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脂肪和恋爱都是拉锯战【二】

主角太可爱了,好想快点看到他们谈恋爱w

空水:

自行车被红头罩骑走的第三天,有个快递员送来了一辆新的自行车,还附了一张卡片上写着“谢谢”。
“是从谁寄过来的?”
“不知道,这上面没写寄件人。”快递员看起来挺凶的,而且好像挺不好说话。“签收一下。”
“哦,好。”
那辆旧的二手自行车大概是找不到了,可能在红头罩打架的时候报废了,不过也没关系,毕竟是才花了三十六块从学长那里买的二手货,骑上去整辆车除了车铃不响哪儿都响。但这辆车就不一样了,全新的,名牌的,上网查了下至少八百块的自行车,真的是天上掉馅饼,自行车丢的值啊。
快递员走了,欢天喜地的把车推进门,美滋滋地看着卡片,然后把卡片翻了过来。
“以后骑结实一点的车。”
“好啊,这是在关心你啊。”室友听说后这么表示。
“我觉得我还会再遇到他。”
“然后和他谈一场恋爱?”
“诶嘿。”
“哦,得了吧。”室友继续看杂志。“这只能说明他人还不错,你要是能和红头罩谈恋爱,蝙蝠侠都能和布鲁斯·韦恩谈恋爱了。”
“这个传言几年前就有了。”
“那就是我都能和本·阿弗莱克谈恋爱了。”
“不可能的,大家都知道他爱的是马特·达蒙。”
“我打死你啊!”室友用力把计步器砸过来。“三万步!不然别想要红头罩了!”
“这不公平!”
“对你肚子上的脂肪说不公平吧。”室友继续看杂志。“再加一条,减下二十磅我给你的房间加装隔音层。”
“真的?”
“你上次考试拿了B我不就给你换厚窗帘了。”
“我这次拿A的话你介绍我和红头罩谈恋爱怎么——”
“闭嘴去跑步。”
“哦。”


室友今天不跟出来,说是要忙着做减肥餐,但是估计是在看访谈节目,之前看了预告,说是本·阿弗莱克的。
“不许用走的!”
“知道了,知道了。”
然而不可能不走的,不存在的,跑三万步实在是太累了。到现在为止已经减掉七磅了。室友嘲笑说你瘦下来二十磅之前绝对不会和红头罩谈恋爱的,回敬回去你也不会和本·阿弗莱克谈恋爱的,然后各自为了和偶像谈恋爱进行了一场友谊的对决,结果现在被扔出来继续跑步,而室友大概在一边做饭一边看电视。
既然室友不在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了。去便利店买了罐装咖啡出来,一拐弯就的时候就看见有个人蹲在消防梯上,仔细一看脑门是红的。
“今天也在跑步?”
——妈妈!是红头罩!
他是偶然在这里的,还是特地在这里等着的?说不好,只觉得开心到要跳起来了。
“自行车骑着怎么样?”红头罩问,车子果然是他送来的。“比你的那辆破车好吧?”
“你为什么送我一辆新车?”
“你那车骑了不到二百米就剩一个轱辘了,差点没摔死我,但不赔你一辆显得我红头罩做事没原则。”他顿了顿。“虽然赔给你我觉得我好像吃亏了。”
“其实没什么,毕竟那辆车才花了我三十六块。”
“……我后悔了,把车还给我,我请你吃顿饭就差不多了。”
“你说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
“哦,那么你的意思是不用我请你吃饭了。”他晃晃脑袋。“那我走了。”
“等等!”
不知道是什么操作,他嗖的就飞到楼顶上就跑了,前后转了几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的。等到跑回家,室友抄着手在门口托着个纸袋子,一脸“我看破你的阴谋了”的表情。
“厉害了啊,一个人去跑步,然后背着我叫外卖?”
“什么外卖?”
“少来,热狗店的员工说我们定了一份特制辣热狗,我又没打电话那肯定是你订的了。”室把热狗塞过来。“哼,你这样肯定瘦不下来。”
“不你听我说!我真的没——”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撇着嘴看看那袋热狗,还挺沉的,有好几个。打开一看都是各种口味的辣热狗,小票上显示总价格是三十六块。
“……你听我解释我知道是谁订的了!”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在室友恶魔一样的监督下至今减掉了十磅,并且改善了一些偏头痛的问题。室友对此很是满意,并下了红头罩雕像的定金以示鼓励,并且威胁如果减不下剩下的十磅就退款。
“不给退怎么办?”
“那我就不要了。”
“你怎么这么有钱?”
“要你管。”
红头罩在上一次请客吃了三十六块的热狗之后一直没有出现,在那之后又陆续送来了披萨,汉堡,三明治,辣味炸鸡还有墨西哥卷饼,甚至还有麻婆豆腐,都是辣味的而且附带三十六块钱的小票,让人觉得他到底对于三十六块有多大的执念,大概是上次那辆破自行车把他摔得不轻。而因为减肥,这些东西就全上缴给室友吃了。
“今天不许偷懒。”室友把窗帘洗了,现在晾干了正在挂窗帘。“我会看着你的。”
“我真爱你!”
“少来了爱你的红头罩去。”室友哼哼着挂窗帘。“有本事减肥减下来把红头罩泡到手。”
“你想多了,怎么可能呢。”
“那你怎么解释他给你送了两周的垃圾食品?”
“你不是坚持说是我买的吗?”
“少废话你去不去跑步,还要不要红头罩雕像了。”
“好的爸爸,这就去爸爸。”
跑步那段路这段时间就没有变过,室友也不是次次陪跑,比如今天就要忙着看综艺节目访谈,但没再见过红头罩。虽然哥谭的确犯罪多,警察永远在加班,天上时不时往下掉蝙蝠侠罗宾什么的,凌晨大马路上偶尔就能看见抢银行的,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很让人喜欢,大概是因为这里是红头罩的活动范围,也有可能是偶像效应,总之很喜欢哥谭,还有红头罩。
跑出去好一段距离了,室友忙着挂洗好的窗帘和本·阿弗莱克的访谈节目,百分百没工夫跟踪监督,那么就可以溜溜达达的去买杯咖啡再溜溜达达抄近路回家,完美,如果能再遇到红头罩就更好——
“砰。”
不懂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在人背后吓别人一跳,手里的热咖啡哗啦就泼过去了,顺着红色的头罩滴滴答答流到地上,气氛变得紧张而尴尬起来。
“你往我脸上泼什么咖啡。”红头罩好像是倒吊在哪里,他现在整个人都是倒吊着的。“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你吓到我了。”
“有个蓝色的傻蛋把我挂在这里了,你要不要行行好帮我解开,我请你吃宵夜。”
“蓝色的傻蛋?”听着这眼熟呢?“屁股怎么样?”
“别管那个屁股蛋,你到底同不同意?我在这里挂了好久了。”
“同意!我们去哪儿?”
——减肥什么的去他的吧。


室友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你这段时间不大正常。”
“怎么了?”
“你回来的比以前晚,而且你的体重也没变化。”
“嗯……”
“你是不是偷懒了?”
“严格说起来没有。”
“严格说起来?!”
如果室友去做私人健身教练一定能赚很多钱。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老实交代。”室友往沙发上一坐。“你是不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比如说偷吃汉堡奶昔。”
“这是情势所迫。”
“所以你到底吃没吃?”
“……吃了。”
第一次知道室友跑得这么快,差点被抓住打死。
“你有种别回来了!”室友远远地喊。
“不能怪我!”远远地喊回去。“约会总吃汉堡不是我的错!”
“等等啥玩意儿?”
“我总是吃汉堡不是我的错?”
“你说是出去跑步其实是去约会了?!”
“我还以为你要问我和谁约会去了。”
“那是下一个问题。”室友似乎放弃了进攻。“你和谁约会去了?”
“你肯定不信。”
“你说。”
“红头罩。”
“哦,好啊,我今天还约了本·阿弗莱克吃饭呢。”
“不是,真的,那天他被夜翼吊起来挂了很长时间,我偶然碰见他就把他放下来了,然后我们就……嗯……”
“……什么,你们就疯狂的上床了吗?”
“等等司机我要下车,我们只是单纯的吃了顿夜宵。”
“伴随着大量卡路里油脂和糖分?而且还是每天?”室友歪着头。“那既然你都和本人约会了那么那个雕像也——”
“我知道你最爱我了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跟你男朋友要去。”
“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呃……每天一起吃夜宵?”
“就这样?牵手了吗?拥抱了吗?接吻了吗?”室友哐哐拍起桌子。“你们两个今年多大?!都两周了连手都没牵?!这你也好意思说是'约会’?!”
“我觉得是。”
“真鸡儿丢人。”室友翻了个白眼。“总有一天我得被你气出偏头痛。”
“我那里还有处方药可以分给你。”
“操你大爷。”
“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