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batfamily】If(下)

布谷虫:

  上一章




   @JOKER 的点梗


  想分给每只小鸟同等的戏份……但是好像失败了……


  争取在将来写batfam时做到这一点吧……


  大家情人节快乐~然而这篇文却是无cp向的hhhhhhh【孤独的狗情人节也要认真码字


  为了严格遵守上中下三篇完结,果然爆字数了。




  ***




  耳鸣未消,四肢百骸却先一步找回知觉,身子上压着温热的肉体,黏腻的液体从他的脖颈处流过,源头并不是自己。


  他的听力逐渐聚拢、恢复,听见耳语般的低喃,在他的耳旁一遍遍重复着——


  “跑……迪克……去找、迪克……跑……”


  有人走过来,从他身上踢开了那个重物,这时,他的视野才清晰起来。


  “小小的、小小的、小小蝙蝠。”金绿色的眼中空无一物,瞳孔紧缩,没有一副人的模样,“我喜欢你的蝙蝠外套,你也喜欢蝙蝠吗?”


  小丑的手向布鲁斯的头伸过去,近在咫尺的距离,他的动作被打断了。上一秒还倒在一旁的杰森突然朝小丑扑了过去,两个人撕扯片刻——几乎是小丑单方面的厮打——双双掉进水里。


  小丑诡异地笑着,身体渐渐下沉,忽然,一道黑影蹿过,倏地将他的身体叼走,留下一道荡开的血线。


  杰森无力地下沉,有东西朝他游了过来,聚集最后一份力气,杰森朝那方向出拳,力度被水缓冲了一半,近乎是微弱地碰到了另一个人的掌心。


  罗宾捉住失去意识的杰森,全然放松的身体反而更易在水中牵拉,没费多少力便将他推上了岸。阿尔弗雷德则随后探出水面。


  被推下高台时,达米安临时作秀,把刚买到的加厚加大版的黑熊、爪哇犀、鸭嘴兽和暴王龙印泥统统拆开,将核心攥在手里,等牛鲨靠近了,再握紧五指,挥动双臂让颜料分散开。被阻碍视线的牛鲨分不清敌我,失去了攻击性。


  方才的混乱中,达米安在爆炸前几秒浮上水面,看见杰森正朝布鲁斯和管家的方向赶来,便将离他更近的阿尔弗雷德拖下了水,避开了爆炸。时间原本足够杰森带上布鲁斯一起跳进水中,谁知他像丧失了所有理智一般,抱起布鲁斯,没跑几步便停了下来,硬生生抗下了自后而来的冲击。






  夜翼从天而降,翱翔的蓝翼一刻不停地腾飞,几步便跳到了杰森身边。


  “他……他为了救我……对不起。”布鲁斯跪在杰森身边,抬头对迪克说。他拿着一块白布,压在杰森的大腿上,阿尔弗雷德在另一边临时处理其他的伤口。


  他的眼睛里分明写着惊慌无措,声音和动作却展露着夜翼所熟知的冷静。


  “不,收回你的道歉。他会没事的,你们都会没事的,好吗?算上我的份,照顾好他和你自己,我很快叫人过来。”


  布鲁斯点了点头。


  迪克上前粗略地检查了一下杰森的伤势,犯罪分子和场外抵达警员的对峙容不得他停留过久,于是他片刻不停地冲向了集火区。






  夜翼很快打出一条通路。在蝙蝠女和罗宾的掩护下,医疗人员冲进场内。杰森没过多久便被抬走了。


  毋庸置疑地,胜利的号角顺利吹响。二十几个持枪者被制服,关押进警车,重伤人员被抬上急救车,红蓝相交的光随着刺耳的鸣叫远去了。






  “背部大面积深度烧伤,轻微脑震荡,腿部肌肉撕裂,需要缝针,没有伤到肋骨,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医生对迪克和阿尔弗雷德说道,“手术结束后住院观察两日,若没有问题,可自行选择去留。”


  “谢谢,另外,医生,麻烦您给我一份详细的说明。”阿尔弗雷德道,“我会监督他完成全面的术后康复疗程。”


  “有人监督再好不过了,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明明尚未康复,偏逞强说自己愈合了,到头来还是要往医院再跑一次。”


  “请您放心,在我这里,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


  管家和医生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似的,默契地握了握手。


  “杰,你要倒霉咯。”迪克坐在一旁,同情地小声嘀咕着。






  噩梦般的经历淡去了一点边缘,杰森便熬过了住院期,被转移回庄园。第二天,提姆也从印度回来了,人被晒黑了不说,还带回来了一口印度口音,跟布鲁斯自我介绍时,布鲁斯愣是没听懂。


  因为这事,杰森笑得背疼,差点把伤口又撕裂了,阿尔弗雷德气得不轻,下令将杰森转移到孤零零的客房,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在杰森无聊得想唱歌自我解闷时,房门被轻轻地敲了两下,然后没了动静。整个庄园里能这么敲门的,恐怕也就那一个人了。


  杰森尽量摒弃自己声音中的粗劣,道:“进来。”


  门被推开,果然,那个额头上贴着创可贴的男孩蹭了进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盯着杰森。


  这还是在那次爆炸之后,他们第一次单独相处。


  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杰森面前。杰森因伤不得不趴在床上,露出半边脸,用一只眼睛看他。


  “你感觉好点了吗?”


  “离死远着呢。”


  “我想看看。”


  “等等——”


  不由分说,布鲁斯掀开杰森盖着的一层薄被——那本就是防止他看见而盖着的——而后手停在了半空。


  对他而言,所见到的已经超出范畴地过分了。


  杰森因为姿势的原因没办法抬起胳膊,碍于角度,也看不全布鲁斯的表情,但他知道那不会太好。


  “放下吧,你不该看到的。”


  那层稀薄的、几乎感受不到的阻碍又重新挡住了他伤痕累累的身体。


  “对不起。”


  “你知道道歉并不能治愈伤痕,对吧。”杰森的本意只是不想接受布鲁斯的道歉,可当他看到那双泛红的眼眶时,瞬间就后悔了,“不,我是说……”


  “对不起,我不该用那种态度对你。”


  杰森思考片刻,意识到他是在说之前的事。


  “你看,是我恐吓你在先,把你吓得魂都飞了。现在我救了你一命,就算我们谁也不欠谁了,怎么样?”


  布鲁斯皱眉,下意识地微微噘起嘴,似乎在权衡两件事的可比性。门外传来呼唤的声音,几个人不停呼喊布鲁斯的名字,欣喜中带着欢快,让囤积在这屋内不愉快一哄而散。


  “等什么呢。”杰森装催促状。


  布鲁斯顺着原路返回,在屋门快要关上时,又转回身。


  “伤害你的人一定会得到惩罚。”


  门缝的间隙缩小为无,杰森的目光胶着在布鲁斯离开的地方,迟迟没有眨眼,“……你能这么想……其余就再也不需要什么了。”






  芭芭拉被戈登传唤走了,走前留下让大家都不那么开心的消息——动物园里死去的那个并不是真的小丑。


  气氛低沉了片刻,但也只是片刻而已。战斗是条无尽无果的道路,重要的是想要保护的人是否还在身边,自己又有没有被战斗本身夺取了自我。


  提姆的口音还没调整回来,但这不影响他表达他的兴奋和激动。布鲁斯变成了小孩子,这意味着,他能知道些平时怎么都无法从蝙蝠口中撬出来的事情了。把想法告诉了其他人,迪克醍醐灌顶一般、一边赞同着一边就要去找布鲁斯,达米安则以守护父亲的隐私为借口跟在迪克身后,提姆则用杰森一周甜食和酒精的摄入量换来了管家的参与。


  几个人闹哄哄地把布鲁斯揪了出来,又唧唧喳喳地挤进了杰森休息的客房。


  提姆难掩喜悦之情,连小计谋得逞的表情也顾不得隐藏了,忙不迭地介绍着他想玩了很久的游戏。


  “规则很简单,你们也应该都听过,首先要有一个人说自己做过或没做过的事,其他人猜真假。打个比方,假如我说,我曾经在你们睡觉时,把达米安的限量恐龙模型塞进杰森的床下,这时——”


  “原来是你吗!德雷克!”


  “——你们要判断我说的是真是假,猜对没有奖励,但是猜错的人要喝一杯酒。如果所有人都猜错了,杯数翻倍;如果没有人猜错,我就要喝——你们是五个人,喝五杯。”


  “有趣的是,说这话的人是个未成年。”杰森讽刺道。他可被那次恐龙模型风波闹得不轻。


  迪克接着提姆的话说:“如果我没记错,并且也没有人先下手了的话,冰箱里有很多低酒精果汁饮料。”


  “那就是它了。大人们喝酒,小孩子们喝果汁。”杰森道,伸手就要去拿地上的酒瓶。


  “我必须得提醒,杰森少爷。”阿尔弗雷德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酒瓶移到了杰森够不着的地方,“您是病人,酒精对您身体的康复有害无利。”


  僵持不过,在迪克取来一箱果汁后,杰森一把抢走了迪克想尝尝味道而攥在手里的那罐。






  “我——”抽中第一个的达米安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打断了。


  “咳咳,友情提示,你的底细我们可都摸得一清二楚,唯一可能猜错的就只有小家伙,但如果我们都选真,他也不可能选假,那你就得喝五杯,不醉也能把你撑到怀疑人生。所以,不爆点料的话,你可过不去我们这关。”


  “你以为我无备而来吗,托德?”达米安挑衅地回复,“听好了,我陈述,我曾经借助父亲掌握的资料,给所有前任罗宾都设计了一个死亡陷阱。”


  “真。”


  “真。”


  “真。”


  “真。但是我们待会儿得谈谈这个,达米安少爷。”


  布鲁斯迷茫地望了一圈众人,“……真。”


  达米安切了一声,一口气喝掉了五罐。






  “这个绝对会迷惑你们。”迪克信誓旦旦地拍拍胸脯,道:“我坦白,我在做警察的期间,会偷听同事对夜翼的评价,并记下来写成英雄志。”


  先是嫌弃地撇嘴,达米安道:“不管是真是假,为了维持夜翼在我心里的形象,虽说也没有那么伟岸,但是我猜是假。”


  “真。自从看见他对着镜子照了一个小时以上后,我就不怀疑他能不能做出更自恋的事了。”杰森说道。


  “虽然很不愿意,但这回我不得不同意达米安说的,假。拜托,迪克,一定要是假的。”提姆祈愿着。


  “假。小少爷,想喝果汁不妨选真。”


  “我还不渴,阿尔弗雷德。假。”


  迪克咧嘴笑了,看着杰森,“别客气,喝吧。”


  “真能拖后腿,托德。”达米安抱胸道。






  到了杰森,他闭着眼——聪明,以防表情识别——语气平静地道:“我陈述,我在哥谭总共有十六处安全屋。”


  “你没说过,但是我调查过,真。”达米安肯定地道。


  “真。”提姆毫不犹豫地说。


  “真。”


  “真。”布鲁斯掌握了规律似的,在最后一个人开口前就说道。


  但迪克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是认真仔细地盯着杰森看,还把手挡在嘴前做出思考状,“假。十七个,你没算上韦恩庄园。”


  安静片刻,另外几个人纷纷不约而同地动作起来,该倒酒的倒酒,该开罐子的开罐子,布鲁斯看了,也忙给自己开了一罐,却被杰森拦下了。


  “这题让给你,是道诡计题。不过没想到你能反应过来嘛,大蓝鸟。”


  迪克洋洋自得,“你们的小心思大哥我能不懂吗?”






  这一轮是提姆。


  “我陈述,我私藏有所有款式的蝙蝠标,每次出战都会随机带走一个,不用,就只充当护身符一样的东西,除非到了危急关头。”


  迪克发出奇怪的单音,道:“假。我赌你没有初代。”


  “假。你肯定没有他当年抽风研制出来的可食用型蝙蝠镖,还没投入应用就被我吃光了。”杰森回忆,咂了咂嘴。


  “恐怕是真的,各位少爷。”管家作答道,“曾经有一段时间,蝙蝠洞里的设计图纸消失了一阵,我猜是哪位拿走重新研发了吧。”


  提姆坏笑起来,没说话。


  “真。”布鲁斯观察到提姆得逞的表情后说道。


  “真。”达米安板着脸说,似乎想起来什么不太愉快的事,“德雷克在我面前炫耀过,就只为了证明他更有资格担任罗宾,无聊。”


  “你这个人绝对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怪癖。”杰森对提姆说道,不甘心地从地上拾起一罐果汁。






  “我陈述。”阿尔弗雷德正襟危坐,又是一个隐藏表情的好手,“我能很熟练地用美国口音聊天说话,但之所以始终维持着英式发音,是因为我家先生喜欢听我的英腔。”


  “这太犯规了!”迪克悲惨地叫着,作为唯二被允许喝酒的人,他已经趁别人不注意喝光了五瓶,微微有些醉,“我们从来都不知道他这么细节的喜好!”


  “真?”达米安不确定地回答。


  “这听上去实在是有点……”提姆琢磨着,“我还是保守点,假。”


  “假。我拿这题没办法,蒙的。”杰森弃权似的说。


  “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提醒还未给出答案的人。


  “嗯……啊!”被杰森扔过来的空罐子砸中了头,迪克却看上去更醉了,“假,为了得知真相一杯酒算不上什么……”


  布鲁斯犹豫着,与阿尔弗雷德交换了一下视线,道:“真。”


  另外四个人倏地转头看他。


  “我也是猜的。”布鲁斯解释,“因为我也很喜欢英式发音。”


  “啊……输了!”迪克冲天哀嚎。






  “尽量说大家都不知道的,注意表情,别让人看出倪端。”管家教导道。


  布鲁斯看了一圈众人,选择低着头,道:“我陈述……我听到了门铃声。”


  “真。”迪克举手,“我也听到了。”


  阿尔弗雷德是第一个站起身的,提姆和达米安也跟了过去。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真假,假真假真。”迪克念经一般重复着。


  “这有一个疯了的。嗝。”杰森捂住嘴,这酒精饮料还挺见效的。


  他和布鲁斯对视片刻,纷纷看向醉卧不醒的迪克,布鲁斯挪过去,举起手在他面前摇晃,“迪克。”


  “嗯……到我了吗?”


  “我陈述,夜翼之所以挑紧身制服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炫耀身材。”杰森道。


  “真。”迪克已经彻底忘记他们玩的游戏规则了。


  “我陈述,迪克·格雷森被所有前女友都扇过耳光。”


  “真。”他迷迷糊糊却痛苦地皱起了眉。


  杰森窃笑,布鲁斯只是觉得迪克现在的样子很好玩,也跟着偷偷笑了起来。


  “我陈述……喂,睡了吗?”


  布鲁斯又在迪克眼前晃了晃,迪克没有反应,布鲁斯朝杰森耸了耸肩。






  见到康斯坦丁的那一刹那,提姆立刻回房取来了打印好的‘魔法师约翰·康斯坦丁管制条例’,摊在几个人前面。


  扎塔娜似乎根本没有要帮他的意图,更别说住在庄园里一条心的蝙蝠家的人了,康斯坦丁被逼无奈,在尾页盖上了自己的魔法手印。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仔细看内容。”提姆低声说道。


  后悔也来不及,康斯坦丁只得默默祈祷里面没有什么能闹出人命的条款。


  “他准备好了的话,我们随时都能开始。”扎塔娜道。她向来都是为联盟里的人解决问题,替魔法师收拾烂摊子,这还是第一次。


  他们被引领到布鲁斯所在的房间,见到布鲁斯后,扎塔娜似乎费了很大劲才没从口中喊出尖叫,只是眨着她的大眼睛死死盯着他而已。


  “这是必须的吗?我是说,把他变回去,变回大蝙蝠?”扎塔娜说道。






  “是必须的吗。”杰森望着那个小小的背影,自顾自地喃喃道。






  “小少爷,决定权在你。”在众人向布鲁斯解释了前因后果后,管家对他说道。


  “当我长大,我也会变得像你们一样吗?”


  “是的。”提姆说道,“穿上黑夜的制服,惩恶扬善,你很擅长这个。但是,你会经历比我们所经历过的更可怕的事情。”


  布鲁斯眨了眨眼,似乎在试图消化理解,他转过头去,视线落在杰森身上,“我能阻止这样的伤害再次发生吗?”


  其余人一同看向杰森,后者的嘴唇翁动,却没说出一句话。正当提姆想替他解围时,杰森终于把那句话吐了出来。


  “你不总是能,但你一直在为此努力着。”


  “那么我的回答是是的,请开始吧。”布鲁斯毫不犹豫地对扎塔娜说道。






  魔法相关人士撤离现场,提姆还不忘把条例塞进康斯坦丁的风衣里。


  “布鲁斯!”迪克借着酒劲扑了上去,然后被顶着下巴按了回去。


  “浑身都是酒味。”布鲁斯——长大版的那个——厌恶地把凑上来的迪克推开,“去睡觉。”


  迪克耷拉着脑袋一瘸一拐地走了,一路上发出许多奇怪的动静。


  “你。”布鲁斯指着达米安,“去写检讨。”


  “为什么?!”达米安诧异地叫喊。


  “为你自负地扮成小丑的人质。”布鲁斯不容拒绝地说道,“还有你,杰森,看来我有必要再教你一遍爆炸前夕救人的流程。”


  “拜托!放过我……我不想听你的长篇大论。”


  布鲁斯转头,和一旁笑眯眯的提姆对上视线,“还有你,提姆。”


  “我听着呢。”提姆回道。


  布鲁斯沉默片刻,“那份管制条例,做得不错。”


  “那我能得到一个拥抱吗?刚才玩得太欢,把这件事忘了……”


  “不。”布鲁斯偏过头去。


  “是不是后悔让他变回来了?”杰森对提姆用唇语说道,然而这没逃过布鲁斯的眼睛。


  “首先,如果你想救一个人,必须要分析清楚你们躲避攻击的方向或路线。其次——”


  “噢!不是吧,来真的?”杰森唉声叹气道。


  “在你能下床走路之前,我大概会讲完。”


  杰森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决定将自己的中间名改成别乱说话。


  杰森·别乱说话·托德。听上去和他的红头罩很般配。


  END.




  好想再写一篇杰森带小孩子啊!!!【奇怪的兴奋点



评论

热度(154)

  1. 彼岸花开布谷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