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阿格涅斯【四】【完结】

空水:

如果想看后续,我们可以再想想 @JamesGreen詹绿


=======================


相处久了感情总会发酵,当然也会有争执。红头罩这次生气的原因挺简单,这次是一个男人来向他搭讪。
“女人不喜欢,那男人呢?”
就这一句话,他喝了酒就走。后来几天倒是也有来,但是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他真的生气了。
虽然想过和他道歉,但是他根本理都不理,碰见了都绕着走,叫他装没听见,拦他装看不见,堵他直接从头顶上飞过去。
……好吧,他闹脾气呢。
“我以为你和红头罩感情挺好了。”
“可能是我总跟他说要不要谈场恋爱被他嫌弃了。”
“你是多想让他谈恋爱。”
“倒也不怎么想……”
第二天红头罩又出现在酒吧,这次他终于肯说话了。
“知道错了吗?”
“是,我再也不催你谈恋爱了。”
这对话听起来太微妙了,而且他好像还哼哼了几声。
“我们之间的海啸结束了?”
“根本就是海难。”
“你这个样子倒挺像二十出头的男孩子那么可爱了。”
“你在侮辱我吗?”
“你想太多了,我爱你都来不及呢。”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夸奖的话。”
“我喜欢。”
“……随你喜欢吧。”


总有人说红头罩沉默寡言,大概是和他相处时间长了所以他才愿意聊天。
“我都说了他不爱有人打扰他,你就是不信。”
然而对于把打扰自己的壮汉揍翻这件事总有人会被他吸引——也是,强大的男人本身就很有魅力,更何况他本来就很有吸引力,比如现在很多人都认为红头罩是一个性感的双性恋。
他是不是双性恋不知道,不过他的确性感,虽然他自己完全不这么觉得。而且,悄悄地说,还是夜翼在这方面更胜一筹。
“我真的不建议你这么做,你要和他提谈恋爱他会爆炸的。”


被红头罩送回家好像成了一种习惯。对于单身的上班族来说,十二点前回家睡觉是必须的,而十二点左右正好是他工作的时间。
“今天不要给我打电话。”他说。“我会很忙,有事发短信。”
到也没什么事,一个马上要睡觉的人能有什么事?难道会有蝙蝠侠跳进屋里夜间执法吗?
所以当凌晨两点的时候蝙蝠侠从窗户里摔进来的感觉真是太尴尬了。
而在抓过手机给红头罩发短信说家里进了个蝙蝠侠后,他就从窗子里跳了进来,手机还响了,整个场面就更尴尬了。
“……呃……你现在忙吗?”
“挺忙的。”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蝙蝠侠,把他扶起来。“我先带他走了,回头来找你。”
红头罩大概一个小时后回来了,拎着个工具箱,夹着几块玻璃,开始修窗户。
“你要在这里待一晚上吗?”
“给你修完窗户就走。”
说完这话没多久就下雨了。
“我觉得你可以不用走了。”
“哦操,我的车还在外面。”
“你不是说你喜欢雨吗?”
“其实还好。”他把头罩摘下来,额头起了一层薄汗。“大部分时候我更喜欢晴天。”
“你要过夜吗?”
“没必要。”他耸耸肩。“反正今天的工作结束了,我也不着急。”
“那么早?”
“嗯。”他回过头。“你去睡吧,修完我就走。”
说实话,真的睡不着啊。
红头罩是大概凌晨五点完工的,修好了整扇窗户,速度很快,赶得上专业维修工。
“你没睡?”
“睡不着。”
“因为我在?”
“对,肾上腺素都要飙升了。”
“我还以为我们关系够熟了。”
“哦,我觉得你理解错了……”
“好吧。”
“所以说,呃,肾上腺素……”
“你有什么好紧张的。”
“不,那是兴奋。”


红头罩大概又是三天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又惹他生气了,打电话过去也不接,有时候他的脾气有点奇怪。
——嘿,别生气了,请你喝酒好不好?
——不好。
于是不知道该回什么了。
在锲而不舍打了四十几个电话后,他终于肯接了,哼哼着,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所以,你想说什么?”
“呃……”
“我等下就要出门了。”
“好吧,好吧,红头罩,我们还是发短信好了。”
他挂了。
——起初我并不想对你明讲,但是那样你就永远没可能知道我有多难为情。
——如果说你还可能有一个希望?
——嗯。
——好了,你不用说了。
今天也就到这里了,该去睡了。


第四年了,或许已经四年多了。红头罩依然做着他的黑帮老大,偶尔能见识到一次蝙蝠侠和罗宾,时不时酒吧里会打架,酒吧外面也打架,他偶尔上一次电视新闻,隔天又出现在酒吧里。
要说这段时间唯一的收获,大概是终于学会了吹口哨并冲夜翼吹了一个,不过为此红头罩又生气了好几天,还被嫌弃了,说反正他的粉丝团够多了,也不差你这一个。
“一个达吉雅娜和奥涅金还不够吗?”那天他沉默了很久才说。“一定要再重复一次吗?”
“说这话的时候拿出点诚意来好吗?”
“明明你就没什么诚意。”
“至少还不是一个星期就见一次面。”
“那还真是谢谢了——再给我一杯——,我们已经快在酒吧里住下来了。”
“不过我也就是只能听听你的声音。”
“我说句话,你会专心去想吗?”
“直到下次我再和你遇上。”
他站了起来。
“明天我去接你。”他说。“我们去别的地方。”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有点乱,虽然看不见眼睛——也好奇是什么颜色的——,不过至少还能看到他的鼻子和嘴巴。鼻子硬朗有线条,薄嘴唇,嘴角总是朝下耷拉着,虽然他声称那时候只是面无表情,但还是一副阴沉的凶巴巴的样子。
对,还有他好看的下巴和颈线,以及大家公认的性感的手臂。
不过说起来,本以为他会顶着头罩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直到他下车说话才确定那个绿色眼睛的小年轻是他。
“愣着干什么。”他说。“上车。”
“我不知道整个哥谭有几个人知道你长什么样的。”
“普通人的话,你算第一个。”
“那我要从挪威的森林里,拔出最好的枞树,浸在埃特纳火山熊熊的火山口里。”
他敲着方向盘,过了一个红灯才接口。
“然后用蘸满火焰的斗笔,在黑暗的天幕上写着火字。”
“阿格涅斯。”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他说。“你就这么叫我吧,暂时。”
一开始都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不是吗?
“我不着急,四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着急的。”
嗯,一点都不着急。
面具已经褪下,他的眼睛是绿色的。

评论

热度(93)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3. 渎神的詹绿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把每章都转走 啊 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