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Kontim|Damijon】Freya「5」

祈麒:

#梗概:私奔小队被迫拆伙。

1

“你要保护好RedRobin。”

时间静止的那段时间,Tim的脑子里不断重复着那句话。这句话像一道诅咒一样疯狂地侵略着他的大脑。他以前不知道Jon的能力,他对Conner对预言的绝对信任存着疑虑,但他现在相信了。

他不得不信。
他最喜欢的人现在因为保护他从天上落下来,垂直地没有任何阻碍地落在他的怀里。

二十分钟前他们两个出门去调查人鱼的眼泪,他们找到了它们的来处,Conner变成了完全的龙,龙息毁掉了大部分石头,还有少部分对他存在着影响。罔顾生死的刺客们把弓箭瞄准了站在地上的人,带着纯度魔法石的弓箭。
Tim躲开了大部分并且打昏了很多刺客,但他因为太过注意魔法石对龙的影响而没有看到冲他心脏过来的那一支。

绿色的石头发着诡异的光向他飞过来,在他看到那道绿色的光的时候,他的铁棍已经来不及拿起来了。

还在上空盘旋不靠近魔法石的龙,突然俯冲着向他飞过来,将自己最脆弱的没有龙鳞的心脏部分暴露在了那支弓箭底下。

然后被那块绿色的石头完全贯穿。

另一边,待在旅馆的Jon突然从木板床上惊醒。

2

房间里的东西在脱离引力地漂浮,如果它们只是像浮游生物一样没有攻击性那或许还能被解释为浪漫,但是看看现在的场面,可能完全不适合这个形容词。
除了枕头床单,甚至Tim留下的匕首和武装剑都被恶意地向上撕扯,羊皮卷像是感应了金属的狂热,卷起羽毛笔飞向头顶的木板,然后随着墙皮一起开裂爆炸,碰翻了墨水,打湿了还在慌张起伏的床单。地板从中心被劈出缝隙,还能隐约看到地底的泥沙和栖息在昏暗潮湿地带的生物。

“Damian…Damian…”

觉察到了自己造成的影响,Jonathan猛地闭紧了嘴巴,但是魔法仍然源源不断地从他的每一寸呼吸每一个毛孔里渗透出来,他费力地听,周围的一切都是嘈杂的,他分不出来哪里是自己做出的破坏哪里是房间里另一个人移动的声音。

“Jon看着我别怕。”那个人说着,尝试着靠近他。
桌上蜡烛的火苗突然暴躁地燃烧起来,阻止了Damian的靠近,他悲哀地继续着尝试,那个男孩还在叫他的名字。

“Damian…”

他蹲下又站起来,双手死死的捂着耳朵,又烦躁地挡着眼睛,又被烫得捂上嘴,他无助的蹲在角落里,眼泪从眼罩底下滑到眼睛上然后马上因为他脸的热度蒸发掉。

“Damian…”

他放肆地哭,牙齿紧紧地咬合,他的骑士的名字从他嘴巴的缝隙里钻出来,像是井底突然荡下的蜘蛛丝,发出纤弱的求救信号。

“Jon…”他绕过对他虎视眈眈的剑,和其他漂浮在空中的凶器,终于走到他在的那个角落里,“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的话像是在一片黑暗的泥土和空气里飞过的知更鸟。
如它代表的是圣婴出世。

“Jonathan…”
男孩停下啜泣的声音,用力点了点头。

飘着的东西突然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你看见什么了?”Damian又靠近了一点,手贴上他滚烫的脸,拿下他的眼罩,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Conner保护RedRobin,我们分开了。”男孩抬起头,用他噙满泪水的蓝眼睛看着他。
“两句话,这是两个预言?”Damian擦了他的眼泪,手接触到他眼睛的时候还被烫了一下。

Jon摇着头,死死咬着牙摇着头,对他的猜想全盘否定。
“不是预言?”
Jon仍然在摇头,开门声打破了他们可能停在此处的对话。


Tim拖着Conner回来了。
“快给我魔法石的刀,Damian,眼泪进到他心脏里了!”Tim神色紧张,根本无暇顾及混乱的房间和缩在角落里看着Conner几乎崩溃的另一位巫师。

“你说的对。”Tim接过小刀动手挖着那块碎石头,“他保护了我。”
不是预言,而是正发生的事。
他因为魔法的觉醒看到更多了。

血肉从钢铁的身躯里冒出来,Damian从来没见过一个拥有着铁躯魔法的巫师可以流这么多血。
血管里的红色似乎是被隐藏了太久,一旦冒出来便是致命的恐怖。
“他不会有事的。”Tim把眼泪挖出来扔到了离Conner 最远的地方,险些砸到了Damian,他拉开窗帘让更多的阳光照在他的心脏上,对,他见到了那半颗心脏。
他压着自己的胸口让另外半颗的跳动平缓下来,不住地做着吞咽的动作让自己冷静。
但他是在发抖的。
Damian看着Tim的表情从能掌控一切的让他把东西递给他,到紧张地下着手术刀,最后到只要一沉默就会发抖的样子,他没见过这个样子的Tim。
因为无论泰坦的事有多麻烦,他总会由一位巫师护送着回到哥谭。

“Jon”Damian在他面前蹲下,他从看到Conner开始就保持着沉默,而且因为眼睛里的热度,他始终不受控制地掉眼泪。
“你不能害怕,你得告诉我你还能看见什么?”这是他除了“你是Jonathan Kent”以外对他的语气最严肃的一次,甚至还包含着命令和控制。

这也是他经历过最漫长的沉默。

“我们分开了。我,Conner,你,RedRobin…我们分开了。”他慢慢把话挤出口腔,他空洞洞地眼睛仍看向躺在床边昏迷未醒的兄长。

然后他听见他的骑士自负且温柔地告诉他。

“就算分开了,我也会找到你的。”
“这是我的预言。”

3

他们连夜离开,即使没有太阳光,他们也该走了。
Conner的心脏还在自动愈合,也仅仅只是够他们赶路的力量。
目的地是海边的一座中立王国,人鱼的眼泪是从那里来的。

但是Tim早上没有解决全部剩下的人,他们遭遇了埋伏。

“你觉得我们会死在这儿吗?”Damian握紧手上的武器,眼睛在需要保护的两位巫师身上游走。
——敌人带着的是真正纯度的魔法石,甚至不是原材料。

Tim沉默着解决他面前的敌人,看了一眼正照顾着Conner的Jon,他年龄太小,重重包围的魔法石让他跪在了地上。

“我们不会全都死在这儿。”他回答着,一柄短剑从他身后刺穿他的肩膀,在他回头的那一瞬间,Conner的爪子抓住了那个人的脖子把他甩到远处。
同一时刻,Damian动手打昏了拿着魔法石靠近Jon的敌人,他的手腕也受了伤。

但是他们源源不断。
四个人围在中央,Tim的肩膀仍在不断滴血,Conner心脏上的伤口开始开裂了。
他捂着肩上的伤看了一眼Jon,他的牙齿仍在打颤,但他没有丝毫像上次一样的崩溃反应。

让我赌一次。
输了把命换给你。

“对不起。”
他闭紧了眼睛,又突然睁开,从怀里掏出两颗黑色的魔法石。
他曾用六个月准备的东西,他最后一道退路。
一块扔在了Damian身上,另一块给了Conner。

两个人同时睁大眼睛,在Conner没来得及拉住Tim的时候,他们就同时消失了。
两人份的的空间魔法。
可惜只有两个人。

“对不起,Damian和Conner他们…”Tim重新看向Jon,他的牙齿不知从什么时候停下了颤抖,他也把眼罩摘下来了。

是天空般的眼睛,没有灼热的太阳,也没有刺眼的光。
男孩松了一口气,平静地把那位还在流血的骑士挡在身后:

“Stupefy-”微小的声音从他不常开口的嘴里发出来,他的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红色,仅仅在他念出咒语的时候闪了一下而已。
随着这个声音的慢慢扩张,他们面对的人通通站不稳昏在了地上。

那头在他身上肆虐的强大的龙正在慢慢被他驯服。

“没有冰…你能控制魔法了?…”Tim看着他,眼睛里的惊讶绝对不超过他放松的五分之一。

Jon重新戴上含铅眼罩,冲Tim伸出手。
那是双温热的手,不像他之前被魔法操纵的冰凉,他包含着信任和坚定,他的生命被他的灵魂交出去了。

“他说会找到我的。”

TBC

碎碎念:其实这里我打大纲的时候就想了半天,到底Tim会让米乔两个人走还是让米康两个人走:米康是他的家人和爱人,救他们是本能。米乔是两个孩子,他可能会更想留下康和自己一起死…而且无论怎么选择留下来的那个都不会怪他…最后写成留下了小乔,毕竟当时con已经半死不活了(喂),留下来只能是死,而con和米如果确保安全,小乔能好好使用魔法的概率会提高,相信小乔就是相信con…

(想一想不管怎么选我和各位都不会满意,就当是为了接下来两对的重逢吧…)

评论

热度(33)

  1. 彼岸花开祈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