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盾铁】英雄垂暮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一发完)

太甜了!给太太打call!

Arloy:

声明:我爱的他们属于彼此和官方爸爸


大盾生贺,616盾铁,很多漫画和其他梗插入慎
再不码糖我要死了
这篇我一边写一边露出蜜汁微笑。
妈个蛋为什么我能把616甜成这个鬼样子【可把我得意坏了,叉会儿腰.jpg】
大部分原创人物,盾铁年龄大概在70左右,大概就是老夫老夫带小孩的故事。锤基冬寡有
傻白甜预警,ooc预警,逻辑奇怪预警
以下正文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黑发男人慢条斯理地捏着咖啡杯的耳柄将它举到唇边,动作优雅得像是身处五星级餐厅而不是街头随处可见的一家星巴克。即使保养得当,岁月的痕迹依然在他身上得以展现,具体表述为斑白的鬓发和皮肤间加重的纹路---除了那双蓝眼睛照旧保持着年轻时的明澈及勃勃生机之外---但他看上去还是格外吸引人,不只是英俊,更多的是别的什么东西。男人单手举着杯子,往后靠在椅背上,长腿在桌子下面随意地交叠。他啜了口咖啡,舒服地喟叹一声,浅淡的唇色变得红润了些,浑身散发着闲适的气息,几乎要让看着他的人也同样心生愉快。


但坐在他对面的女孩明显不买他的账。


"Stark先生," 她加重了语气,异常诚恳地说,"我说的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录像证据都在我手里---要不是有人的行动太过于可疑我也不会去黑监控的,但---"


男人再度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放下杯子。Anthony Stark,aka第一任钢铁侠,直起身坐好,双手在桌面上交握,指尖相对,蓝眼睛从绞金丝的镜框下方探究地打量着对面棕发棕眼、有一张乖巧甜蜜的娃娃脸的女孩:"Antonia,你今年的首要任务是拿到麻省理工的第一个博士学位,还记得吗?再说,这些事情不是你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你还只是个小孩---"


"我今年他妈的十九了!"


"啊-啊," 伟大的第一代复仇者举起食指摇了摇,"Language。"


原形毕露的预备第三任钢铁侠---哦好吧,钢铁女侠---恶狠狠地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竭力克制住双手拍着桌子大吼的冲动。说实话,她的脾气和性格可都不怎么样,通常来说她才是把别人气到拍桌子的那个。Antonia一屁股坐下来,抱着手臂不说话,气鼓鼓地偷偷瞪自己的前辈。


老人对此视若无睹,悠闲地继续享受他的咖啡。棕发女孩暗地里磨了磨牙,扬起脸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Tony,不把这件事解决的话我就安不下心来,不安心的话我没法每个星期都像这样来陪你喝咖啡---"


"你要知道,亲爱的,我还没到自己一个人就走不动路的阶段。" Tony头都不抬。


Antonia撑着桌子凑近他,压低声音威胁道:"那假设我在这里强吻你?光天化日之下首位钢铁侠公然出轨花季少女,媒体可喜欢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儿了,Steve看到消息以后会怎么想,嗯?"


她对面的人闻言终于抬头瞄了她一眼:"你觉得他会想什么?" 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些许被逗乐的成分。


"关于我强吻你,他当然不会怎么想," 少女狡猾地笑起来,"但关于被他发布了咖啡禁令的人眼下还堂而皇之地坐在咖啡厅里的事情就不一定了。"


Tony收了收笑意,扬起一边眉毛。 "唔……这倒可能是个麻烦," 他慢吞吞地说,接着饶有兴趣地眨眨眼睛,"那么,关于另一位被他发布了咖啡禁令的小姐现在同样坐在这里的事情呢?"


Antonia的笑容僵在脸上。 "我、我喝的种类都不含很多咖啡因……" 她底气不足地辩解了几句,然后颓然跌坐回椅子上,懊恼地抿着嘴唇。


或许是这一系列反应很好地娱乐了那位地位超然的英雄,他总算大发慈悲地搁下了他的咖啡杯,做出一副准备听取谈话的样子:"好吧,我被你威胁到了,McSmith小姐,请务必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队长。现在,让我们来听听你的证据。"


Antonia McSmith,钢铁侠预备役,现任少年复仇者的一员。这件让她感到奇怪并开始调查的事情是从两个月以前,一个奇怪的穿着厚重装甲的反派突然出现并试图偷取大量Stark工业技术开始的。首先,这种可能会盗走影响世界的技术的反派被交给了少年复仇者追捕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其次,那个古怪的家伙似乎还对他们每个人的能力都很熟悉,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一次能追上他或她的。


"我们从你和现任复仇者这里得到的消息是,Stark工业确实已经被入侵并被窃取了部分情报," 棕发少女皱着眉头说,"虽然所有人都告诉我们被偷走的只有无关紧要的东西,但他们看起来很焦虑。我想这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吧,是吗?" 她紧紧盯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尝试从他的表情中找到点儿蛛丝马迹。


但让她失望的是,Tony只是温和而自然地摊了摊手。 "这点我也无可奉告," 他说,几乎是歉意地看着她,"顶级机密,抱歉啦亲爱的。"


"好吧,好吧," Antonia毫不气馁地说,然后从文件袋里往外掏出一个微型U盘,接在了自己的手机上,"你可以直接把数据读过去---不许看我的短信---就是那些监控录像。我有一些疑点至少需要向你提出来:第一,那个奇怪的家伙对我们很熟悉,太熟悉了,甚至我的盔甲的很多行动模式都能被他预判出来。据我所知,详细知道少年复仇者战斗模板的人就只有初代复仇者的几位成员,而每位成员管理的都是不一样的部分,所以事实上,假如这只是个愚蠢的玩笑或者什么的话,最有可能的人,没错,就是你,Tony," 她说,无视了对方摆出来的"哦你居然怀疑我真令人难过"的表情,喘了口气继续说下去,"但记录显示你在那家伙出现的时间段内有大部分的不在场证明---等下,不是你遥控的吧,是吗?"


初代钢铁侠坦然地迎上女孩怀疑的眼神。 "不是," 老人摇摇头,挺庄重地说,"不是我遥控的。以Steve的盾起誓,绝对不是我遥控的。"


Antonia看了他一会儿,接着妥协地叹了口气:"好吧,我想你应该不会拿星盾说假话---我就暂且相信了。" 她停了停,接着深呼吸了一下,才快速地说道,"我也想过洗脑之类的,可我问了Adelaide*,她表示并没有任何人被洗脑或控制的迹象,虽然她,嗯,不那么可信,但我不觉得她会在这方面骗人,趋利避恶是这家伙的本性---" 女孩不满地皱起鼻子,"---其他人,James*和Lila*除了去神盾局训练以外不去别的地方,Ben*年纪太小了也不怎么出门。剩下的就只有……"


【*关于原创人物的名字和背景:
Adelaide Thorson:锤基之女
James和Lila:双胞胎,神盾收养的孤儿,跟随Natasha和Clint学习。James来自吧唧的名字,Lila来自mcu中肥啾女儿的名字
Ben:蜘蛛侠之子,名字来自哪个漫画来着我也忘了……但总之就是本叔的名字啦
Elroy Altman:设定为Teddy Altman和Billy Kaplan的儿子,这对同性恋人出自官方漫画少年复仇者,前者是克里王子和斯克鲁公主之子,后者是绯红女巫和幻视之子的灵魂转世】


她将一份档案推到Tony面前:"Elroy Altman*---我知道贸然怀疑自己的队友甚至是队长是很糟糕的事,但他真的很可疑,我不得不做出他是否可能被知晓他身世的人或外星人所胁迫的判断。El最近总是躲躲闪闪的,每个星期都会消失一段时间,我调查了全纽约的监控,完全没有任何迹象他去过哪里,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在隐藏着什么所以每次出去都会变形。而且他是队长,手里有队员们的所有必要资料。Tony,他---" Antonia咬了咬牙,眼里划过一丝犹豫,"他不算是真正的地球人类,我们都知道他和他父亲有很高的可能性分别成为Skrull和Kree的继承人,我看过资料,知道他父亲当年发生过什么事,而你不能否认人类从来不是那两族人的对手。如果有任何人借着这点挑拨或者威胁他---"


Tony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但你从来没想过跟他谈谈?如果有人胁迫他的话,你完全可以帮助他,而不是坐在这里跟我大谈特谈你的怀疑和他的疑点。"


女孩一下子卡住了。 "我-我是可以,但-但也不能排除他主动勾结别人的可能……" 她的声音渐渐弱下去,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我没有证据,但El不是那种人。"


Tony理解地点了点头,双手交叠地放在桌面上:"好的,那么我的建议是,去跟他谈一谈," 他看到女孩震惊地抬起头,马上补充道,"不要求你以开诚公布的那种方式,只是,就,跟他谈谈。"


"我一定得那么做吗?" Antonia问,希冀地看着他,"就不能-就不能从根本上着手?比如你们帮忙把那个奇怪的家伙抓住?"


"我恐怕不能,亲爱的," 初代钢铁侠说,故意咳嗽了两声,"如你所见,我们都是一把老骨头啦,有可能连你们也打不过。"


"说这话的人前些天才制造了一场实验室核爆," 女孩小声嘀咕道,"听听看。"


"咳,总之," Tony清了清嗓子,认真地看着她,"多相信些你的队友。找他谈谈,注意保护好自己---也照顾好自己,好吗?瞧瞧你的黑眼圈,你这样只会让你的队友更担心你而不是敌人。"


Antonia不太好意思地低头揉揉眼睛。 "是啦是啦,相信我的队友……那也得能扛得住冷箭才行。说的好像你从来没---" 她猛的闭了嘴,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确保她对面的男人没有勃然大怒或者别的什么比较激烈的情绪。


当然没有。老人静静地坐在那儿,因为反光而看得不甚清晰的蓝眼睛从镜片下面微笑地望着她。 "而你也知道结局了。Tonia,我说了很多次不要乱翻我书房的资料。" 他只是轻柔地说,语气有点无奈。


"Roger(明白),先生。" 棕发棕眼的少女吐了吐舌头,站起来拎上文件袋一溜烟儿地跑掉了。


Tony冲着她的背影嚷嚷道:"嘿!别忘了不许把我来咖啡厅这件事告诉队长!"


########


"我很担心她。"


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的金发少年吸了吸鼻子,满脸挫败。在他对面的是个高大的男人,穿着有些老气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这种复古风在前段时间还流行过一阵,但就像其他的潮流一样很快湮灭在这个新兴世纪里---端端正正地坐在麦当劳的吧台型椅子上。这按理来说应该是有点滑稽的,但他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像是某位威严的教官或老师,只能让人心生敬意。男人有一头发白的金发,湛蓝的眼睛,骨节粗大的双手,脸上有淡淡的皱纹,但不太看得出岁数---少年却很清晰地知道这位先生算起来已经一个多世纪的年龄。


"我以为你是想向我询问什么事情的,Elroy。" 他开口道,声线很低,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味道。


"是的,先生,是的," Elroy,现任少年复仇者的领队诚挚地回答他,"关于我上个月末跟您提到的那个怪家伙,我觉得不太对劲---我说过他看起来很熟悉我们的队伍,但最近这种感觉加强了---我觉得他好像跟Antonia很熟悉。"


金发男人没有说话,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我---您知道,我们所有人里面就只有她在加入少年复仇者之前是与超级英雄无关、只是因为在校成绩优异而得到了Stark先生的赏识,所以才成为复仇者预备役的。但她的家庭情况我们完全不了解。那个怪家伙能避开她的盔甲,我想除了Stark先生以外没人能那么快地对她盔甲的攻击模式作出反应了,但Stark先生有很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他说道,悄悄地观察着对方的脸色,"我不是想要怀疑Antonia,但她最近总是欲言又止,看着我的眼神也不太对,可是却什么都不说---" 男孩的话音变得急促而激烈, "Rogers先生,我觉得她是在向我们求助,先生!"


第一位复仇者、初代美国队长,Steven Rogers坐在他对面,交叉着手指,眉头轻蹙。 然后他直起身来,手指敲击桌面,直视Elroy的眼睛:"作为一个领队的第一要务是什么?回答我,士兵!"


"第一,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将自己的想法或计划隐瞒队员;第二,不允许在任何没有通告的情况下单独-呃。" 少年条件反射地背出那些被他记录在笔记本上的条款。


"我希望你知道,El," Steve抱起手肘,放慢了语速,"我答应给你秘密授课,不是为了让这些东西只留在你的笔记上的。"


他的语气很平和,男孩却觉得自己的脸涨红了。 "我-我很抱歉,先生," 他不自觉地咬着嘴唇,语无伦次地解释,"我只是-我怕如果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我不应该怀疑Tonia,呃,我是说---"


"慢点,孩子," 他对面的男人说,顺手剥开一个汉堡的包装纸,"你才十九岁,这个年龄办砸事是可以被原谅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会不小心看错地图呢。" 他怀念地说,"差点掉进陷阱里摔断腿。"


Elroy舔了舔嘴唇,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但他最终破罐子破摔地决定还是把自己藏得最好的秘密告诉眼前的男人---反正美国队长保守不住的秘密这世上还没出现过。


"嗯……是这样,队长," 他艰涩地说,"……我喜欢Antonia McSmith。"


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断掉的声音,但那应该是他的错觉。 初代美国队长咬了一大口汉堡,慢慢嚼完咽下去,然后抬头瞥了他一眼:"Antonia?你队伍里的那个Antonia?"


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是的,就是她。所以我不想做任何可能伤害到她的事。"


"唔," Steve应了一声,又咬了一口汉堡,"那如果你必须要做呢?" 他问, "比如这一次她真的是那个罪犯的帮凶?又或者你们都有不得不做的事情?恕我直言,你的身世在这方面确实帮不了什么忙。"


"……我明白," Elroy的脸白了白,"我不会奢求太多。我没法保证在我们的信念相冲突的时候站在她那一边---但我希望能尽量保护她不受伤害。我是说,当然她不需要人保护,她很强,能保护自己,我只是-只是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就-以朋友的身份。我-我只想着至少跟她表明心迹,就算我们以后真的会伤害到对方,那时候我也会清楚地知道她爱我或者至少,爱过我。"


美国队长脸色有些古怪地问:"你那么肯定她也喜欢你?"


"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吧," Elroy腼腆地笑了笑,"我一直很羡慕Stark先生跟您的感情……" 少年低头盯着可乐杯出神,目光温柔,"就算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希望我和Tonia也能这样。"


Steve默默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说:"那你最好跟她谈一谈。不管是这次的事情也好,告白的事情也好,她和Tony的性格很像,不会喜欢有人瞒着她什么事的。"


"唔," Elroy认真地想了想,"咖啡厅?"


"……咖啡厅绝对不行。"


"可我不知道她还喜欢什么……"


"Tony好像说过她喜欢芥蓝菜沙拉。"


男孩怔了怔,脸上再度泛出红晕:"谢谢您,先生,我会找她谈一谈的。" 他诚恳地道谢之后,拎起书包,小声念叨着"谈一谈",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Steve坐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然后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Steve?你那边结束了?"


"是的。"


"情况如何?"


"我们的猜想是对的,形势很严峻。"


"早就跟你说过。那孩子知道他已经暴露了吗?"


"不,我想他不知道。"


"那么就快点结束这件事吧。"


"Antonia会难过的。"


"不她不会,只要她什么都不知道。说到Antonia,我觉得是时候没收她进资料房的钥匙了甜心。"


"她又翻了什么?"


"内战。"


"Tony,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要---"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已经让Friday把资料都转移了。这就解释了她前段时间为什么成天生闷气---但说句实话,我不觉得Friday对于非极密资料的设置能挡得住她。"


"Tony。"


"在,亲爱的?"


"(叹气)这事儿我们得谈谈。你在哪儿?"


"我在星-我是说我不在星巴克。"


"Anthony Stark。你最好给我等着。"


#######


"有空吗,Antonia?我们能谈谈吗?" Elroy在拦住心仪女孩的去向时手都在抖,"呃嗯,也许我可以请你吃芥蓝菜沙拉?"


在走廊另一头的James惊奇地拿手肘捅了捅双生妹妹,换来一个"一边去别打扰老娘看戏的眼神":"队长终于要说了?他不怕Antonia揍死他?"


"不是现在,队长," 女孩摇头拒绝了他,"我找Rogers先生他们有点事。" 她瞟了瞟电视里播报的「英雄不老!初代美国队长和初代钢铁侠联手再次击溃某反派阴谋」的事件,明显有些焦躁。


"哦,呃,好吧," 金发少年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地让开了路,"但我还是希望我们有时间可以谈一谈---"


所有少年复仇者的通讯器在同一时间尖锐地鸣叫起来。初代钢铁侠的脸出现在立体屏幕上,戴着他的头盔。 "那个小偷又出现了," 他不等他们开口就说道,"行动起来,我会跟你们一起去。"


"但是-Tony---" Antonia试图叫住他,但是屏幕已经消失了。她快速瞄了一眼Elroy,发现对方果然也在看自己。


金发少年担忧地望向女孩。但愿别是我想的那样---他感受到女孩语气里的急躁,心里有点发沉。


他们在两个街区以后截住了那个身穿装甲的怪人。敌人被逼进一栋废弃的室内工厂,靠着厚实的甲壳抵挡着他们的攻击,但好像并不急着反抗,似乎在等待什么。Antonia飞在半空中,发现他向天花板和窗户频频张望,心里一惊,马上就明白了他的目标---


但她来不及联络Tony了。张扬的金红色映入室内昏暗环境的几乎是一瞬间,三个男孩被一个接一个击飞出去,她自己被干脆利落地撬了关节甲,Lila的弓箭已经脱手,Adelaide拿着法杖沉着脸挡在她们两个之前。


这场战斗看得所有人目眩神迷。钢铁侠vs装甲怪人---哦上帝,最顶尖的电影公司也拍不出这种水准。Antonia直到尘埃落定之时才发现自己一直张着嘴。初代钢铁侠保持着一只脚踩在对方背上的姿势,打开面罩和善地冲他们挥挥手。


"还得锻炼啊,不是吗伙计们?" 他挑了挑眉毛说,俯身检查敌人,"这里交给我就好,已经联系现任复仇者了,他们一会儿就过来---回去休息吧孩子们,你们的任务结束了。"


不,还没有。Antonia盯着被踩住一动不动的那个家伙。至少得从他嘴里问出来El的事---


但是Adelaide动了。天神的女儿挂起一个恶作剧式的邪笑,像极了她其中一位父亲,然后手一挥,一道绿色的魔法就径直扑向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装甲人。钢铁侠对此的反应是迅速用光束打掉了这道攻击。


"Ada," 他板起脸责备道,"不许对没有反抗力的敌人用魔法,我记得你父亲很遵循这个。"


"是的,Uncle Anthony," 年幼的女神乖巧地回答道,仰起小脸祈求地望着他,"但这只是个恶作剧魔法,没什么后果,只是一个月没有头发而已。我只是想给他个教训,求你了。"


Antonia大概是有生之年第二次从Tony脸上看到哭笑不得的表情---第一次是她五岁的时候拿起子拆了复仇者大厦的微波炉就因为她想要里面的那块透明盘子。他长长地、长长地叹了口气,蹲下来敲了敲装甲人的头盔:"我说了这办法没用。你就不能指望Loki的女儿有什么好心---秃顶绝对不行,你接受我也不接受。"


然后他挪开一步,装甲人在所有人除了Tony和Adelaide的目瞪口呆中无比流畅地站了起来,跟他一样长长地、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摘掉了自己的头盔。


"来啦," Tony笑嘻嘻地说,"见见我丈夫---虽然我想他的脸你们都很熟悉了---全美最帅的男人之一,Steve Rogers,初代美国队长。"


"嗨,Uncle Steven,真高兴见到你。" Adelaide自然地扬了扬手冲他打招呼。


"你也是,Ada---还有,下次别再期待我陪你这么玩儿,Stark。" 仍然穿着盔甲的男人对她微微笑了笑,随即板起脸警告道。


Ben挂在墙上微弱地尖叫了一声,那声音几乎是从胃里发出来的。要是在平时,Antonia肯定会嘲笑他是个小哭包(screaming baby),但是现在她也很想尖叫。Elroy向后退了一步,吃惊地睁大眼睛。James从嗓子眼里发出咯喽咯喽的怪声。Lila露出一个跟Romanoff特工差不多的笑容,带着种优雅的气势走到角落跟金发的少女神祗并肩站在一起。后者满脸天真无辜地眨眨眼,不解地看着所有向她投来控诉眼神的人:"我以为你们都知道,这很明显不是吗?顺便一提,这个恶作剧太有趣了,歌颂凡人的智慧,耶!" 她甜美地咯咯笑着。


Antonia才不相信她真的跟她看上去那么天真无辜呢。见鬼的邪神的劣根性。


"我还能说什么呢?你太他妈赞了,亲爱的," Tony毫不吝啬地夸赞道,"一对六,干得漂亮。有兴趣来Stark工业做个保镖吗?你完全可以成为最大股东的贴身保镖,他允许你把他的衣服什么的偷出去卖,可比你现在偷的值钱多了。"


"Tony,No," 他的丈夫略显无奈地说," Ben看上去快要哭了。你不能鼓励我偷你的东西,那对我来说感觉并不好。"


"你早就偷走了Stark工业最重要的东西了,你这个超级罪犯,邪恶队长。" Tony咕哝着说,把他的脸掰过来,凑上去亲亲那个全美最坚毅的下巴。Steve顺势靠过去吻了吻他的额头。


"你得知道,Tony,我有时候真讨厌你越来越厚的盔甲内部设计。" 他大声抱怨道,并试图更高地抬起他的胳膊。


"体谅一下我这把老骨头吧,甜心,我不过是让自己穿得舒适些,就像你这十几年来一直想让我做的那样。" 第一代钢铁侠趴在他背上懒洋洋地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都没法在亲你的时候摸摸你的头发,这太令人难过了,仅次于我们家楼下那家面包店倒闭。我真怀念每天下午茶时间的苹果派。" Steve回答道。


Tony眨眨眼睛,飞快地绕到他身前,捧住他的脸用力地亲吻下去。Steve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左手手甲卸了下来,迫不及待地单手按上对方的脑袋,手指流连于鬓角的白发,从耳畔抚过那些在他眼里性感之至的皱纹。他们的嘴唇胶着在一起,并且显然用上了舌头,因为所有现任复仇者都能听到无比清晰的水声,这让女生们发出窃笑,男孩子们开始眼神游移,最小的Ben往后退了一步,面红耳赤得像是要烧着了。


"我,还是苹果派?" 这个长吻结束后Tony立即追问,严苛地努了努嘴。他甚至呼吸都没怎么乱,绝境带来的好处被他在和美国队长对着干这件事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当然也包括接吻。


"你。" 第一任美国队长端着一张正直脸毫不羞愧地马上改口,"你让我从不后悔偷了Stark工业最重要的东西。"


"哎哟喂,先生们。" Lila说,翻了个白眼,"能不能行行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虽然我猜的大概差不多了。" 她的兄弟James则傻乎乎地眨了眨眼睛。


"什么,你年轻的时候还偷过弧反应堆吗,队长?" 他问。


"如果你说的是指我的心脏的话,那么是的," Tony整个人黏在Steve的肩膀上,闻言冲他眨了眨眼睛,"唔……首先我和队长得为这事儿道歉,孩子们,但要知道,要想骗过敌人就要先骗过自己人---"


"哦---所以是因为新闻上说的那个什么阴谋!之前跟我们战斗的一直都是Rogers先生?你们要潜入敌人内部,所以才会---" Elroy嚷道,看上去又高兴又恼火,"但是先生,你明明违反了作为领队的第一义务---"


"我没有,El," 那位可敬的美国大兵回答他,"第一,这次我不是领队,第二,Ada从头到尾知道所有事,你们完全可以从她那儿问出来,多问几次就行。"


Adelaide顶着一张装傻的脸盯着空气使劲儿看。


"这次是突发情况,接到的情报和九头蛇有关," Tony接过他的话往下说,"没什么时间通知所有人,而且我们也没想到你们那么快就会怀疑到身边的人,明明Steve完全没有跟你们正面战斗过几次。" 他摇了摇头,"Antonia和Elroy来找我和Steve的时候---" 少年和少女慌乱地对视了一眼,"我们发现有一节课得给你们上。本来我的计划是今天Steve不会暴露,等你们对对方的怀疑深一点儿之后再好好'谈一谈'的," 他伸手比了个引号,"美国队长式的那种,能让你痛哭流涕地觉得自己产生这个想法简直是世界上最不可饶恕的事情---开玩笑,亲爱的。"


Antonia和Elroy被他语气里的惋惜悚得后脖子上的毛都要炸起来。


"不过这件事也让我们意识到,咳," 钢铁侠逃过一个来自美国队长的肘击,咳了一声,"有些事情确实不能瞒着了。好吧,就在这里重新介绍一下,Antonia---"


棕发女孩全身的血都凉了。"不---" 她尖叫着,但Tony完全没被影响到。


"--- Rogers(Toni)Stark。我和Steve的女儿-养女,在我们半退休的时候捡回来的。"


"Daddy!!!"


这回连Lila都瞪大了眼睛。Elroy的脸刷地没了血色,美国队长温暖的笑容却让他从脖子凉到脚后跟---对一位父亲说自己要追他女儿,还拜托他帮自己想办法,老天啊---今天晚上被画着星星的盾敲死在床上我也一点都不会意外的,他白着脸沉痛地想。James和Ben挤在一起,对场中的气氛瑟瑟发抖,而只有某个继承了其中一个父亲的绿色眼睛的小混蛋依然淡然自若。


"她姓McSmith,Mc-Smith*,先生们和女士们," 姓氏为Thorson*的女孩毫不客气地说,"更不要说她平时那些行为动作之类的。真不敢相信,你们让我觉得Father Loki说的有道理,大部分凡人确实是愚蠢的。"


【*英文名后加son或前加Mc可以表示×××之子的血缘关系。McSmith意为铁匠之子。】


Antonia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羞愧地颤抖着。Lila走过去把手放在她的头盔上。"这多酷!" 她说,试着让她打起精神来,"你的父亲们都是超级英雄!这可比El的父亲是skrull的王子要酷多了。" 少年冲她苦笑着摇摇头。


"我-我-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们的!" 她吸着鼻子小声说,"只是-那会让我显得很讨厌-跟Thorson一样("嘿我听见了!")我没有-我没有想要---"


"我们-我知道," Ben凑上来很快地说,十四岁的少年安慰地碰碰她的金属胳膊,"你又聪明又厉害,Tonia-Toni,我们还要担心你会不会继续留在队伍里呢。"


她的那些值得信赖的伙伴们扑上去跟她抱成一团,Adelaide嫌弃地撇撇嘴,然后被Lila拽过去摔在所有人上面。两位初代复仇者的成员站在旁边,微笑地看着他们。


"可惜我没能遇见你年轻的时候。" Tony咂了咂嘴,说。


"你不会喜欢那时候的我的。瘦小暴躁,脾气倔得出奇又不知变通,有的时候还喜欢恶作剧。"


"除了瘦小也没有什么变化嘛。"


"恶作剧,认真的,Tony?"


"当然,没人比我更了解你了,明明就是一肚子坏水。"


"那么我道歉,为了用在你身上的那些---不管什么方面。"


"你学坏了翅膀头。"


"哦是吗,我可不知道是谁教的,铁壳头。"


"不成,你得交我学费,至少一杯咖啡。"


"我也爱你,Tony。"


"别想用这个混过去。一杯咖啡,否则我就不爱你了,Steve。"



尾声:


"我很抱歉,Tonia-我是说,Toni," 年轻的金发男孩不安地说,放开了她的手腕,改为紧张地搓动自己的衣角,"就是,你知道,为了怀疑你,还有各种各样的,呃,事情," 他磕巴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用充满期待的眼神望向她:"我可以请你出去吃饭吗?只是,唔嗯,向你陪罪,希望你能原谅我?我恰好知道一家不错的店,那里的芥蓝菜沙拉非常棒---" 但他马上被打断了。


"不,不用了,事实上,我想是我先怀疑你的,再说这件事本身也是我父亲们的算计,我才是应该道歉的那个,对不起---还有,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但是El," Antonia皱起秀气的眉头,用红红的眼眶瞪了他一眼,"芥蓝菜沙拉是我最讨厌的食物。" 然后她快步追向她的养父们,挽起他们的手臂,扬起的长发差点糊了懵在原地的可怜的小伙子一脸。


……等等原来你是这样的美国队长?!


金发的高大男人扭头看了他一眼,用手指指自己的眼睛,然后带着种杀气点了点他。


……求助,要被喜欢的女孩的爹做成表了我该怎么办,在线等。


#####END#####


小甜饼一发完~
其实我在写Antonia和Elroy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性转学院铁和学院盾(。
然后,关于他们俩的谈话也有部分我自己关于盾铁内战的想法
总之就是这么个烦人的故事啦(= ̄ω ̄=)
谢谢阅读,给同好的小天使们笔芯~

评论

热度(261)

  1. 彼岸花开Arloy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给太太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