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月光【二】

空水:

桶我这种东西吧……写着写着,就崩了…… @JamesGreen詹绿


==========================


很多主妇抱怨去超市选购并不是多轻松的事情,从促销信息到折价券,从生产日期保质期到配件成分,什么都要关注。大部分时候总是看到一个主妇在前面挑挑选选,丈夫在后面推着购物车跟着头头走,唯一的作用就是推车子出去付账——要知道大部分男人买啤酒的时候根本不会关注它们的生产日期。
“你要哪个?”
“我觉得猪肉的更好吃吧……?”
“好。”
如果有个人一起商量的话那么购物会变成一件轻松快乐的事情——尤其是两个人都会挑选,而且对方比你懂的还多的时候。
杰森就属于这种人。
“你拿黄油了吗?”
“拿了,无盐的。”
“那个,酒——”
“你不是戒酒了吗?”
哦,对哦。但是看到还是好想喝啊。想一想刚和他认识的时候,酒吧,啤酒,狂欢夜总是喝多被他拉回去——酒吧是和他认识的地方,但是现在他都不让喝酒啦!
“……姜汁啤酒可以。”
“真的一点酒精都不让我碰啊?!”
“哪有,医用酒精和红酒酱还是可以的。”他笑的像个坏蛋。“给你十秒钟,不然你就喝牛奶吧。”
“我都开始怀念和你刚认识的时候了。”
“你还觉得那时候经常喝多的日子很健康吗?”
“有一半都是喝不过你才喝多的好吗?”
“所以我现在已经不带你出去喝酒了。”他推着购物车来到收银台,把会员卡递过去。“你这段时间戒酒了不也没什么吗?”
“我又没上瘾。”
“喝太多对你身体不好。”
“那你是不是得更注意下啊?”
“我有在注意。”他把购物袋拎起来放到车上。“一晚上也就一杯。”
“真的?”
“我骗你干嘛?说的好像骗你就有得操一样。”
“……你少来!这次谁操谁还不一定呢!”


不知道你们每年都去哪里休假。弗罗里达?德克萨斯?或者拉斯维加斯?
今年是杰森第一次同意一起去度假,为此还特地让他挑选度假地点,结果他在英国待了一周,并且每天都准时去旁听牛津大学的英国文学和莎士比亚戏剧课。
“虽然我的文学课成绩也是A但是还远不如你。”
“没关系,我很自豪。”他很放松,很久没看到他全天都这么放松了。“这段时间你做了什么?”
“看看旅游地图然后发发推特——我还能干什么?一个人到处溜达也没意思。”
“哦,你这么一说我得发一条。”
“发条什么?”
“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呢?”他飞快地打字。“找家米其林餐厅怎么样?”
“不要,找点特色的本地餐厅吧。”
这就是为什么当天晚上他会盯着倒栽烤鸡沉默的原因。他看着烤鸡倒着插在架子上,鸡爪都还在,双腿交叉,屁股里还塞了个西兰花。
“这到底是有什么用意?!这只鸡太惨了!”
“你点的。”他看着菜单。“‘倒栽代表这只鸡悲惨的命运,西兰花代表它受的苦难,交叉的双腿代表它不屈的抗争精神’。”
“可是它还是被烤了。”
“……你还想吃吗?”
“突然也不是那么饿了……”
“你还是吃吧,别到了晚上又饿,我还得给你出去买炸鱼和薯条。”
“说得好像我们会睡的很早一样。”
“也对。”他动手开始切鸡肉。“别考虑它象征着什么了,吃吧。你晚上要是饿了我也不会给你买夜宵的。”
“你真残忍。”
“明天还有安排呢,再说凌晨两点你还想要什么夜生活。”他把鸡肉叉进盘子。“你要真饿了,就吃点别的凑合一下吧。”
“你这样算性骚扰你知道吗?”
“睡都睡过了你跟我说性骚扰?再说了我也没说是什么,就是让你夜宵吃点‘别的’而已。这是关心,而不是你以为的情色的戏谑。”
他说的好有道理,竟无言以对。
“你真应该当个诗人。”
“你怎么会这么觉得的?”
“你真应该听听你刚刚的话,平时你在外面可不是这样。”
“你知道我在里面是什么样就行了。”


第七年,这天他心情很好的买了蛋糕回来,问他为什么买蛋糕,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
“你从来没告诉过我。”
“往年都没空。”他说得很平淡。“我小时候也不怎么期待过生日,后来过生日都是那群兄弟在胡闹,再往后就一直没空。”
“今年有空?”
“空一整天。”他把蜡烛插上去。“你不许偷偷告诉迪基,就我们两个,他们要是来了绝对就是灾难——”
“小翅膀!生日快乐!”
“滚出去!”
“……我真的没有叫他们来。”
韦恩家全家都来了,包括狗,导致餐桌不够用,不得不坐在沙发上。达米安说那条大丹犬叫提图斯,并十分遗憾地说潘尼沃斯不喜欢去新的地方,所以只能待在家里。
“小翅膀许个愿吧!”
“有什么好许的,祝达米安长得顶破天花板?”
“你可以许愿恋爱顺利啊。”
“哼哼,我现在顺利的不得了。”他吹熄了蜡烛。“祝你早起成家,迪基鸟。”
迪克露出一副伤心的样子。杰森说过他至今没有交往对象,不过他那么有魅力,这真是太奇怪了。
“迪克,杰森说你有二百个女朋友和五十个男朋友,你怎么还——”
“杰森!”
“你记清楚点别的不好吗!”
什么?原来没有啊,真可惜,还以为是真的呢。
布鲁斯似乎已经对他们几兄弟之间的打闹习惯了,他甚至什么都没做,就是在那里把蛋糕上的蜡烛拔下来。
“……他最近过得好吗?”他突然发问了。“杰森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如果他记得在家里穿上拖鞋再走路就更好了。”
“其他方面呢?”
“我们前段时间去英国度假了,他还跑去旁听了牛津大学的课,去旧书店买了书,还去了威斯敏斯特教堂。”
“他很快乐?”
“除了真正看到那块墓碑的时候庄严肃穆了一阵子。我这里有他的照片发给你,你别告诉他我偷偷给你了。”
“……我要这张。”
“难得吧他居然没皱眉头还笑的那么开心。”
“你都发给我好了。”
生日晚会庆祝到深夜才结束,他一边收拾蛋糕碟子一边哼哼歌,看来心情实在是太好了。
“你高兴坏了。”
“我生气坏了。”他说。“是把我的照片偷偷给老头子了。”
“这件事这么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什么都知道。”他凑了过来。“你觉得你的事情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说不定还真有。”
“比如?”
“我现在在想什么呢?”
“我还想要什么?”
“……我讨厌你。”
“等到我洗了盘子再说。”他轻轻吻上来。“反正今天我说了算。”
“你过生日当然你说了算。”
“所以我要操你。”
“……操。”

评论

热度(64)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3. 渎神的詹绿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然而我卡在那只烤鸡上笑的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