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Kontim|Damijon】Freya「7」

祈麒:


#梗概:他乡遇故知。



Α



邦联,玛尔斯。



Tim从人鱼之乡得到的新消息,原石一共出口给了四个国家,科瓦德、彗河、乌克萨斯和圣普里斯卡。

他们阻止了科瓦德的交易,经过人鱼之乡时Jonathan用魔法破坏了原石,他们在前往圣普里斯卡的路上经过了玛尔斯。这个国家的人极其擅长心灵魔法。他们希望能通过巫师的力量先找到另外那两个人。



“你知道谁能帮我们吗?”Tim强打着精神伸了个懒腰,他们刚从王都出来,那位被称为邦联的心脏的国王不在玛尔斯。



Jon摇摇头,他戴上了眼罩,离他上一次运用魔法还没超过两天,他现在还在疲惫的状态中,而且玛尔斯的天气常年有沙尘,他每走两步就要呛口气,他每咳嗽一声都会吐出那么一两串冰柱。他捏着鼻子忍住自己的下一声喷嚏,从怀里掏出羊皮纸:



「我们直接去圣普里斯卡吧。」



Tim揽过他的肩膀拍了拍,给他披上了自己的斗篷防着风沙:“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先解决原石,魔法石再想办法。”





反魔法王国,圣普里斯卡边境。



“阿嚏——”



Tim拍着他的后背,让他能顺利地咳出沙子,可是从他嘴巴里飘出来的只有一块两块的冰疙瘩。

他们越过边境到了下城Jon已经快昏了,魔法石本是珍贵的东西,但是在圣普里斯卡却似乎便宜的像是空气一般,从王都到下城,几乎每一户人家的门前都有挂魔法石,就像在进行着什么诡异的驱魔仪式,甚至还有挂的更多的趋势。



“我怕我们来晚了。”Tim拉着他躲到集市上满是帐篷的地方,看着他摇摇欲坠的表情和晃荡站不稳的身体,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可能这里的原石已经被…”



Jon撑着自己站着,拉下开始发烫的眼罩的一点,在Tim的披风后面左顾右盼,突然拉着他的手径直走向其中一个帐篷。



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坐在里面。

她面前放着一个水晶球。



“要占卜吗,先生?”她问,看着Jon露出来的一点眼睛略有深意的眉眼上挑。



Tim站在他身边看着那个坐在桌后的女人:“用魔法?我以为这在你们国家是禁止的。”



“不是所有的占卜都需要魔法,也不是会用魔法的人就会被魔法石伤害。”女人摘下面纱看向Tim,他正谨慎地盯着她,两人目光相对。



Tim相信Jon,但不相信占卜,在反魔法王国提占卜就更可疑了。可是Jon却在这个狭小的帐篷里慢慢恢复着,从他的眼睛就可以看出来,他只待了一会儿就解下了眼罩,眼睛还是清澈的颜色。

Tim收起了手里的武装棍靠在Jon身边,他在桌前坐下了。



他张了张嘴,见没有风雪便开口:“我的名字是Jonathan Samuel Kent。”

“Jon…”Tim本想拦着他说自己的名字,却在他显得有些坚定的声音里放弃了。

“我是来自大都会的巫师。”Jon想了想歪着头,顺着刚刚她的话,“就是受到了人鱼诅咒的那一批。”



他看了一眼Tim,冲他轻松的笑笑,示意他放心:“我想找两个人。我们走散了。”



女人托着下巴看向疑惑的Tim,自信又刻意地问他:“怎么了?”

“他不会和我弟弟以外的人说这么多话…”Tim没理她的挑衅,手向后握紧了武器,如果她能蛊惑巫师,那他就必须做点什么了。



“你介意…”那个人伸出双手放在半空,询问着Jon是否允许他的魔法进入。

Jon摇摇头。



“流传到现在的话总是有着它的道理。”她看着源源不断的记忆走进她的大脑,它们从一个个碎片拼成一张图,然后这张图在她的脑海里动着,最后发出了声音,她听着这些声音,闭着眼睛,“每一位英勇的骑士都值得拥有一位巫师。”



“但是…你的这位似乎尤其任性。”她不知道看见什么突然面带微笑,虽然她本来就是在笑的,这次明显是被逗出的笑容。

Jon也跟着无奈地笑起来还耸了耸肩膀。



“不过还是不如他任性。”女人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Tim,“可能是家族遗传。”



她看完以后开口:“他们在乌克萨斯,那里在进行着可怕的事。”

Jon得到了地点马上站起来拉着Tim准备走,他走到帘前突然回头:“Mr Jones,谢谢你。”





B



邦联之外,反魔法王国,乌克萨斯。



两个从来不屑于隐藏自己的人裹紧了斗篷。

他们从彗河得到消息,来破坏新的原石。

因为Conner可以使用飞行魔法,他们没有迟到。但其实也迟到了。



乌克萨斯的人抓住了一名来自大都会的巫师,他们用新炼成的魔法石杀了他。

人鱼的眼泪诅咒巫师,但只诅咒天生的巫师,大都会的巫师们,尤其王族几乎都被针对了。



“我知道你生气。”Damian在人群中抓住了Conner紧握的拳头,他面不改色地看着那柄绿色的刀插进那位巫师的胸口,“但是你也看到了那个纯度,你赢不了。”



Conner的拳头发抖,不只是因为愤怒,那柄刀影响了他,他的头上冒出了很多冷汗。



“我们先做更重要的事,在你生气的时候,有更多的刀在被制作着。”Damian放开了手,抓紧兜帽转过身,逆着高喊希望的愚民向广场的外面走。

他的步伐很重,他们每个人几乎都没有怎么睡过觉。



Damian在乌克萨斯的工厂外等到了同样戴着兜帽的Conner。



“我还以为你在那里就变成龙了呢。”他的话像在开玩笑,可语气却是平静得吓人,他把斗篷脱下来,露出黑色的披风和帽子。



Conner笑了一下,用Damian从未见过的一种笑容,看起来没那么宽容或温柔,反倒有些暴虐:“相信我,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龙开始吼叫的时候,乌克萨斯下起了雨。

但龙息还是造出了一场大火,连雨也没有浇熄。



它不但破坏了工厂,毁掉了原石,甚至还弄裂了几块魔法石。

它最后在人群恐慌的呼喊中落在了广场上。



Conner曾近距离接触过很多次死亡。骑士们,泰坦们,Tim,或是他的父亲,再或者他自己,他都接触过,魔法只给了他希望的力量,却没有给他希望的力量。

他突然明白了那天晚上让他难过的叹息。

有人阻止了那个叹息。



乌克萨斯的骑士们开始往广场上聚集,他们的手里都带着魔法石。

被制成的魔法石,极其稀少,只够不到半数的骑士有资格拥有。



Damian追到了广场,看着恢复人形的Conner拿出了手里的武装棍:“趁着你还能飞,走吧。”

他们离那些人太近了,Conner没办法带着Damian在魔法石的影响下飞行。



“他等着你呢。”Damian看了他一眼,向与他相反的方向冲过去。

雨水淋湿了整个乌克萨斯,像是对这份罪行感到不满,Damian的武器也比往常凶狠了一些。



什么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非常非常远,但很多人能听清。

它来自一个说话温和且理性的人,它向分离的人们传递着信息。





A



反魔法王国,圣普里斯卡,下城。



“他们围过来了,Tim。”Jon看着往他们所在的这栋建筑爬上来的刺客们,他们每一个人手上都有让他畏惧的东西。



“别怕,我想想。”他一边对付着自己面前的敌人,一边尽可能地避免着Jon使用魔法。

——他刚刚试图使用魔法毁掉魔法石,虽然造成了一点破坏,但是却差点被魔法反噬,如果不是他脖子上挂着的两个东西适时地撞了一下发出点声音,Tim可能就要被他杀了。



他用了他最后两块火元素的魔法石在两个人周围造了一个火圈,挡着对他们虎视眈眈的人,但随着魔法石的填入这个火圈越来越小,他们快走投无路从塔上掉下去了。



“Tim!”Jonathan紧张地看着他,他的眼睛抑制不住地热起来。



Tim咬着牙将Jon护在胸口,无奈地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我在想你有没有可能在刚过去的两分钟内学会飞行魔法。”

“……”

如果以前Jon还不太确定,那他现在深信不疑了,他转过头看着他的脸:那两个人一定是亲兄弟。



Jon在脑子里想了无数咒语,但没有一个可以让他们从这种情形脱身。

Tim抱紧了他,如果掉下去,他可以给这个男孩一点缓冲。
火圈越来越小,他们不断地后退。



“跳!Tim!相信我向后跳!”Jon突然在他怀里大喊,还用力把他向塔下挤。

Tim闭紧眼睛,抓着Jon往后猛退一步。



他们悬空的瞬间星球的重力就带着他们向下坠,Tim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嘴巴里呈液体状喷出来,他的披风在电闪雷鸣的潮湿空气里飘荡,他用力咬紧了嘴唇,血腥味刺激了他的舌头,他猛地睁开眼。



一道黑影从遥远的地方划过,托住了Tim不受控制弯下的脊椎,也抓住了Jonathan的蓝红色披风。

让他在离地一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Conner!”



TBC



这个突然窜出来接住弟弟和男朋友的梗来自乐高蝙蝠侠;-)

终于更完…三分之二了(尴尬)

评论

热度(28)

  1. 彼岸花开祈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