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Kontim|Damijon】Freya「3」

祈麒:

#梗概:那天Damian第一次看见了Jonathan的眼睛。

1

邦联之外,反魔法王国科瓦德。

“你确定我们还要往前走?”Damian拖着Jon的腰,他从一开始还能好好走路到需要他扶再到现在整个人瘫在了他身上,他看着他不断打颤的牙齿,最后干脆把他背起来了,“TT,他快昏过去了。”

男孩的眼罩贴着他的耳朵,嘴上的呼吸打在他脖子上,有种冰凉的刺痛感。
他瞄了一眼同样步伐变慢呼吸不匀的Conner,把托着他腿的手收紧了一点:“你的巫师明显也一样。”

“如果他们不跟我们走会更危险。”Tim抓着Conner冷透的手腕说话也是咬着牙的,“过了边线,绕过这些魔法石就没事了。”

除了科瓦德,大多数的反魔法王国都会用魔法石当作他们的第一道防线,它能让巫师脆弱,更能杀死他们。
——Tim已经选择了一条相对好走的路了。

“最好是真的没事。”Damian皱着眉头感觉自己背上的人已经昏过去了,他的头直接无力地垂在了他肩上。

2

“科瓦德最近不知道从哪儿采购了一大批魔法石。”Tim严肃地说,Conner躺在他腿上,他正揉着他的额头。

Jon从昏过去开始只醒了一次,他现在睡在床上,牙齿还在发颤,像着了凉。

“Damian,你在听吗?”

那个眼睛没离开过床的人这才回过神,冲Tim放空一样的点点头,他搓了搓手,这次认真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交易地点在边境山林,另外一面,不是我们来的那片。”

Conner恢复得差不多从他怀里坐起来,顺着Damian飘忽不定的眼光看向还在睡的那一个,脸上是他根本藏不住的担忧。

科瓦德无论是气候还是人为的魔法石都不是可以让他们久留的地方,这里曾和邦联开战,失败后便悄无声息,即使是远征军也绕过了他们没发现问题。
Conner很讨厌这里,像到处是沙尘暴的天空,嘈杂的民风,或者是现在正让所有人担心的弟弟,都是让他讨厌这里的理由。

“Jon醒了我们走。”Tim用他最平静的语气说着,他常这样说话,在他的伙伴需要他的时候。他还亲了一下Conner紧皱的眉头,看他脸上的忧虑淡下去一点。

Damian静悄悄地爬到床上,伸手捏住了Jon的鼻子。

“唔…喂!”

保持着死寂的男孩突然坐起来,马上觉得不对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如果他能被看到眼睛,那应该是充满了怨念的,他气鼓鼓地从怀里掏出纸笔,字迹潦草地控诉他的恶行。

「你混蛋!」

“嗯嗯,早上好。”

「我恨你!」

“你要是直接说出来我会更开心的。”Damian的话虽然没有带着笑声,但他的表情是在笑的,他不由自主地问他,“你为什么不能说话?”

「会伤害人。」

他的语气突然严肃又认真起来:“可你和我说话我就没事。”

男孩没有回应他,只是沉默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戴眼罩?”Damian伸手想去碰却被他躲开了,他撇了撇嘴,“你一定长得很难看。”

「…你才难看呢!」

“那你看看啊。”

3

科瓦德边境森林。
他们阻止了那场交易同时也暴露了自己,在重重围剿的刺客面前Conner使用了他的魔法。
他的一只手臂变成了龙爪,因为仍面对着魔法石的阻碍他没有完全变形。

“你的巫师是龙?”Damian一边解决着自己的麻烦一边还要看着从Conner变形开始就变得紧张和焦虑的Jon。

Tim说话间干掉了自己这边的两个:“他可以是任何动物,任何生物。”
他绕到Damian身后拦下了冲他而来的匕首:“不用谢。”
“TT”

Conner那边有了魔法的帮助十分顺利,他挡着所有的威胁,并留有不杀人的余地。但是他在使用魔法的手臂开始没来由的疼痛。
刺客中的几个拿出了他们本要用来交易的石头,粘在匕首上捅穿了他化形的胳膊。

“不…”
细小的微不可闻的声音从Damian身后传出来。
他快忘了那个声音是属于谁的了。

翠色的石头被疼痛的龙打翻在地上,又有人拿出了更多,他现在难以动弹了。
Tim向他那边赶过去,围攻Damian的人开始聚集。

“不…”
发颤的牙齿挡住了他正发音的声带,Jonathan的手伸到了他眼罩的地方。

“不!Jon !你不需要!”Conner注意到他的时候,他眼罩下的炽热的红色光芒正在疯狂的向外溢出,甚至遮住了他本来眼睛的颜色,他出声时就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In-cen-dio!”

眼罩完全被解下,随着他魔法而燃烧的火焰在他眼睛里炸开,从他开口开始,他的喉咙里就抑制不住地放出风雪,它们像从极地来的鬼魅,追逐着他眼睛里的火焰,贪婪的吞噬着每一个可以被称为生命的东西。
他们的敌人无一生还,甚至险些波及到了Tim,在火焰开始烧Damian的披风时,他的魔法戛然而止。

那是Damian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
在红色魔法下的,清澈的蓝色眼睛。

Conner托着流血的胳膊抱着瘫坐在地上的Jon,他不安又不解地问着他:“这个咒语谁教给你的…为什么有人会教你这些!”

“Conner。”他在兄长的怀里奄奄一息,眼睛恢复了天蓝色,他看着他慢慢说话,这次不带着冰雪,“你要保护好红罗宾。”

红罗宾,Tim在哥谭骑士团的代号,Conner从未和他说过,他不应该知道。

Tim捡起地上因为Jon的魔法而开裂的石头仔细地看着。
这不是魔法石,这是人鱼的眼泪,是制造魔法石的原材料。

传说年轻的巫师没有弱点不懂世事,以捕猎饲养人鱼为乐,活下来人鱼便给巫师下了诅咒,眼泪所到之处便是他们终结的地方。巫师也从此有了最致命的弱点。

…他说你应该带着他,他从来不会有错。

4

几年前。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天赋,也不住在阁楼里。
他母亲去世,他喜欢和那只叫小金的猫玩,他不戴眼罩喜欢说话,而且他身边也有很多人。

直到有一天,他只是说了一句很普通的话而已。
可能就是像“你们来陪我玩吧”这样普通的话。太普通了没人记得。
然后他常去玩的花园就变成了极地。猫咪变成了雕像,人跑的比较快,但再也没在他身边出现过了。

“可能是国王教给他的。”Conner看着昏迷的Jon,他被缠着绷带的手安稳的放在Tim身上,“我不该带他来,他没有错,但我不该带他来。”

“那位国王,也是看到了吧。”Tim握着他的手,两个人十指相扣,“他总得说话,教他这些也是让他度过这一切的方法。”

Jon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找他的眼罩。他闭着眼睛在自己身边摸索着,越找越急。
Damian把眼罩递给他。

然后是一片绝望的死寂。

“不说句谢谢吗?”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用不开口换来的藏住魔法也藏住了他的预言和其他天赋。藏住了所有他本该拥有的友情与童年,所有的。

他的随身带着的羊皮纸被他烧掉了,他没办法和他解释或者交流。
气氛太安静,如果不是他能听见Damian的呼吸和心跳他可能会以为他已经走了。

他突然说:“你试试叫我的名字呢?”

他试图摇的头被Damian阻止定在半空。

“Da…mian…?”他保持着牙贴着牙的状态,一点点空气从他嘴里泄出来。

“我是你的骑士,你早就知道了。”Damian看着他,从黑色的眼罩上构建那双蓝色的眼睛,“那你预言到我的样子了吗?”

男孩突然笑起来,牙齿没有再打颤,他冲他点点头:“嗯,很讨人厌。”

TBC

评论

热度(36)

  1. 彼岸花开祈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