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自深深处【四】【完结】

空水:

写的乱七八糟_(:з)∠)_ @JamesGreen詹绿
我们下次再见


=====================


最近觉得这间公寓一定是被诅咒了。第二个月的时候又闹起了蟑螂,打电话给除虫公司后他们又发现了老鼠洞。
“你搬走吧。”他从后面看着账单,憋不住直笑。“你信不信再这样下去会越来越麻烦。”
“虽然你抱着我挺热的,但是你这么说我觉得身心都拔凉。”
“信我的,就这个走向我觉得下一步就不只是老鼠蟑螂了。”
“哈,我不信。”
然而你永远无法想象过不了多久就要发生什么大事。当你亲爱的能罩你的红头罩在忙于夜间工作而你自己在家熟睡的时候,一具尸体从窗户外面飞进来,这时候你是怎样的感受那可真的没法说。本来睡得好好的不得不抓起手机报警并通知红头罩说家里飞进一具尸体,然后赶紧找出衣服穿上,并且试图向警察证明这个人真他娘的不是自己杀的,然后跟着去警察局做笔录。
“你看我跟你说过了,你就是不信我的。”他摘了头罩换了衣服来了警局。“我接你去我那里,你家里是没法住了。”
“问题是我搬到哪儿,我还没找好别的公寓。”
“你还想住哪儿?”他反而感到奇怪。“我给你收拾一间安全屋不就好了。我还不收你水电费,多划算。”
“万一你那里暴露了怎么办啊?”
“给你住我就搬出去,那里就不是我的安全屋了。”他说。“当然,我不会真的不过去住的。”
“那你打算给我哪间?”
“之前我们住的那间你觉得怎么样?”
“……感觉你好随便。”
“那是我最隐蔽的一间。”他撇撇嘴。“你要住进来,我肯定要给你最安全的那间。”


虽然搬去了他的安全屋,他说要搬走,但是还是会时不时过来过夜。书架和羊齿蕨都搬了过来,他还打扫了房间,从门厅到洗手间都一尘不染。
“会打扫,会做饭,你可真是居家型男人。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居然没见过有一个人追求你。”
“你怎么知道没有,也许白天就有。”
“那现在呢?”
“你觉得呢?”他把盛着热巧克力的杯子递过来。“你猜猜有没有。”
“不猜。”
“那万一有呢?”
“就算有我也打不过你。”
“转过来。”
“干嘛?”
又是一个吻,带着热巧克力味的。
“没有,笨蛋。”
“你他妈才笨呢。”
“我就当没听见。”他把杯子里的热巧克力喝掉,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我要做些无聊的事情,你要干什么?”
“那你不如去床上看,指不定过会儿我就被你无聊睡着了。”


有时候来过夜的时候,阿格涅斯会在睡前谈起人生。他闭口不提过去,大概是过的不怎么好,更多的是谈论现在,偶尔谈论未来。
“你觉得未来会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他说。“我不安全,和我在一起你太危险。”
“我不怕危险,怎么,你还想过上两年就和我说拜拜了?”
“我没这个意思,傻瓜。我是说如果要我在你和事业中选一个的话,我不可能放弃事业。”
“你的黑帮事业果然没这么简单。”
“我一辈子都要浪费在上面,而且我跟你说过我不是好人,我杀过人。而且——”他顿了顿,翻个身把脸埋进来。“你知道我这种天天打来打去的做派,如果有一天你对我而言会从弱点变成累赘,我真的会放弃你。”
“你当真的?”
“真的。我不能放弃我这辈子的事业——”
“你才多大,就一辈子的事业。”
“反正我会一直干下去,直到干不动为止。我不可能放弃,也不想真的让你卷进来。如果有必要,我会放弃你,如果没得选,我只能……”
“……你搞得我害怕了,你是说我这是要死吗?”
“差不多吧。”
“那你别亲我。走开,你谁啊你,干嘛亲我。”
“我又不是说现在。”
“那你说这些。”
“我就是想告诉你,向你坦诚一点。”
“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该干的事都干了才想起来告诉我让我知难而退?”
“我还以为你会因为我说会因为事业放弃你而生气。”
“你希望我提前生气也没用,我到时候还是得生气。”
“你放心,我还是会罩你的。就算……嗯,到时候也会罩你全家,我说到做到。”
“那还是有劳红头罩罩我和杰森一辈子了,谢谢啊。”
“你他妈是打算和盆栽过一辈子吗你?”
“不然呢?到时候你没把我奉献给你的终生事业的话我还得谢谢你让我和羊齿蕨能相依为命。”
“……我觉得你今天可能撞到头了。”
“你才撞到头了。”
“你还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那你倒是说你什么时候干不动。”
他不说话了。
“你说啊?”
“……我不知道。”他说。“如果我幸运没死的话,可能五十多?”
“才五十多,说得好像你五十岁就要死了一样。”
“……你想干嘛?”
“等你退休的时候再说,你要爱谁就爱谁我不拦你。”
“难说,可能不爱。”
“少来了。”
“万一呢?”
“怎么,还需要我亲自把你请回来?”
他哈哈大笑起来。这么久还从没有一次他笑的这么开心过——或者说,笑到岔气。
“笑什么,那我要是死了你是不是也得笑成这样。”
“不会,我只会把羊齿蕨接回来。”他终于不笑了。“然后改成你的名字。”
“然后有老婆,再生个孩子。”
“你想多了。”他又笑了起来。“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
“……你他妈唬我!”
“我没有,和我在一起就是这么危险。”
“还他妈没有,你刚刚还说可能让我死——”
“好了好了,我错了,别生气——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说,干什么都行。”


去酒吧的次数渐渐变少了,或者说因为私下里和阿格涅斯的接触更多了,所以没必要和以前那样天天去酒吧才能碰到他。
——下了班在家等我。
——干嘛?今天很闲?
——我心血来潮想给你做饭而已。
不得不说这些年的确有变化。一开始连和他搭话都得有机会,从第一句话到后来和他说上第二句话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后来慢慢的变成一起喝酒的朋友,他拿下了面具,再到后来的约会和接吻,时不时的共同过夜。从一开始到现在过了多久?时间太长有些记不清具体的时间了,不过肯定已经过了很久。
“你今天可买了真多东西。”
“别愣着,拿进去。”
“所以说你一个人拿不下干嘛要买那么多。”
“你管呢,我今天用得到。”他说。“你先去洗澡,晚点时候吃饭。”
“你知道我都是睡前才洗。”
“你现在给我去洗。”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
等洗了澡吹干头发出来,他把灯都关了,晚餐一本正经的摆在桌子上,还点了蜡烛,这么长时间他第一次这么有情调。
“你这是做什么?”
“六周年纪念。”他说。“你还记得你身上摔了个醉汉那天吗?”
“……真让我意外,你居然还记得,我都不记得那天了。”
“嗯哼。”他很自豪的样子。“我记性比你好多了。”
“那我是不是得奖励你什么。”
“晚点再说吧。”他拉开椅子。“我做了大餐,你先吃饱了,我们再讨论晚上做什么。”


第六年了,不知道这是什么状态,他几乎有一半的时间住在这里,却还不算同居。
“所以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你不是叫我阿格涅斯吗?”
“我怕叫习惯了到时候改不了口。”
“你还能怎么叫,在床上叫吗?”
“你个年轻人能不能有点正经思想。”
“你好歹从床上下去把衣服穿上再说正经这回事。”
“周末我才不要起床,我要赖床,你拦不住我。”
然后他的手机响了。
“我去接电话。”
“你去接电话我也不会起来的。”
他拿着手机又回到床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怕冷,他才是最不想离开被窝的那个人。
“干嘛,迪基。”他有些不耐烦地接了电话。“我在睡觉。”
“你不是早就醒了吗?”
“你别说话——干嘛,你打听这个干嘛?”
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听不到,不过他沉默地听着对方说话,时不时看过来,最后轻轻点了点头。
“我考虑考虑。”他说。“你别指望我会直接同意。”
“怎么了?”
“那个让人讨厌的聚餐。”他挂了电话,哼了一声。“迪基让我带你去。”
“我可以去吗?!”
“我提醒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我们可能会吵起来。还有不管你想到了什么都最好让它烂在肚子里或者直接忘掉,对你和我们都好。”
“好好,没问题。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去?”
一周后,星期五,他开车去了韦恩庄园,最后一段路程的气氛十分沉默而沉重。
“……所以说,你到底和布鲁斯·韦恩是什么关系?你的‘回来’可真是吓到我了。”
“一定要说的话,我曾经是他的养子,没几个人知道的那种。”
太劲爆了,他这身世可是一点都不平凡。
“你别想太多了,我一个人单干,和他们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要是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才不会回来。”
“拜托,我真的——”
“杰森少爷,您可终于来了。”
“……嗨,阿尔弗雷德。”他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就软下去了。“算了,你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吧。”
“杰森?那不是——”
“噢,天啊,现在不要提这个。”
“……你送我一盆羊齿蕨,然后给它起你自己的名字?”
“好了,你不要说了。”
“真令人惊讶,杰森少爷,您居然用自己的名字为一盆植物命名。”
“……放过我吧,阿尔弗雷德。”
“那现在你总能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阿格涅斯?杰森?”
“……杰森。”他嘟囔着说。“杰森·彼得·陶德。”
“挺可爱的中间名啊。”
“操你的别说我可爱!”
韦恩家的男孩子加上他总共有四个,包括那个特别帅的迪基——迪克·格雷森,布鲁斯·韦恩的养子,这名字以前在报纸上还挺常见到。他们之间连昵称都有,关系一看就知道很好。
布鲁斯·韦恩坐在长桌的另一头,一点都不像报纸上那样,他看着杰森一脸严肃,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绷得很紧,就算迪克在那里一直活跃气氛依然掩盖不住这样的剑拔弩张。
“你放轻松点。”
“放松不了。”
“你太紧张了。”
“他也一样。”
“我觉得你接下来一定会掀桌子走人,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他就这么一直坐了下去,直到甜点上了,布鲁斯·韦恩才开口说话。
“最近怎么样?”
“凑合。”
“你总不愿回家。”
“那是因为我和这里不对付。”
“杰森。”
“我还不想回来,布鲁斯。”他低声说。“暂时。我不想和你吵架。”
当晚他就开车走了。布鲁斯·韦恩看他的眼神真的就好像一个父亲一样,怎么看他都像一个离家出走的青少年一样。
“你想回去吗?”
“认真的说,想又不想。”
“为什么?”
“我和普通人不一样,我杀过人。”他说。“但是我的确在那里有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可是你总会回去吧?”
“我需要时间。”他说。“可能是大量的时间。”
“也说不定你突然哪天就想回家了。”
“可能,那样的话你记得带上你的羊齿蕨。”他说。“还有,它得改名字了。”
“杰森不是挺好的?”
“操你的,那是我的名字。”
“你自己起的。”
“所以我才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你真是出人意料的害羞啊杰森。”
“闭嘴,我才不害羞。”
他没有开车回家,而是开到了一个偏僻的仓库区,然后停了车上楼,打开灯,是一个精心布置的住所,面积也不算小。
“这是我家。”他说。“还算可以,这地方很安全,周围也安静。”
“……幸亏明天不上班,不然这么远通勤可真不容易。”
“你要不要搬来住?”
“哈?”
“我会负责送你上班,不用担心迟到。”他一本正经地说。“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你认真的?”
“我不开玩笑。”他很严肃。“你连老头子都见过了,我得时刻看着你才行。”
“你还怕你爸过来揍我一顿是怎么的。”
“别扯那些。”他说。“最后问一次,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我又没说不。”
“好了,睡觉。”他当场脱起了衣服。“明天给你搬家,搬到这边来,我们一起住。”

评论

热度(86)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