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Jason】月光【三】

空水:

没有人的时候他很自然
有人的时候他特害羞
@JamesGreen詹绿
迷妹脑已经没救了


==========================


他又说要出差。一个哥谭本地的黑帮头子去出差已经很奇怪了,不过毕竟蝙蝠侠也不抓他,这说明他其实不是个坏人,虽然不是坏人的黑帮老大怎么听都奇怪,而且蝙蝠侠好像他爸一样。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不要给我打电话,也不要发短信,我会定期给你寄信。”他临走的时候说。“注意你的信箱。”
“我还是好奇你一个黑帮老大有什么必要出差。”
“……你只需要知道我不只是单纯的黑帮就够了。我走了,你在家里记得给植物浇水,不要喝酒。”
“……路上小心。”
这个不知道多久一走就是半年,期间还一不小心把他的仙人球养死了——水浇太多了——,抢救了几天还没没救活。每个月他都会寄信回来,大概讲讲他最近怎么样,抱怨抱怨最近吃的什么东西不好吃。他的信里什么都没有透露,但是能知道至少他现在还好。如果能给他寄信的话,倒是想告诉他他的仙人球一不小心死掉了,不过他从来不写地址,所以也没处去寄。不过也不希望把这些事情都忘记了,和迪克聊天的时候他说你干脆给他写信自己收着,这样就不会忘了。
然而真的等到半年后他回来的时候,除了告诉他关于仙人球的噩耗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想偷偷抱着那一盒子信销毁掉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好像黑了点?”
“晒的。”
“好像还瘦了。”
“所以我要回来养几天。”他把行李袋丢在地上,脱了衣服瘫在沙发上。“那么,我的信呢?”
“……你说啥?”
“迪基都告诉我了,我的信呢?”
“他居然出卖我!”
“你也没让他保密不是吗?”他招招手。“把信拿过来,然后坐这里来,你读给我听。”
“……我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跑个屁,再说你跑的过我吗?床都上过了这时候害羞个什么劲。”


亲爱的Mr.Red:
阿尔弗雷德送饼干过来了,并且透露你喜欢吃巧克力口味的,还附带了食谱。
不过我做的没那么好吃,还是吃阿尔弗雷德做的吧。
以及,我把你的那份也吃掉了。


亲爱的红头罩:
今天陪提姆去领养了一只猫咪,肚子是白色的,背毛是橙色,毛茸茸的,特别可爱。
提姆说他很喜欢猫咪,但是家里只有达米安有宠物,他也想要自己的猫咪。
不过它会不会和潘尼沃斯打架呢?我们都不知道,先观察一下吧。


亲爱的小杰鸟:
这个称呼是迪克告诉我的,他说你的两个朋友就这么叫你,挺可爱的。
有一个好消息是你亲爱的小弟弟达米安成功长过了六点五英尺,他再也不能糊我们家窗户了。
还有一个坏消息是我不小心把你的仙人球养死了,一个不小心水浇多了,经过几天的抢救实在是回天乏术了。
我错了,等你回来我陪你去选一盆新的。


亲爱的阿格涅斯:
今天在剧院看了《莎乐美》,还记得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吗?那天看的也是这个,演员都没有换人,还是没几个年轻人。
不过说起来,当时只是因为就剩这部剧才去看的吧?不过也多亏了王尔德,你那天才会留下来。


亲爱的不高兴先生:
看到你抱怨最近吃的食物都难吃干硬仿佛饲料,我现在要十分高兴的告诉你:
今天早餐我做了烤土司和煎蛋,中午在公司吃了辣热狗,晚餐阿尔弗雷德接我去庄园用了他的特制牛肉饭,甜点是拿破仑冰激凌。
现在我躺在柔软的被窝里,我觉得我已经能看到你一脸的不高兴啦。


亲爱的:
我已经想不出来该叫你什么了,这次就先空着吧。
达米安今天十八岁了,在庄园开了派对。不过我感觉他好像又长高了一点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提姆的猫和潘尼沃斯相处良好,你真该看看他抱着猫的样子。“他这么可爱,毛茸茸的,这么小”,这样子的提姆也真可爱。
你要是对我说他可爱吃醋的话就快点回来,我已经开始很想你了。


“……你不去写言情小说可惜了。”
“行了,看完了给我,我要拿去永久销毁。”
“这是我的。”他把信全部拿走。“我会好好收好的。”
“快给我!这东西太羞耻了!”
“你写的时候怎么没羞耻啊!”
“因为你不在啊!”
“我们之间还要什么羞耻心!”
“你没有我有啊!”
他停了一下。
“我觉得今天晚上得让你回想一下你也没有羞耻心的时候。”
“那时候不一样!”
如果知道迪克会出卖这件事情,死都不会写,真的。这应该是分别已久后重逢后附在他耳边一件件轻声说的事情,而不是这样一次让他看个够。
“都一样。”他说。“不管什么方式让我知道都一样。我不会嘲笑你,你会给我写信我很开心。”
“……我把你的仙人球养死了。”
“没关系,可以再选一盆。”他把那叠信放在书架的高处。“今天让我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去再买一盆。”


今年入冬后他开始鼓捣毛线——他提前织好了圣诞袜收起来,说到时候用。
“我知道你心灵手巧,可这……”
“你别误会了。”他把毛线球收起来。“这是热身而已。”
“热身?”
大家都知道的,圣诞节嘛,都要穿红的黄的绿的或者其他颜色搭配在一起的圣诞毛衣,难看却喜庆。杰森在织了一双圣诞袜后织了一件绿底的红鼻子驯鹿毛衣,袖子是拐杖糖,点缀着黄色的小星星和榭寄生,然后带回庄园当做圣诞礼物送给了达米安。
“……怎么说呢,这算我见过最好看的圣诞丑毛衣了。”
“我很赞同。”迪克点点头。“小翅膀的审美就是好。”
虽然达米安看起来很不情愿,不过至少能感觉的到他没有不开心。
“你还记得我们去年圣诞节怎么过的吗?”
“我在外面踢坏蛋的屁股没来得及吃晚饭也没赶得上平安夜倒计时,结果只赶得及去教堂。”
“然后饿着肚子听唱诗班唱了最后一首。”
“我还问你为什么不吃东西,你说平安夜还开张的餐厅位子都订满了,最后我们只好回家吃冷冻披萨。”
“我记得还是海鲜口味的披萨。”
“还点了两根蜡烛,怎么看都很凄惨的样子。”
“那是因为晚上得时候保险丝烧断了,你第二天白天才换了新的。”
“去年圣诞节过的好像的确不怎么样。”
“不过至少你在床头挂了榭寄生,所以我们——”
“好了,不要说了。”他紧张地四下张望了下。“说点别的。”
“好,今年我在床头挂了榭寄生,所以——”
“说点别的!”
“……今晚我们谁操谁?”
他捂着脸低下头,摸摸他的耳朵都有点发烫,嘴里嘀嘀咕咕地说着要回家拿掉所有的榭寄生。
“有没有榭寄生不一样吗,杰森。”
“不,当然不,说点别的,什么都——”
他猛的回过头去,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这边的动静,怪不得刚刚这么安静。
“你们什么都没有听见!”
“你的脸出卖了你的一切,陶德。”
“别以为你今年成年了就可以随便偷听了小鬼!”
“我们在光明正大的听,小翅膀。”
今年他也说这是最后一个在庄园的圣诞节。当然,并不是。

评论

热度(66)

  1. 彼岸花开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岚泽√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3. 渎神的詹绿空水 转载了此文字
    不小心把仙人球养死了Hhhhh秘制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