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超蝙】蝙蝠王子(上)

布谷虫:

 @帅翻天际的阿浪浪 点梗。布鲁斯变成了胖蝙蝠,得到超人的真爱之吻才能变回人型。


私心设定为互不相识啦,这样比较好玩hhhh




 @Pooky 雪糕太太几乎把酥皮兔的萌点的画完了,我脑了半天什么也没想出来……都是一方变成了动物的梗(。)就拿这个蹭了可以吗_(:зゝ∠)_




三次元忙到飞起,抱歉耽搁了这么久……




***




*增血鬼AU,灵感来自《增血鬼果林》(但注意这不是一份安利)




***




当你能救活你的宠物狗时,也许你会觉得你也能把鱼缸里缺氧的鱼也拯救,人们就总是有一种敢于类比的自信。就好比现在的超人,当大都会人都把他誉为受困野猫的救星时,他自然便飘飘然地以为所有物种都不在话下。




比如他眼前这只横躺在人行道中央的蝙蝠。




呃,其实他分不太清它是躺着还是趴着,毕竟它就像个刚从沼泽里滚出来的泥球,唯有两只翅膀啪嗒、啪嗒一左一右击打着地面。




他抱起那半个巴掌大的黑球,手感不错,比小氪软得多,之后飘到空中。既然这是只蝙蝠——表面上看——那么它至少还留有一定的飞行能力,不然也没法在城市里存活。这么想着,超人掂量了两下手里热乎乎的生物,然后,把它扔了出去。




就像放飞和平信鸽一样。




它在最高点无力地扑腾了两下翅膀,然后画了个完美的抛物线,一头栽了下去。超人一看不妙,赶忙飞过去接住它。再次把它捧在手里,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蝙蝠抽搐着,一片鲜红染上了他的手掌。




所以说,事情是不能那么简单地类比的。




超人在群众发觉异样前就飞离了大都会,眨眼间的功夫,孤独堡垒的大门已为他敞开。




“扫描它的身体,快!”




他从红披风里掏出血泊中的蝙蝠,可没想到,一放开禁锢,蝙蝠扑棱了几下翅膀,腾地飞了起来,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撞。




“别动!你受伤了!”超人紧追过去,一把捉住蝙蝠的两只翅膀,把它按在治疗台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它看起来比刚才小了一圈。




他巧妙地用力按着它,盯着也许是对方眼睛的地方,摆出气势汹汹的架子。




“扫描结束。”




“开始治疗。”超人命令。




“生命体无异常,身体机能处正常态。”




“什么?”




蝙蝠龇牙叫了一声,仿佛在嘲讽他。




“这怎么可能?”他提着一只翅膀把它拎起来,用尽所有招数给它又做了轮人工扫描,结果仍然是个活蹦乱跳的蝙蝠。




小氪跑过来,嗅了嗅它,玩心大起似的就要把它含在嘴里。亏得超人反应迅速,把蝙蝠锁在怀中,才没让它遭殃。不过看小氪这个反应,蝙蝠大概确实无恙。




超人疑惑,摸了摸它身上已经干涸的血迹,没什么用地思考片刻后,决定先给它洗个澡。




贴心地在网上浏览了半天蝙蝠的体质和清洗注意事项,超人极有自信地把水温调到网站上教的温度,在里面放进对其肤质无害的沐浴液,还敞着瓶口就去把四处找出口的蝙蝠捉了回来。




他让它倒挂在晾衣架上,转身出去,在堡垒里找了一圈,无奈这里供日常生活的物品太少。他又不得不飞回人类世界,买了毛巾和一个看上去像野餐篮的筐回来。




等他再次回到堡垒,他听见浴室里有水声,怕出了什么意外,他急忙回去。推开浴室门,一股热腾腾的水蒸气扑面而来,墙壁上挂着数不清的泡沫,喷头像是公园里的喷泉一样撒欢般洒着水,而蝙蝠还是挂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




超人几乎要怀疑是不是小氪进来捣鬼了,可蝙蝠身上滴滴答答掉下来的水滴似乎在昭示着什么。




昭示着这个家里又添了盏绝不省油的灯。




超人无言地叹息。为了少洗一双靴子——尽管这和他已经变成泡沫花园的浴室比已经不算什么了——而飘过去,打算用毛巾把那个花园制造者裹在里面,但他顿了顿,想到他们之前的互动似乎都是单方的强迫,于是只将毛巾举到旁边。蝙蝠扇了扇翅膀,或许是真的觉得这么晾干挺慢的,忽地松开爪子,飞了一圈,停落在超人摊着毛巾的手里。




超人动了动手指,在柔软的肚皮上磨蹭了两下,蝙蝠又咧开它的牙齿,超人识相地将它安放在篮子里,提着它飘出浴室。




削好的苹果、扒开的香蕉、还有新鲜的生鱼肉,超人把顺路捎回来的食物处理好,依次摆在蝙蝠面前。他辨别不出它属哪种蝙蝠,只能让它自己选了。




它叼起一块生肉,费力地扇动翅膀,衔起肉片飞了起来。超人见它愿意吃自己带回来的食物,开心地咧嘴笑了,哪知道下一刻,那忘恩负义的家伙一个旋转式飞进,把生肉片甩进了他的嘴里。一股腥味在口腔散开,超人半呕着把它吐了出来。诧异地抬头望去,蝙蝠正抱着和它身型差不多大的苹果,边啃边看他。




“所以……你是只果蝠?”超人苦着脸自言自语。




蝙蝠无动于衷地啃着它的苹果,吃完后爬回篮子里,钻到湿漉漉的毛巾下面。




“我给你换一条吧。”他说着,提起毛巾,没想到连着蝙蝠也一起带了起来。尖利的爪子勾住棉质的面料,深陷其中,两只黑色如豆的眼已经闭合——超人总算搞懂哪里是它的眼睛了——好像睡了过去。无奈,他一只手放在下面,另一只手上下颠着毛巾,可怎么它也掉不下来。




正当超人苦恼,堡垒的警报突然响起。




“身份不明者靠近,非人类,是否开启防护墙?”




超人皱起眉,轻手轻脚地把蝙蝠放回篮子里,然后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将它送进中心控制室。




“加强中心防护网,解除正门戒备,我会处理。”




一年中也不会有多少人、或者其他的什么造访孤独堡垒,而十个里面大约能有九个都不怀好意,但为了那十分之一,超人从未在这种情况下让堡垒开启全面防护。




而这次,他看上去做对了。




一个青年在寒风中哆哆嗦嗦,像看着唯一的希望那样望向超人。他身上能御寒的衣物只有件立领羊毛大衣,而在极寒的北极,那相当于赤身裸体。超人惊讶于他竟然能走到这里而不被冻僵,不过想起方才堡垒的非人类警告,这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请、请问……”




“别说话,先进来。”




他将快凝住脚步的青年带进温暖的室内,让他在门口处稍息片刻。超人不敢让他再往里走,一是担心堡垒深处的那个小生灵,二是,他发觉到面前的人没有心跳。




青年的手抖得不是那么厉害了,他朝超人笑了笑,道:“多谢你,超人,我是迪克,迪克·格雷森,多谢你让我进来。”




那和善开朗的笑容让超人不自觉放下了些警觉,他道,“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我循着家人的味道而来。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大概和你差不多高,蓝眼睛,短发干净利落,样子有点奇怪。”




“样子有点奇怪?”




“就是,满脸通红,快要涨出血来的那种红。”




超人想了想,“没有。倒是有只——”




迪克重复:“有只?”




“没什么。”超人摸了摸后脖颈,他险些说漏了嘴,现在最好考虑考虑怎么把眼前的人送走,免得节外生枝。




“我能借宿一晚吗?”




好的,他失去了先机。




“我可以很快地把你送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如果你需要更多保暖的衣服,我也可以帮你取。”他还是提议道。




“就一个晚上,拜托。”迪克的声音几乎是在祈求,“在门厅睡也行。我得找到我的家人,他的气味在这里断了,我很担心他。”




虽然超人很想说,这方圆十里以内,除了一只蝙蝠、一个氪星人、和一个长得像人类的生物外,什么活物也没有,但那眼神让他不忍拒绝。迪克没在说谎。




“好吧,跟我来。希望你会在这个光秃秃的城堡里住得惯。”




“多谢!”




超人临时给迪克搭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卧室出来,几秒钟过后,软件也一应俱全。超人向看愣了的迪克招了招手,示意他可以进来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不必。”




“我能用一下你的浴室吗?这一路上我吃了不少土,带冰碴的那种。”




超人刚想开口说‘当然’,又突然意识到浴室已经被那个小祖宗祸害得不成样子了,“浴室还在维修,抱歉,给我点时间。”




“不,不,让我帮你吧,作为收留我的回报。别看这样,我修东西还算在行。”




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的超人把迪克领到浴室前,开门,里面还是那个惨样子。卖沐浴液的那个店家肯定骗了他,天知道他们在里面添加了多少泡沫剂,怎么会胀得跟皮球那么大了还不破?




迪克显然对此情景目瞪口呆,半天,才说道:“告诉我这是人类能解决的问题,是吧?”




“我以为你不是人类?”既然提到了,超人也不再刻意回避,径直提问。




“我就知道瞒不过超人的眼睛。”迪克似乎也没想隐瞒,他又冲超人笑了。这次超人注意到了,刚才没有显露出来的两颗比人类长得多的犬齿,“你不会因为这个而驱逐我吧?”




“不。”虽然迪克对他并没有什么威胁,不过现在超人不能随随便便就放他走了,把危险留在身边总有那么一定的道理。可是他又听到控制室里浅浅的声音,不觉升起一丝担忧。




“我不会伤害任何人。”迪克像能读心似的,担保说道。




TBC.



评论

热度(182)

  1. 彼岸花开布谷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