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batfamily】If(上)

布谷虫:

   @JOKER 的点梗。


  小鸟们养大老爷,不过好像并没有写养大的过程……还加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


  其实摸不太准三少的性格,有漫画推荐吗www




  ***********************




  “在你醒来之后,你会承认我比你更帅。”


  康斯坦丁挥舞手臂,动作夸张,用一张认真的脸说着不靠谱的话,好像真的要在蝙蝠侠的脑袋里下这么一道魔法似的。


  神奇女侠微乎其微地挑了挑眉,绿灯侠边摇头边捂住了脸,而闪电侠则用脚尖以光速拍打着地面。


  如果不是蝙蝠侠始终昏迷不醒,而扎塔娜又不肯现身,没人会在这个金发胡茬魔法师身上赌一把。


  “醒来吧,忘掉你所有的伤痛。”


  虽说人品可能不怎么样,但法术毕竟是一流的,魔法生效时,众人不由得发出几声感叹。深紫光芒笼罩黑夜的身躯,将之层层包裹,康斯坦丁低声念出一段异世的法咒,结束后转过身,给自己点了根烟,洋洋自得地抬臂耸肩,仿佛在说‘就这么简单’。


  待到他身后的光芒弱去,康斯坦丁把一只眼睛睁开一道缝,却没收获联盟成员赞叹的反应。


  他转回头去看,手里的烟吧嗒一声掉在了治疗台上。


  蝙蝠侠不见了。


  字面意义上的那种消失不见了。


  康斯坦丁愣了愣,拾起烟蒂,默默给自己续了个火。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红头罩今天依旧热烈地拥抱着哥谭,和老油条们玩玩猫捉老鼠,在大街上开枪吓唬吓唬小混混,尽兴了打算回安全屋。当他找到早就忘了停在哪的摩托车时,一个披着麻袋的小男孩正费力爬上他的摩托,没等杰森反应过来,一溜烟儿开走了。


  “喂!小崽子!给老子站住!”


  爪钩枪刺破空气,精准地套在摩托车的后轴上,他卯足了劲,将另一端勾住一旁的栏杆,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朝男孩跨步而去。


  男孩似乎是发觉办法行不通,刚要从摩托上跳下来,就被杰森一把接住了。


  “当今社会真是世风日下,这么小的孩子都学会偷车了,我问你,你爸妈——”


  话音在看到男孩脸的那一刻截然而止,杰森摘了头罩,瞪大眼睛又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这个八岁左右大的男孩。


  “你叫什么?”


  男孩不情愿地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杰森捉着他胳膊的手。


  “不说我就把你扔到河里喂鱼。”


  “……布鲁斯。”


  “姓。”


  “韦恩。”






  夜翼熟门熟路地溜进巷子里,疑神疑鬼地四下张望,确认没人跟踪,才放心大胆地三两下跳到五层楼台上,从窗户窜到了房间里。


  “抱歉没接到你的电话,给我打了那么多次,是有什么急事吗?我没错过什么吧?”他四下搜索房间主人的身影,而后在卧室门前发现他坐在地上睡着了,黑眼圈还挂在眼睛下,显然一夜没合眼。


  迪克走了过去,杰森的睡眠很浅,没靠多近就醒了。


  “你来了。”他伸了个懒腰,然后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门,“我没辙了,他什么也不吃,水也不喝,老蝙蝠把我领回去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倔过。”


  夜翼反应了几秒他的话。


  “别告诉我你拐了个孩子回来。虽然你不把法律当回事,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这是犯罪。”


  杰森啧了一声,起身让开了位置,“自己进去看。”


  迪克把护目镜和眼罩一并摘了下来,随手捞过来一件杰森的外套穿在身上,揉了揉脸,换上灿烂的笑容,推开门,把自己的音调拔高三度,“嗨!小家伙,吓坏了吧?没事的,你很安全,那个大哥哥就是脸有点臭,还有脾气不太好,他不会对你——你——”


  看清布鲁斯的脸时,迪克的反应和他的二弟如出一辙。


  男孩坐在床边,正对着迪克,眼睛睁得圆圆的,眉毛稚嫩地皱在一起,一点畏惧的表情也没有。但是当他张口说话的时候,有点发抖的声音出卖了他。


  “你们要多少钱才肯放我走 ?”






  罗宾百无聊赖地在训练场里练习投掷,一次挥臂,三只蝙蝠镖正中三个稻草人的靶心。


  他擦了把汗,走出训练场,及时喊住路过的管家,“父亲回来了吗?”


  “还没有,达米安少爷。”


  距离蝙蝠侠外出执行联盟任务已经过去了三天半,期间一点联系也没有。正当达米安再次考虑要不要主动呼叫联盟时,楼下门厅处传来一阵吵闹。


  “早来找阿福问题不就解决了,你就是死脑筋。”


  “我是怕这是针对老蝙蝠的什么阴谋,没敢直接带他来庄园,想私下调查解决。”


  “我看你只是觉得好玩吧。”迪克的声音里夹着一丝嘲讽。


  “你不是也争着抢着要抱他。”杰森不留情面地反驳道。


  达米安站在台阶最上层,居高临下地望着斗嘴的二人。


  被扛在杰森肩上的人转过头来,和达米安对上了视线,两个都没成年的男孩相视一愣。


  “嘿,达米安,看看我们带了谁回来?”迪克走上前说。


  半晌过去,达米安道:“父亲找来下任罗宾接替我了?”






  当收到蝙蝠洞的通讯请求时,神奇女侠和绿灯侠一左一右站在康斯坦丁的身侧,一起用力把他推到了通讯器前面。


  康斯坦丁踉跄了几步,“朋友们,我们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的,对不对?”


  “接起通讯。”神奇女侠说。


  “伙计,恐怕你得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绿灯耸肩道。


  其实康斯坦丁的魔法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不过咒词出了点小问题,本该让蝙蝠侠恢复成未受伤状态时的魔法,反而让他的精神、身体、空间位置回到了曾经某个时间点,具体是哪个时间点,康斯坦丁只能大概估计是蝙蝠侠受到过此生最早的伤害之前的那个时间。可是刚出生的孩子且因不适而哭泣呢,他不敢说蝙蝠侠是不是真的变成了个刚出生的婴儿。


  巧妙地回答完夜翼一连串的问题,康斯坦丁最终把这件事瞒了过去,挂起通讯,只见周围的人都很同情地看着他。


  “也许你不太清楚,蝙蝠家的孩子们都很护着大蝙蝠,这件事要是暴露了,接下来起码一年内,你可能会经常收到恐吓信、挑战书、甚至受到袭击。真的是袭击。”绿灯侠有点后怕地说。


  “用魔法也没用,他们总是有门路。”沙赞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赶忙补充道。


  康斯坦丁嘬了口烟,“你们当初找我来是故意的吧。”


  “别太沮丧,我们都会去找蝙蝠的。”闪电侠上去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留下一条红黄相交的线消失了。


  “当然不是为了你。我替他补全。”绿灯接着说。


  康斯坦丁又猛地吸了口烟。






  自从带小布鲁斯回家后,几个人就在不停猜测他的身份,联系不上蝙蝠侠,任是他们猜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结果。


  只是他非常喜欢粘着阿尔弗雷德,从杰森那里重获了自由后,便一直躲在管家身后,所以劝他吃点东西的担子也落到了管家身上,而阿尔弗雷德很乐意为之,按他的话说,就像又重新抚养了一遍那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小少爷一样。


  “说得好像布鲁斯现在不是同样对他言听计从似的。”杰森在阿尔弗雷德走后打趣道。


  “危险发言,小翅膀。”


  “事实。”杰森不以为然。


  “联系上其他人了吗?”达米安说道。


  迪克塞了块甜糕进嘴里,“我怕事情闹大——”


  “事情已经闹大了。”


  “——只联系了芭芭拉和提姆。小芭在赶来的路上,可怜的提姆还在印度区域执行任务。你不知道,提姆快疯了,巴特、卡西和康纳三个人豁出性命把他给拦了下来,因为任务需要他。听说康纳还被他打昏过去了。”


  杰森惊讶道:“什么?他不至于这样吧?”


  达米安也微微诧异,“你怎么和他说的?”


  迪克回忆片刻,“我说布鲁斯好像又有了个孩子。”






  阿尔弗雷德领着小布鲁斯回来时,他已经没那么怕了,就是在他们面前不太自然。管家向他们解释,他发觉男孩有着和布鲁斯相同的记忆,只不过停在八岁那年不再延续,饮食喜好也和布鲁斯一致,并且认得管家和庄园。


  “克隆人?”杰森脑海里蹦出来这么个词。


  “或许就是小时候的布鲁斯?”迪克猜测。


  “可是你们不是刚刚告诉我,他还在正义联盟执行任务中吗?”方才赶来的芭芭拉也加入了讨论。


  大家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思。


  “无论怎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迪克说着,拿起手机奔着小布鲁斯而去,把他搂在怀里,脸贴着脸兴高采烈地拍了张照片。


  然后把它发给了提姆。






  地球那一端,方且冷静下来的提姆,在看到大哥发来的图片后,把刚缓过神来的康纳又打昏了过去。


  TBC.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61)

  1. 彼岸花开布谷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