。


冬季的时候他总是穿得很厚,明明戴上头罩的时候还是穿得那么多,摘下头罩后就哆哆嗦嗦地冲进浴室泡热水澡,然后冲进被窝里蜷成一团。
“你至于吗?我开了加热器的。”
“我怕冷不行吗?”他就露出鼻子和眼睛,整个人都藏在被子里。“赶紧进来,我快冻死了。”
“冷就多穿点啊,而且你都在被子里了怎么可能冻死啊。”
“少废话赶紧进来。我现在又冷又困需要个热源,赶紧过来睡觉。”
“你才是那个大半夜把我吵醒了又霸占了我温暖的被窝的人,阿格涅斯。”
“你这里比较近我才过来的,你这是在赶我走了?”
“你给我躺着吧。往那边挪挪,让我进去。”


红头罩是没有约会的——如果在酒吧喝酒也算约会的话。和阿格涅斯约会大概只有三个地方:超市,书店,剧院或者电影院。他家里有多少书不清楚,不过自从他是不是过来过夜或者住上一天,书架就慢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书架已经不够用了,被你的书彻底塞满了。”
“那周末我再去挑一款新的。”
“你这话说的好自然哦?”
当然,还是购置了新书架。阿格涅斯留下的书越多,意味着他留下来的时间越多。


“我要出差,你照顾好自己。”
“又出差,多久回来?”
“不知道,可能几周,也可能几个月。”
“好吧,那你——”
“不许喝酒,不许彻夜不归。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纪念品。”
“为什么不许喝酒啊?!”
“这是为你好,免得我不在你又喝多。好了我走了,我会监视你的。”
这话说的,好像在这里藏了摄像头一样。
……嗯?摄像头?
然而并没有找到摄像头。红头罩三周之后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酒吧问“这个家伙到底喝没喝酒”,得到答复后满意的回去了,路上还说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听话。
“你说不让我喝,我不喝就是了。”
“喝酒太多不利于健康。”
“一个动辄酒后驾驶的人居然会这么说。”
“这不算什么,我还能和二十个持枪歹徒打一架你信不信。”
“少来了,我的纪念品呢?”
“回去给你。”
“……这感觉不大对,你到底搞了什么奇怪的玩意儿回来?”
“你想多了。”他说。“盆栽而已。我给它取名叫杰森,你要好好对待它。”
这就是为什么家里会多了盆羊齿蕨的原因。问他为什么不搞盆花来而是搞了盆植物,他的理由是管一盆花叫杰森也太奇怪了。
“不能吃。”他说。“记得,有毒。”
“我为什么要吃那个?”
“怕你馋了。”
“……就冲你这句话晚上夜宵你请。”
“我请就我请。”他哼哼着。“想吃啥,快说,不然到家了。”


那个叫迪基的人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并试图把他拉回去吃饭,一口一个小翅膀,他立刻把人推走单独谈话,过了会儿才回来。
“他可真帅啊。”
“你他妈把头转回来,不许看。”
“吃醋了?”
“我告诉你他是个男女通吃的杀手,有二百多个女朋友,还有五十多个男朋友。”
“……谁信啊!”
“反正告诉你了,离他远点。”
“他管你叫小翅膀?”
“你不许叫!”他脸都红了。“迪基一个人叫就够了!你不许叫。”
“好好好,不叫。那你还回去吃饭吗?”
他撇撇嘴不说话,不过第二天还是去了,并且没有中场离席,还打电话说要过夜。
“过夜?”
“家里有几个讨厌的兄弟们。”
“那好好和家人相处啊。”
“我也不想——”
“嘿!小翅膀!”
“我先挂了!”他说。“我先把这个——我操迪基还我电话!”

评论

热度(69)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3. 渎神的詹绿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