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

懒人一个(๑•́ ₃ •̀๑)◞不怎么写文
请多多指教✧*。٩(^㉨^*)و✧*。

【Kontim|Damijon】Freya「8」

祈麒:


#梗概:当魔法石绽放的时候。
#小情侣:终于可以秀恩爱了。
#超家兄弟:是时候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战损了。


1

邦联之外,反魔法王国圣普里斯卡。

“Conner!”Tim被他放到地上的时候还是发愣的状态,他盯着他的脸好像他可以将他盯穿,或者是他是什么从其他世界来的新生物。
你知道的,叫奇迹啊叫惊喜啊的新生物。

他太过惊喜,以至于他一直保持着抱着他的姿势。
“Tim?”Conner放在他腰上的手上下动了动,像是给他顺气的动作,又像是在抚摸一个小动物。
那只小动物向他怀里又多往前一点,手臂收紧脸颊贴着他的脖子,发红的耳朵蹭着他温暖的脸。
Tim卸下自己半个月来坚硬的精神外壳,露出柔软的心脏。
他想他了。
“你这样可一点都不像哥谭的骑士。”Conner的手放在他的头上笑了,他侧过脸亲了一下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抓着他接触了火药撬棍魔法石的手,手指在他手心里蹭呀蹭,“不黑暗不冷酷也不孤独。”
“没人规定哥谭的骑士必须孤独。”他把头从他的肩上钻出来,凑上去用力地咬了一口他的下嘴唇。

他又抱了一会儿才松开自己的怀抱,看了一眼一直不出声的Jon:“Damian呢?”
Conner低着眼:“他还在乌克萨斯。”
“你能听见他吗?”Tim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看着Conner身上的伤,把手握紧了些。

“他没事。”没等到Conner作出回应,Jon突然在旁边说,他整理着自己的眼罩让它们保持平整,“我看得到,他没有事。”
“我们解决了这边的事去接他。”Tim看了眼换了另一条路聚集过来的卫兵,领着他们钻进了巷子。

从远方来的潮湿气晕染了整个圣普里斯卡的天,雷声响起来,跟随而来的就会是暴虐的雨了。Tim通常不喜欢雨天,雨天不仅会妨碍他的视线也有可能会打乱他原本规整的第一计划,但他现在期待着这场大雨。
他要利用这场雨。

“Conner,准备好带着Jon飞。”他观察着向他们躲藏的地方聚集的人,从腰带里摸出他的金色望远镜边看着远处的工厂边补充道,“用最张扬的方式飞。”


2

龙冲破了他们藏身的小巷,甚至恶劣地用它的尾巴甩翻了一座准备通讯的瞭望塔。塔上的魔法石烧伤了它的尾巴,但它浑然不觉,带着年轻的巫师往更高一层的天空飞过去,它飞过的云层里瞬间亮起来,像是由它带来了闪电和呼啸的雷声。

“飞到工厂去,Con,等雨下起来。”Tim在另一座塔上看着天空,心算着雨来临的时间。
当然,他还需要分一点心解决向他涌过来的麻烦们。

“他问你安全吗?”Jon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与它同来的还有火烧起来的声音和龙的咆哮。
Tim的嘴角扬起来,像儿时恶作剧成功的笑容,他用这笑容险些置他面前的人于死地:“让他相信我。”

Jonathan在龙的身上站起来,摘了眼罩也一起看向天空,第三声雷响起来,空气中已经全是潮湿的泥水味儿了。

龙在工厂上方盘旋,高纯度的魔法石让它十分不安,还好没有影响到他的听力,它还能听到他骑士的声音。
他让他等。

最后一声雷响起来,它带来了闪电和肆虐的雨,它们像是打碎了牢笼上的枷锁倾泻而下,当第一滴雨水落到Tim的脸上时,他觉得时间到了。

“Jon,念你的咒语。”他用望远镜看着城中心的工厂,语气平静没有波澜,甚至还带着他自己特有的沙哑和温和,会让人觉得他只是在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而已。
但这句话能带来的远处它本身表达的意思更多。

“Violenficia!”

两位巫师一位眼光灼热控制着滂泼的雨,另一位强势地挥动双翼同时吐出龙息。龙息在雨中卷出它独特的火焰,随着变成针和剑般疯狂下落的雨滴同时攻击能杀死他们的东西。
工厂中心炸出绿色的幽光,这光寄托着远古的诅咒执着地与它们敌视的罪恶,狂风卷起无力的刀剑,被冰魔法凝固在天空中央,又被马上落下的暴雨摧毁成脆弱的碎冰渣。那道绿光渐渐失去了它本来的力量,龙又依仗它的翅膀带出新的风暴,雨逆流而上,它沿着它落下的方向突然像蜘蛛一般往上爬起来,控制着它的巫师攥紧了拳头,他张着嘴露出他带着杀戮的寒风。

“Weaponiamia—”

上浮的雨滴突然变成真的武装,它们包裹着龙息造成的火焰全部冲向那些发着光的石头,像一场屠杀似的刺破了无数空荡的围墙,摧毁了塔楼,也成功让它们再也不能发出那种恼人的绿色光。

他们摧毁了那座有着高精度魔法石的工厂。


3

“Jon,放轻松。”低沉的声音突然钻进了年轻巫师的耳朵,让他本能的闭上眼睛松开了拳头。

他会唱摇篮曲吗。
他会唱摇篮曲吗…
他会唱摇篮曲吗?
他会,他是全世界最会唱摇篮曲的人。

雨变回了雨,Tim看着远处黯淡下去的光和燃烧起来的火,转身下了塔楼。

“接下来是王国,那里面有零散的魔法石,注意省下体力,也别杀人。”
他穿上自己的斗篷,将自己隐藏在快暗下的天色里:“Con,你知道去哪儿找我。”

龙在空中转身向下城的方向飞行,它收起了龙息。
它背上的魔法师因为透支了力量坐了下来,他的眼睛变回了蓝色。

龙只用了翅膀和尾翼便在城中卷起风暴,它甚至没有需要更多魔法的帮助。

两位巫师,目前毁了圣普里斯卡最中心的三座城。
而且他们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

“Conner,你和你的骑士很相信彼此吗?”
Jon突然坐在他背上问他。
龙在空中发出呼噜呼噜的温柔声音。
“啊,我知道你喜欢他。”
“我也知道你了解他。”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也很相信他,所以我想问的是,你们是一起很多年以后才会这么默契的吗?”
“我也知道是一见钟情,你不要总是跟我说这些我知道的事。”
“真的能共享一个心脏吗?”
“你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真的都会心跳加速吗?”
“你发现他受伤的时候也会难过?”
“那你们吵过架吗?”
“我才不信,一定是你每次都服软。”
“当然了我是预言者。”

“我们去找他吧,他会在哪儿?”


龙飞到王国中第二高的那座塔楼,第一高的被他们毁掉了。
它的骑士站在那里穿着斗篷等着他,因为太黑,Jon一开始都没有认出他来。

龙变回人形与那位骑士交换了一个吻,雨早就停了,月亮在王国的上空无暇地亮着。
如果无视那些举着火把追查他们的卫兵,整个国家是无比安静的。

Jon看着他们两个人,又看了一会儿月亮,突然笑着说了一句:“Freya。”


4

圣普里斯卡中城。

“过了这里我们直接去乌克萨斯。”Tim坐在龙的脖子上,向后看着Jonathan的眼睛,他摘下眼罩很久了,因为离魔法石有一定距离,他现在情绪还算安稳,但在听到“乌克萨斯”的时候还是皱了眉头。

龙快飞过城墙的时候那双眼睛里突然有红色划过,仅仅是一瞬间但被Tim捕捉到了,他看见Jon重新带回眼罩,穿上他藏身的暗色斗篷:“先走。”

他趁着掠过城墙的瞬间从龙的脊背上跳了下去,等他平稳落地冲着满脸紧张的Tim大声喊道:“别去乌克萨斯,我在大都会等你们。”
等魔法石绽放的时候…战争就开始了。

Conner只听清了他的话便带着Tim向着天空飞去,在过了边境的时候解除了变形魔法。

“你真的觉得他会安全?”Tim被他环着腰慢慢放在平地上“他叫我们别去乌克萨斯。”
“他昨天问了我一些话,他自己选择留在那儿了。”Conner抓住他准备揉眉心的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
“你说他看到Damian…他想等他?可城里现在还剩很多魔法石…”Tim咬着下嘴唇,努力思考他说过的话。

每一句都是预言。
不能去乌克萨斯,也不能直接回大都会和哥谭,他说他会等,他会先到。
他们还有别的工作。

Tim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整个地图,算着能晚到的时间和他们可能会被需要去做的事,最后他把目标定在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一个很可能不能及时参与战争的地方。

“我们先去天堂岛,那位女王的剑可以摧毁魔法石。”他眼光坚定,像是又做了一次什么赌博,“至于Jon,我相信Da…我弟弟。”


TBC

Tim第一次去找Damian要帮助的时候,他的理由是自己没办法看住两个时刻暴走的巫师,他现在可以了w

小乔:我不想看了我瞎了我要等我自己的骑士你俩赶紧走(挥手)

评论

热度(33)

  1. 彼岸花开祈麒 转载了此文字