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奇异博士/纽特】关于神奇动物丢失事件的处理报告3

凛冬长眠:

上一章


======


TAT怪不得以前没搜到鲨鲨和一美跳舞的视频,原来是不小心把和他们一起上节目的狼叔认成了妮妮……


======


久违的阳光透过窗棱。


Stephen靠坐在皮质围椅上,懒洋洋地舒展着身体,晒太阳。


真是美好的一天,他感叹道,不用和魔王谈条件,不用陪着熊孩子们找爸爸,不用去调解某知名超级英雄组合的队(fu)友(qi)矛盾,也不用去修复各种乱七八糟时空裂缝。


他舒服地抖抖头发,露出水獭一样的笑容。他始终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热衷于搞事呢。


他撑着脑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就在即将沉入梦乡之际,突然想起一件事。


今天还没有去探望他的病人呢。




此时的newt在做梦。


他梦见嗅嗅在一个奇怪的房间里跳草裙舞,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见到newt,嗅嗅惊得立刻停止了舞蹈,先捂住眼睛,从指缝中观察newt的表情,发现newt不像它想得那么愤怒之后,迅速的捂住肚子,躺在地上,闭起眼睛,装死。


newt弯下腰,严厉地注视着嗅嗅。


嗅嗅感觉到有些不对,抬了一下眼皮,又迅速地合上,四肢摊开,努力扮演一个死人。


newt好气又好笑——嗅嗅准是又偷什么东西了——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坏孩子。


他拎起嗅嗅的脚,挠它的肚皮。


嗅嗅笑出了眼泪,金币哗啦啦地往下掉。他拼命划拉着爪子,不停地叫唤着,妄想抓住一些掉下来的金币。


然而事情变得有些不对劲。


金币落完之后,一泼苦药兜头浇下来,淋了newt一脸。


newt:“……”


而那药水的苦味——天哪,太可怕了,这足够让一个睡着的人快速的清醒过来。


newt看见嗅嗅变成水獭,再变成一个男人的脸——哦,就是经常给他端药的那个男人——Stephen strange。


迷糊的newt迅速撑着床坐起来,惊恐道:“doctor strange,我的病已经好了!”




pict叉着腰,站在newt的床上,瞪着端药的Stephen strange,一脸警惕。


没良心的小朋友——Stephen翻了个白眼,小家伙,我是在给你亲爱的newt治病呢。


只是治病吗?


好吧,我们Stephen·只做高端外科手术的·strange的目的显然没那么单纯。


前几天,加德满都来了一批Stephen没怎么使用过的药材,他迫切地想知道具体的药效,就用在了newt的身上。


别误会——doctor strange才不是那些充满冒险精神的庸医——他知道药物的搭配,也知道如何使用会达到最好的效果。


至于为什么要那么做——


答案藏在他隐秘的内心深处——他只想多照顾那个男孩一会儿。


阳光洒在newt的脸上,让newt苍白的脸看起来既红润又有光泽。


他看起来既坚韧,又柔软。


newt以为Stephen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是为了给他喂药,倔强道:“我的病已经好了。”


Stephen不容置疑道:“好了吗?我来看看。”


他想向前一步,却发现裤脚被谁扯住了——Stephen低头,发现pict拽着他的裤子,恶狠狠地瞪着他,不让他前进一步。


Stephen无奈道:“pict,放开我,我只想确定newt的病好了没有。”他发下pict减轻了力度,继续诱惑道,“无论如何,你也要让我先把药放下啊。”


pict将信将疑地放开了他,又挥了挥小拳头,防止Stephen趁他不注意,又欺负newt。


Stephen把药碗放在床头,摸了摸鼻子,前几天pict还把他当做可靠的人,刚过了几天,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他侧着身子看着newt,余光瞥见刚才还义正言辞的pict,这时悄摸摸地盯着他的斗篷。


好吧——小孩子就是好哄。


Stephen蹲下来,pict趾高气扬地跳上他的手掌,尖叫着从斗篷上滑下来。


pict幸福地搂着斗篷,在上面大大地亲了一口。


Stephen感觉斗篷抖了抖。


自求多福吧。Stephen嫌弃地拍拍斗篷。


newt身上穿着一件有些短的衬衫,一截胳膊露在外面。


Stephen的手覆上newt的额头,微凉的温度让newt小小地瑟缩了一下。


从这个角度,Stephen能清楚地看到newt脸上的雀斑。


他很想让这个瞬间持续下去。


“医生,你确定我的病好了吗?”newt没好气地问道。


“呃……”私心被戳破,Stephen有些尴尬,“你的病好了,药就先停吧。”


doctor strange做出了并不准确的诊断,几乎从门口落荒而逃。




Stephen strange离开之后,newt又缩回了被窝里。


pict担心地拱了拱他,见newt还是没精打采的样子,又钻回被窝挠他的痒痒肉,逗得他咯咯笑出来。


newt笑着说:“我没事,我病已经好啦。”


好吧,他的病已经好了,只是更加担心孩子们了。


——希望你们不要被别人伤害,也不要伤害别人。


他郁闷地翻身,趴在柔软的床上——


还有——嗅嗅——即使你偷了皇冠,我也保证不打死你。




另一边,Thor和Loki回到了asgard。


Thor还在絮絮叨叨地感慨着“如何想念asgard的空气”“父王回来之后一切是否顺利”这些话题,而Loki抢先一步发现了那个皮箱。


准是哪个愚蠢的人类不小心留下的东西——Loki不屑地想着——我才不想看你们的小箱子有什么愚蠢的小秘密——


我只是想打开看看。


Loki打开箱子,在那一瞬间,几个黑影从箱子中窜出,他条件反射地关上了箱子。


他感到手上一阵刺痛——大概是被什么蛰了,他恼怒地想着。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双腿不受控制地漂浮起来。


Loki发出一声惊呼。


Thor回过神来,看见Loki浮在空气中。


Thor天真地问:“弟弟,你干嘛要飞起来?”


Loki:“……”


这、些、愚、蠢、的、生、物!


Loki咬牙切齿地想着。


手足无措地两人并没有发现,他们身上的饰品正在一点一点地减少。



评论

热度(93)

  1. 彼岸花开凛冬长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